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國的京城中住著一個裁縫,他性情快活,喜好嬉戲,常帶著老婆出去散步玩耍。一天,他們夫婦清晨出去散步,直到日落時才游玩而歸。路上,他們碰到一個駝背。這駝背給人滑稽的感覺,他的言談舉止,使人一下子忘記了苦悶,情不自禁地快樂起來。裁縫夫婦興致勃勃地打量一番駝背,一時高興,便約他一道回家,大家好一塊儿吃飯玩樂。
  駝背一請便動,到裁縫家時,天已快黑。裁縫馬上到市上去買了煎魚、饃饃、檸檬和葡萄,以丰盛的晚餐款待駝背。他們圍著餐席開怀大吃。裁縫的老婆拿了塊很大的魚肉塞進駝背嘴里,開玩笑似地捂住他的嘴,說道:
  “以安拉的名義起誓,你肯定能整塊吞下這魚肉,不許你嚼,快吞吧,快吞吧。”
  駝背果然遵命一咽,一根帶肉的大魚刺一下鉤住他的喉管,噎得他喘不上气來,只一會,他就被鯁死了。裁縫惊呆了,不由嘆道:
  “毫無辦法,只盼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這個可怜虫,早不死,遲不死,為什么偏偏死在我們手里!”
  “你可不能就這樣坐著不動呀?”老婆焦急地埋怨裁縫,“我們可是坐在熊熊的火焰上了。”
  “那該怎么辦呢?”
  “來吧,你來抱住他的身子,我在他的臉上蒙上一張絲帕,然后我先出去,你再跟在我后面,趁黑夜我們把他弄出去,在街上,你一邊走,一邊要不停地說:‘孩子,我和你媽媽這就帶你看醫生去。’”
  裁縫按老婆的吩咐,抱著駝背的身体,跟在老婆后面出去,老婆在前面一邊走一邊嚷:“喲!我的儿啊,你快好起來吧。真讓我痛苦呀!不過我知道,這樣的天花,确實是到處都很容易染上的哪。”
  夫婦倆一路走著,說著,沿街向人打听醫生的的住處,以便讓全街的人都知道他們的孩子病了。最后,他們終于找到猶太醫生的家。
  醫生的黑女仆听到他們敲門,為他倆開門。看見裁縫夫婦,她以為他們抱著的是他們的孩子,問道:“有什么事嗎?”
  “我們帶孩子來看病,”裁縫的老婆說:“這是一枚四分之一的金幣,請拿去給你的主人,讓他下來為我們的孩子看病吧。這孩子病重哪。”
  女仆轉身上樓時,裁縫夫婦趁机闖進醫生的家門。
  “快把駝背放下,”裁縫的老婆說,“我們快脫身。”
  裁縫匆忙放下駝背,讓他靠著樓梯,兩人一溜煙跑掉了。
  女仆回到樓上,對醫生說:“門前有一對夫婦來給醫生看病,他們說把這個四分之一的金幣給你,請你去替他們的孩子看病。”
  醫生見了金幣,非常高興,立刻起身,匆匆下樓來看病人。下樓時,一腳踢在死了的駝背身上,給絆得跌了一跤,駝背滾下樓去。醫生爬起身,叫道:“啊!摩西与十誡喲!亞倫与賴約舒喲!我怎么會踢到這個病人,使他滾下去,一下子跌死了。我對這個死在家中的尸体可怎么辦呀!”
  醫生戰戰兢兢地駝著駝背的尸体到樓上,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老婆。
  “你怎么還不想辦法呢?”老婆說,“你要是坐著不動,等到天亮,我們就完了,我和你會把命送掉的!來呀,我們把他抬上平台,放到隔壁那個穆斯林家中去吧。”
  原來醫生的鄰居是王宮里的廚房總管,他經常把王宮里的肉帶到家中,惹得貓和老鼠去偷吃,而且他家沒人時,連狗也會爬過牆頭,下去偷吃,因此糟蹋了不少的肉。這時醫生夫婦兩人,一個提著駝背的雙手,一個抬著他的雙腳,沿牆邊把他慢慢地放了下去,讓他靠著屋角。做完這一切后,他們悄悄地潛回自己家里。
  駝背被放下去時,那個總管剛好回家。他打開門,拿著蜡燭走進屋,立刻發現有人站在屋角。
  “啊!憑我的生命起誓,”他嚷起來,“好啊!原來偷我那么多肉的是人呀!你偷了我的肉,我還一直錯怪是貓和狗,以致巷中許多貓和狗都遭了殃,卻原來是你從屋頂上爬下來偷的呀!”他嚷著,馬上去拿起一柄大錘,朝駝背胸部打了几錘。
  駝背被打倒在地,一動不動,總管這才惊惶失措起來,既憂愁又苦悶,嘆道:“毫無辦法,只望万能之神安拉拯救了。”他想到事情關系著自己的性命,罵道:“這些討厭的肉啊!愿安拉詛咒它們,這個人的生命難道就這樣斷送在我手里嗎?”
