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一个美女移到唐代,没准会被诟病为太过寒碜;唐代的美女移到明代应该会被嫌为不够秀气;而当代的美女移到宋代,被斥为中性可能性颇大。——美和美女都是一样善变,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难以捉摸。
审美是一种直觉判断,但同时又是社会制度、阶级、时风等共同作用的结果。所谓美以及美的标准,往往是因人因事而变,又是一时一地的结果,终究仍是盲人手测的那只象。本刊经过深思熟虑,从纵向的历史、典型个例、西方视野三个方面出发围剿,希图因此可以触摸到更全面一点的真“象”。

 
20世纪前
美丽标准:淡雅。当今美容业者并非美女标准的始作俑者,古时帝王将相们就往往主导了历代王朝的美女观,于是反映在文人骚客的笔下画中,桃腮、杏眼、蛾眉、樱唇、雪胸、柳腰就成了美女形象的经典样本——从在水一方的伊人,到江南歌舞处明艳如桃李的红颜知己,或清扬如竹菊红袖添清香的娇妻,环肥燕瘦的美女各领风骚数百年。古典美女温柔而沉静,透过明眸皓齿似乎总能感受到一缕无可奈何的淡淡忧伤,显得美丽且脆弱。可以这样说,林黛玉似的“病美人”,直到清末还是主导社会的美女标准。
美丽代表:西施、杨玉环、王昭君、貂蝉。“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自古以来,美女似乎就是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群体,众星捧月般风光无限。几千年来泱泱大国,美女何其多,褒姒、李师师、陈圆圆、董小宛、甄姬、赵飞燕个个倾国倾城。古典四大美女之所以耀眼于世人闻名于典籍,除了她们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容貌,各自不同的悲剧爱情成了永驻人心的美丽故事。

 
20世纪
初叶——
美丽标准:性感。晚清西风东渐,万恶的“三寸金莲”终于崩溃,女性开始留意自己的胴体,于是提倡乳房坚挺的性感美有所抬头。世纪之初伴随洋货、神父、报刊的出现,欧洲生活方式传入中国。天脚而且留洋,大胆仍掉宽袍长袖,用西洋裙服替换的性感女人,从此降临。
美丽代表:赛金花。想当年这位百年前的“北京宝贝”,根据野史记载穿过刀山火海拜见攻占北京的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时,多么让人钦佩她以酥胸抗衡列强坚船利炮的勇气!她之所以被写入《孽海花》成为动人的谜,其人身体实践的“西化的美丽”却是主因,这在那个年代格外诱人。

 
10年代——
美丽标准:朴素。倡导自由恋爱与自由婚姻的“新文化运动”对女性影响尤大,高领黑裙的女生装束变成其时女性美丽的标准。这种装束,时人送它一个专有名词,叫“文明新装”。
美丽代表:杨步伟。当国人正在讨论《玩偶之家》的娜拉出走后怎么办时,她用“学成回国办私立医院”回答了这个简单问题。这位世人公认的“大有探春之风”的新女性,不仅拒绝父母指腹为婚的婚姻,与爱人结合时婚礼更简单朴素到令人吃惊的程度,开新式婚姻风气之先。

 
20年代——
美丽标准:才气。五四运动一阵清新的风,顿时给沉闷的社会注入新鲜的气息。那个时代女性化妆崇尚简洁、素雅,那个时代认定的完美女人必须才华横溢,美丽高雅,知道进退。
美丽代表:林徽因。她容貌之美并不足以长驻,她的美丽,用文洁若的话来说,是“天生丽质和超人的才智与后天良好高深的教育相得益彰”。正因为如此,当青春逝去万物也老去,人们眼中的林徽因依然充满了美感。

 
30年代——
美丽标准:华丽。巴黎新款洋装漂洋过海在都市流行的同时,改良后的旗袍则以线条流畅的体贴、雍容华贵的典雅、逸动洒脱的轻盈,显示着女性独特的性感和风韵。那时流行狐毛袖笼、羊毛长围巾和耳环,随着烫发的兴起,女性头部轮廓被彻底改变,而这次时尚,则完全来自对欧美时尚的认同和追逐。
美丽代表:阮玲玉。她的美丽是天生的,皮肤白皙,一张颇讨人爱的瓜子脸,一双长而弯的丹凤眼,不笑时流露出自然天成的忧戚感……她用自己曼妙的玉体,随美体左右摇曳的旗袍充溢着让人欲罢不能的诱惑,尽展风情之美,使电影观众如幻似真。

