Tags

“生命就像一件華美的旗袍,裡面爬滿了虱子”──written by 張愛玲

早年對這句話的解讀是–人生雖然很美麗,但是難免有許多的缺憾。後來逐漸領悟到另一層意思了。祖師奶奶說的虱子不是生命中的崎嶇跌宕,而是長在我們心中的劣根性。

跟張愛玲的小說一樣,其實現實生活中極大部分的人都不是什麼大奸大惡之徒,甚至可以說大部分的人都是善良的,只是長著許多大大小小的虱子,有的是自私,有的是嫉妒,有的是虛榮,有的是自以為聰明的自作猜度……就像潛居在陰暗處的虱子,冷不防啃你一下,咬得你痛癢難擋,輾轉難眠;咬得你忘了優雅,狼狽不堪地到處亂抓。然後,夜深人靜時看著身上的斑斑的抓痕傷疤,不禁自問,何苦?然而冷靜了沒多久,等到第二天,虱子又跳出來咬人了。

有時候你看著它,你認得它,是折騰你多年的臭蟲,你奮力地把它甩掉,告訴自己不要跟被它攪和、受它愚弄。然而,等到發生某些讓你厭惡的事情時,你又會不自覺地抓起虱子往身上抹,任由它們啃噬你的心。虱子仿佛成了自己的掩護,潛意識地讓自己轉移焦點,或是成了一種情緒、壓力的抒發管道。這樣的狀況類似當腳承受極大的痛楚時,我們會大力掐自己的手臂,以為這樣會比較好過,卻沒想到是為自己制造另一道傷口、另一種痛。而另一種人,是完全沒有察覺虱子的存在,因為已經與虱子共存太久,抓癢成了他們活著的意義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與生俱來的虱子,如何消滅它們是我們來到人世最大的功課。很多的時候我們只會批判、追究他人身上的虱子,卻對自己臉上跳動的虱子視若無睹。人生,就是一場跟虱子的長期拉鋸戰。晚年的張愛玲顛沛潦倒,歷盡華麗蒼涼的她早已篤破世情,然而困擾她的卻是小小的虱子,注,是真的虱子。在美國定居的她長期受虱子所苦,人生最大的重心是消滅及逃避它們,只要
居所出現虱子,她就馬上搬家…..也許這是一種心理疾病的顯現。由于頻繁得驚人的搬家次數,她的行李也越來越少了,到她死的那一刻,是被發現躺在一個連床墊都沒有的空蕩公寓。張愛玲,一個曠世才女,一輩子被自己心中的虱子啃咬,諷刺的是連肉體也逃不掉虱子的追逐。

我願能夠放下這些虱子,放自己自由。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學著以謙卑以及豁達,低下頭把高高在上的虱子甩掉,敞開胸把躲在暗處的虱子清除…….也許要用一輩子時間,但是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學習。我想,會有那麼一天,華美的旗袍會變得潔淨、溫暖;會有那麼一天,我不必再抓那該死的傷疤和該死的癢。

http://chung95159.multiply.com/journal/item/338/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