  他仔細一看,原來是個駝背。
  “你生為駝背做孽還不夠嗎?”他說,“定要做賊來偷油偷肉嗎?我的主宰呀!求您保佑我,掩蓋我的罪孽吧。”于是總管負著駝背,趁夜一直摸索到街拐角處,偷偷放他下來,讓駝背的身体靠在一家店鋪門前,然后拔腳開溜。
  這時,一個喝得酩酊大醉的基督教商人,東倒西歪著,正要去澡嘗洗澡。他念叨說:“快了!快到澡嘗了!”他搖搖晃晃地走到駝背面前,坐下去解鞋帶,猛見身旁立著一個人,便一骨碌爬起來,以為這人是想來偷他的纏頭的。原來昨天夜里,他的纏頭剛被人偷了,他正為此憤憤不平。于是他猛地一拳打在駝背脖子上,駝背馬上倒了下去。這個商人醉得厲害,一面大聲喊叫“捉賊”,一面趁勢扑在駝背身上,兩手緊緊掐著駝背的脖子不放。巡察聞聲赶到,正看見這個商人騎在駝背身上亂捶亂打。
  “為什么打人?”巡察問。
  “這個人要搶我的纏頭。”
  “起來!”
  基督教商人站了起來。巡察走過去一看,人已被打死了。“好了!”巡察說,“基督教徒打死伊斯蘭教徒了。”于是綁起基督教徒,帶往衙門。
  “基督呀!圣母瑪利亞呀!”基督教商人忿恨地嚷叫:“我怎么會打死人呢?我只打了一拳,他怎么會死?他死得多快呀!”
  之后,基督教商人酒醒了過來,恢复了理智,悲哀地和駝背在監獄里過了一夜。
  次日,法官在處決殺人犯之前,掌刑官宣布了基督教商人的罪狀,把他帶到絞刑架下。當絞繩套上他的脖子,快行刑時,那個廚房總管卻忽然赶了來。他從人群中擠進去,見基督教商人就要被絞死,便使出全身力量擠到掌刑官面前,在聲說道:
  “別絞他,這個人是我殺的。”
  “你為什么殺人?”法官問。
  “昨夜我回家時,他正從屋頂上爬下來,要偷我的東西,我一气之下,用大鐵錘打中了他的胸部,打死了他。由于害怕,我背起他到大街上,把他扶靠在一家鋪子門前。可是現在我想,我已經殺了一個伊斯蘭教徒了,可不能再讓這個基督教徒死于非命,現在請拿我償命,絞死我吧。”
  听了總管的自首,法官宣布基督教商人無罪,釋放了他。“絞這個人吧。”法官指著廚房總管,吩咐掌刑官。
  掌刑官按法官的命令,從基督教商人脖子上取下絞繩,套在總管脖子上,牽他到絞刑架下,准備動手開絞。這時,那個猶太醫生擠開人群,叫喊著衝到絞架下,說道:
  “你不能絞他,殺人的不是他,而是我。是這樣的:昨天我在家中,有一男一女來求醫,他們帶著這個駝背,叫女仆把一個四分之一的金幣給我,說是給他治病。那一男一女進入我家,讓他靠著樓梯休息,兩人便走了。我摸索著下樓去看病人,黑夜里看不清,一腳踢在了他身上,他跌倒下去,立刻摔死了。老婆和我把尸体抬到平台上,設法將它放到總管家里,因為他是我們的鄰居。總管回去發現駝背在他家中,以為是賊,用錘把他打倒,還以為是自己打死了他。我無意間殺死了一個伊斯蘭教徒,可不愿有意地害了另一個伊斯蘭教徒的生命了!”
