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金銀忘不了!終朝只恨聚無多,及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說恩情,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只有兒孫忘不了!疑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子孫誰見了?

這是小說《紅樓夢》第一回中的瘋跛道人在甄士隱面前唱的一首勸世歌。實際上,是作者借道人之口,說出自己勸戒、喚醒世人的話。而整個《紅樓夢》的故事,無非是作者對這一勸世歌的註釋和具體化罷了。

作者借瘋道人之口,點化書中貧病交迫的甄士隱說:“你若果聽見‘好了’二字,還算你明白:可知世上萬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須是了。”甄士隱本是有慧根的。一聽此言,心中早已澈悟,便將好了歌注解了一番,和瘋道人二人大笑而去。他解的是什麼呢?“亂烘烘,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為他人做嫁衣裳!”

如果“好了歌”是教人“身在戲中知是戲”,則這一段甄士隱入道的故事便是進一步讓讀者從戲中跳出來,清楚地看到“戲台小天地、天地大戲台”這一冷峻的事實,從而明白作者勞心竭力寫作《紅樓夢》的勸世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