 
40年代——
美丽标准:简洁。侵略者的战争,使中国人挣扎在山河破碎的艰难岁月中。物资贫乏、人心激扬之际,谁又会去奢谈时尚?战争让生命轻于鸿毛也重于泰山,美女也概莫例外。
美丽代表:宋美龄。让她的美丽扬名于天下的,是战争和政治。她的旗袍将腰部裁剪得很贴身,配以高跟鞋或西式大衣,既有西洋风情,又不失东方韵味。特别是无论时代如何变迁,装扮上她拒绝随波逐流,总是梳着古典发髻,哪怕风行短发也不跟风。

 
50年代——
美丽标准:活泼。天亮了,走出家庭桎梏的女人成了真正的半边天,她们的打扮向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靠拢,不是穿着列宁装,就是穿着名叫布拉吉的花色连衣裙,个个健康活泼、气宇轩昂。
美丽代表:王晓棠。《英雄虎胆》中她演特务跳了一段当时闻所未闻的伦巴,当苗条的身躯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热情激昂的伦巴便舞出火一般的激情。据说当时全国大街小巷暗潮涌动,出现了许多偷学伦巴的青年男女。

 
60年代——
美丽标准:单纯。那年头男女关系异常单纯,同时美女争先恐后比男人还MAN,“一副肩膀两只手,一根扁担两条腿”,“誓叫大地换新颜”。
美丽代表:杨丽坤。没有美女像她那样,只演过《五朵金花》和《阿诗玛》,就留在永恒的记忆中。许多年过去了,大家还记得阿诗玛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纯情神情,不能忘怀她问”水啊,你为什么不倒流?”时,哀怨的眼神。

 
70年代——
美丽标准:温柔。当漂亮、爱情等词汇变成一种可怕的禁忌时,秘密传唱港台歌曲、手抄爱情诗歌变理所当然成为青年群体的时尚。物极必反的结果是,人们渴望的柔情蜜意,也具有了摧毁禁区的力量。
美丽代表:邓丽君。她的歌有一种让人忘记痛苦的甜蜜,她的笑容温柔得让人窒息。虽然她出现的年代已经远去,但是当你在黑夜里重温她的音乐,那种安慰与甜美总是静静温存在心灵的一个角落。

 
80年代——
美丽标准:张扬。喇叭裤、蝙蝠衫、吉他成为时尚,中国美女不再追求简单的讨人喜欢,与生俱来的个性与魅力成为最厉害的武器。
美丽代表:刘晓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所知道的明星曾经分为两大种类:刘晓庆和其他若干人。她曾经独步影坛,风光无限。可叹天妒红颜继而乐极生悲,她人到中年不幸锒铛入狱,几经磨练后重回社会,现在开始了最后一段星光之旅。

 
90年代——
美丽标准:多变。人人都有表演欲的时代,美女非得有令人叹为观止的视觉效果,才能出类拔萃,依靠电影的光幻魔影制造美丽渐渐发展成一项朝阳产业。
美丽代表:巩俐。提到中国电影,无论国人,还是老外,都会想到她的名字。这个演村姑起家的巨星始终带来田野的清香,质朴的人有种与生俱来的草根味,她就是这样,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何事总以亲和力一一应对。

 
21世纪(2000年-2005年)
美丽标准:飘忽。为了美丽女人不惜使出浑身解数,一种固定的美丽似乎已经不再存在。前几年流行割双眼皮,以致双眼皮泛滥成灾,单眼皮倒成了宝贝,现在又流行中性化剪短发,女人甘心情愿被飘忽不定的标准牵着鼻子走。
美丽代表:章子怡。凭借《卧虎藏龙》里凌空一跃,她的名字被衬托得英姿飒爽。国际影展上她炫耀斑斓旗袍,时尚杂志上她轻解罗衫,忠告女人“浓缩就是精华”的真理。她有多少副面孔,没人能猜到;还能红多久,她自己也不知道。

(责任编辑: 虞佳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