  由于猶太醫生的自首,法官便吩咐掌刑官:“放掉總管,絞猶太人償命好了。”
  掌刑官又將絞繩套在猶太醫生脖子上,剛要動手開絞,那個裁縫又突然擠開人群,奔到絞刑架下,對掌刑官說:
  “別絞他,殺人的不是他,而是我。是這樣的:昨天清晨我出門散完步,午后回家的時候,碰到這個喝得醉醺醺的駝背。他敲著小鼓,哼著小曲。我當時邀他到我家,用煎魚招待他。我妻子拿了塊魚肉請吃,塞在他嘴里,他一咽便鯁死了。我妻子和我把他抱到猶太醫生家里,他的女仆來開門,我對她說:‘告訴你的主人,請他快下來,給我們的孩子看病。’當時,我給了她一枚四分之一的金幣。她上樓去通知主人的時候,我把駝背放在樓梯上,然后帶著老婆悄悄溜走。醫生下樓踢在他身上,便認為是自己殺死的。”
  “這是事實吧?”他問猶太醫生。
  “對,真是這樣。”醫生回答。
  “放掉猶太人吧,”裁縫望著法官,“讓我來償命好了。”
  “這真是一個可以記錄下來當史料的怪事。”法官听了裁縫的自首,感到非常惊訝。隨即吩咐掌刑官:“放掉猶太人,根据裁縫的自首,絞他好了。”
  掌刑官一邊把絞繩套在裁縫脖子上,一邊說道:“麻煩极了!一會儿要絞那個一會儿要絞這個,結果,誰也死不了!”
  那個駝背,本是供皇帝逗笑取樂的一個侏儒,隨時隨地侍奉皇帝。他喝醉酒,溜出王宮后,一連兩天也不見回宮。皇帝便吩咐打听他的下落。侍臣出去打听了情況,回宮稟報國王:
  “啟稟主上,駝背已死了,尸体被人送到衙門里。法官要絞死殺人犯。可非常奇怪,每當他宣布了罪狀,快要行刑開絞時,總有人出來自首,承認是自己殺人,已有好几個人自首了,每人都講了殺人的原委。”
  于是,皇帝吩咐侍衛:“你快去法場傳法官進宮,要他帶全部犯人來見我。”
  侍衛到法場時,掌刑官剛准備好,就要開絞裁縫了。
  “且慢!”侍臣制止了掌刑官,向法官傳達了皇帝的旨意,隨即命人抬著駝背的尸体,并將裁縫、猶太醫生、基督教商人和總管一齊帶進宮去。法官見到皇帝,跪下去吻了地面,把事件經過一五一十報告了皇帝。皇帝听了,又惊奇又激動。
  這時,一個剛進宮的理發匠站了出來,看了這場面。他到很奇怪。
  “陛下!”理發匠說:“為什么這個裁縫、基督教商人、猶太醫生、穆斯林總管和死了的駝背都在這儿呢?這是怎么一回事呀?”
  皇帝笑著說:“來吧,把駝背昨天吃晚飯時的情形,以及基督教商人、猶太醫生、總管和裁縫所談的一切經過,全都講給理發匠听吧。”
  理發匠听了這一切,說:“這可是奇事中的奇事了!”接著他搖著頭說:“讓我看一看駝背吧。”于是他靠近駝背坐下,把他的頭挪在自己的腿上,仔細打量一番,突然哈哈大笑,笑得差一點倒在地上,他說:“每個人的死都是有原因的,駝背之死尤其值得記載呢。”
  他的言行使得所有的人都莫名其妙,皇帝也一樣摸不著頭腦。
  “陛下,以你的恩惠起誓,這個駝背并沒有死,他還在喘气呢。”理發匠說著,從袋里拿了一個罐子出來,打開,從中取出一個眼藥瓶,拿瓶中的油質抹在駝背脖子上,接著又掏出一只鐵夾子,小心地把鐵夾子伸進駝背的喉管,挾出一塊裹著血絲、帶著骨片的魚肉。駝背突然打了一個噴嚏,一骨碌爬了起來,他神气十足,伸手抹一抹嘴臉,說道:
  “安拉是唯一的主宰,穆罕默德是他的使徒。”
  皇帝和所有的人惊奇之余,全笑得死去活來。
  “以安拉的名義起誓,”皇帝說,“這可真是奇事,沒有比這更稀奇古怪的事了,臣民們,”他接著說:“難道你們曾見過死了又活回來的人嗎?若不是這個理發匠,這駝背一定假死變成真死呢。”
  “以安拉的名義起誓,”人們齊聲說,“這真算得是万中僅一的奇事了。”
  皇帝惊訝之余,一面吩咐宮中的人記錄駝背的故事,作為歷史文獻保存;一面賞賜猶太醫生、基督教商人和總管每人一套名貴衣服,然后讓他們全都回家,裁縫、駝背和理發匠也各得到了皇帝賞給的一套名貴衣服。從那以后,裁縫在宮中做起縫紉活,按月領取薪俸;駝背仍然陪伴皇帝,談笑取樂,得到了很高的俸祿;理發匠卻成為皇帝的隨身陪侍,替皇帝理發。
他們各得一份差事,舒适愉快地生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