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
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
忘不了新愁與舊愁。
嚥不下玉粒金波噎滿喉;
照不盡菱花鏡裏形容瘦;
展不開的眉頭,
捱不明的更漏。
呀!
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隱隱,
流不斷的綠水悠悠。

賞析:
這是賈寶玉寫的詩,而且明的是在寫林黛玉。

  紅豆為愛情的象徵物,而黛玉前世是為絳珠仙草,受了神瑛侍者(寶玉)的澆灌之恩,故今生下凡注定要來還淚,此處所寫「滴不盡相思血淚」正合此意。
 下兩句寫情,但實是寓情於景,以景襯情;以春柳春花外在的春光美好,反襯內心的愁思,「睡不穩」三字亦符合黛玉在紅樓夢中淺眠的病態。
「新愁與舊愁」指的是黛玉愛鑽牛角尖的格性,往往因一件小事而勾起新愁舊恨。黛玉又多病,平日湯藥不斷,甚於飲食,當然「嚥不下玉粒金波」,如此愁病交逼之下,當然也「瞧不盡鏡裡花容瘦」

  多愁之人自然眉頭深鎖,夜寢亦無法安眠,至到黛玉為寶玉淚盡而亡,內心之愁可說如「遮不住的青山隱隱」、「流不斷的綠水悠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