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鮑鵬山 出版社:復旦大學出版社 長江文藝出版社

實際上,當武松碰到潘金蓮時,在武松絕無可能接受潘金蓮愛情的前提下,有三個可能的結果:

最好的結果是:潘金蓮理解武松對她的拒絕,並且轉移甚至昇華她原先的不倫之愛,轉變為叔嫂親情,由男女之情,轉變為欣賞、敬重、關心,並且在武松因素的影響下,使她和武大的夫妻關係得到鞏固。

中等結果是:潘金蓮無可奈何接受了武松對她的拒絕,帶著幽怨,帶著失望,回到原先的生活狀態中去。武松如過眼雲煙,又如天上飛過的鳥兒,鳥兒已經飛過,天空沒有痕跡。

最壞的結果是,潘金蓮由愛生恨,不僅恨武松,兼帶恨武大,不僅恨武大,還要恨自己的命運,不僅恨命運,還恨社會,恨道德,從此在絕望中決絕遠去,再不回頭。

現在,武松看起來很道德很受人喝彩的行為,最終,導致的恰恰是三種結果中的最壞結果。

好在,武松還有挽回的機會。

不覺過了十數日。因為知縣要將他在陽谷縣當官兩年半來賺得的好些金銀送上東京去,與親眷處收貯,打點朝廷衙門,謀個升轉,便差使武松上東京一趟。

上峰差遣,當然不能不去。臨走之前,武鬆去街上賣了一瓶酒,並魚肉果品之類,直到武大家裡。

武松到武大家裡幹什麼呢?是否就是簡單的告知一聲?

到了武大家裡,叔嫂相見,又是一番怎樣的情景?

實際上,潘金蓮既然此前對武松用情那樣深,不會一次遭拒,就徹底絕情。

果然,潘金蓮見武松把將酒食來,潘金蓮便上樓去,重勻粉面,再整雲鬟,換些艷色衣服穿了,來到門前迎接武松。

我們常常在評價古代那些所謂「禍水女人」時痛斥她們「以色邀寵」,其實,這些女人,在男人面前,除了色,還能有什麼呢?潘金蓮喜歡武松,除了她處處體現對武松的細心關照伺候,她就只能以自己的美色來吸引武鬆了!

漢武帝寵信李夫人。李夫人染病在身,病入膏肓之時,武帝親自去看她。但李夫人一見武帝到來,急忙以被覆面,堅決不讓武帝看到她因病而憔悴的面容。武帝說:「夫人不妨見我,我將加賜千金,並封拜你兄弟為官。」李夫人說:「封不封在帝,不在一見。」武帝一定要看她,並用手揭被子,李夫人轉面向內,任憑武帝再三呼喚,李夫人只是獨自啜泣。武帝心裡不悅,一怒之下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