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蓮作為一個淫婦的形象,這是社會的公認,罪名怕是不好洗脫了,但我總是在想,是誰製造了潘金蓮,潘金蓮悲劇背後的黑手是什麼,假如潘金蓮嫁了武松,結果又會怎麼樣?

  還是從潘金蓮的際遇說起,潘金蓮自小命運堪憐,七八歲就被賣到清和縣的張大戶家做使女,豈料長大之後,窮人家的女兒,偏偏生有一段姿色,肌膚勝雪,嫵媚生香。羊肉落在狗口,張大戶不是東郭先生,當然不肯放過她。可憐金蓮是個懷春的姑娘,我想彼時的她一定也有夢想,有自己中意的情郎,但作為一個使女,運命由人,有自己的愛情又能怎麼樣?好女不吃眼前虧,潘金蓮應該順著張大戶才對,說不準憑著自己的姿色和聰明,將來還極有可能「轉正」,享一世的榮華富貴。然而,遺憾的是潘金蓮是個個性的女人,暗中答應了張大戶,卻又偷偷的告訴主人婆,適時拿奸……我們親愛的張大戶,狐狸沒撈著,反惹了一身騷,他怎麼會善罷甘休,他一定得想出一個最惡毒的法子報復,最終,張大戶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發現了武大郎,張大戶欣喜若狂,於是倒賠一些嫁妝,一文錢不要,把潘金蓮白送給武大郎。這是潘金蓮悲劇人生的第一幕。

  武大郎何許人也?為何讓張大戶如此激動不已,感覺老天有眼,大仇得報。

  原來武大郎是個醜陋的侏儒,人稱三寸丁谷樹皮,三分像人,七分像鬼。老百姓常說,武大郎顯魂,就是說這個人一點人樣也沒有。這也罷了,關鍵的是武大郎沒有性能力,連「愛情」一下的能力都沒有,既不能滿足潘金蓮的肉體,也不能滿足她的精神,更不能保護貌美如花的妻子,潘金蓮常常受到無賴的戲弄,肉體、心靈、精神上都疲憊不堪,真是窩囊透頂了。

  我不知道潘金蓮是如何忍受別人歧視的目光,如何煎熬新婚過後的一個個漫漫長夜,但我確乎知道,在夫貴妻榮的風習之下,潘金蓮有一顆多麼受傷的心!潘金蓮是一個使女,她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但她是女人,一個正常的女人,她要過正常的生活。於是,她選擇了紅杏出牆,也選擇了她人生的悲劇。

  潘金蓮在追求武松未果的情況下,終於鬼使神差的撞上了司門慶,在王婆的唆使下,司門慶闖進了潘金蓮的芳心。一開始,潘金蓮也不是沒有顧慮,但那司門大官人是何許人?那是煙花巷裡的祖宗,風月場上的班頭,潘金蓮如何不上鉤,一番雲雨,百般恩愛,兩個賊男女「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但潘金蓮並非不知廉恥之人,也知道給武大戴的帽子,顏色不對。所以,對武大越發盡心盡意。要知道,此時潘金蓮並沒有接受司門慶的錢財,我們就此推斷,潘金蓮自願紅杏出牆,決非為了錢財,這也決非妄斷,那她為了什麼?也許她是為了填補蒼白的愛,也許僅僅只是為了一個女人的完整。我甚至認為,是武大成就了潘金蓮的「淫蕩」,儘管這個推斷有點殘忍,但要知道物以稀為貴,武大郎越是無法滿足潘金蓮的性,潘金蓮越是對性熱衷,慾望加上慾望,慾望無限膨脹,可憐的潘金蓮終於有點性飢渴,終於有點變態,終於成了人盡可夫的「淫婦」。至於以後武大捉姦招打,武二完差將歸,司門慶買藥,潘金蓮毒夫,那已是箭在弦上,欲罷不能了。因為以武松的秉性,決饒不了兩個賊男女,不是武大死,就是自己忘,潘金蓮不是傻子。潘金蓮終於被吳松凌遲剖心,並留下萬世的罵名,成為淫婦的代名詞。悲夫!

  綜觀潘金蓮的人生悲劇,可用兩個字概括:美和色。那麼,假如潘金蓮嫁的是武松,結果會怎麼樣呢?

  我大膽的推斷,潘金蓮果真嫁了武松,使美有所養,色有所歸,潘金蓮不但不會成為淫婦,甚至成為歷史上的第五大美人,供我們悵望低徊。

  理由如下:

  其一:美人如玉劍如虹。寶劍贈於壯士,美人嫁給英雄。潘金蓮的虛榮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一定活得簡約,活得豐潤,活得幸福。潘金蓮還能吃苦耐勞,勤儉持家,一定把小家收拾的井井有條,把武松服侍得像個官人。

  其二:只羨鴛鴦不羨仙。武松能打死景陽崗的老虎,當然也能對付潘金蓮這隻母老虎,武二郎手上工夫不錯,床上工夫也不會差。這樣一來,「你色我也色,大家都來色」,兩人棋逢對手,將遇良才,潘金蓮還有必要性飢渴,紅杏出牆,去尋野味嗎?我想,即便十個司門大官人堆在眼前,小潘也未必會拿眼角去看他,因為我們的小潘原本就是個視金錢為糞土的人呢!

  鑒於此,我大膽的推斷:是男權把一個可憐的農家女子,逼上了絕路,以致成為蕩婦。

  潘金蓮的悲劇不僅是她個人的悲劇,更是時代的悲劇,社會的悲劇。我還敢大膽的預言,如果潘金蓮活在今天的社會,她當然會受到法律的嚴懲,但她未必會受到道德的譴責。當然,假如有來生,是做武大窩囊的老婆,還是做司門慶斷頭的情人,我想潘金蓮還會選擇後者,因為這就是人性,但願此時的潘金蓮不要對武大再下毒手,給我一個為她辯白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