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出发前的一晚,纳特的儿子史蒂芬问他:“爸爸,如果奥卡人攻击你,你会不会向他们开枪,保护自己?” 纳特一时不晓得如何回答儿子这个问题,静默了一会儿。 “你会不会开抢?”儿子不放弃,继续地问。 “史蒂芬,爸爸不能向他们开枪……因为………..

 

 

我是一个说故事的天使,说的是爱的故事,因为……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一月我要跟你说第一个故事,

是关于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的爱,

就是说当你爱一个人时,

不只要忍受他无理的对待,

同时还要满足他内心的需要,

你是不是觉得要这样爱一个人很困难,

大概这世界也没有人会这样去爱人吧?

不是喔,真有这样的人,你听一听……

×××

这个故事发生在遥远的厄瓜多尔的一个丛林中。

在丛林里有很多巨蟒、毒蜘蛛和猛兽,就连甲虫都有一个手掌这样大!还有,那里的蚂蚱也是大到可以够你饱餐一顿呢!

听起来很恐怖吧?但是,我告诉你,那地方最可怕的,不是这些毒蛇猛兽和体型巨大的昆虫,而是……住在那边的人。

什么?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人住?

也对啦,那地方不只危险,而且也没有电,没有自来水,当然更不可能会有房子、汽车、电视机这些东西。但是,那地方真的有人住,而且他们还很出名呢!他们就是“奥卡人”。
奥卡人又被称为“赤裸的人”,因为他们不习惯穿衣服,生活过得像原始人。

更重要的是,在我们的社会,杀人是一项严重的罪行,肯定要接受刑罚的。但对奥卡人来说,每个人都可以理所当然地杀死任何人!如果有人做了令奥卡人不爽的事,他们就可以杀他;如果有人杀了他们的家人,他们也会杀对方的家人报仇。而且,如果他们杀人,就一定会杀死对方全家,因为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来找他们报仇了。

奥卡人还经常杀害闯入他们领地的外人,也会为了争夺一些东西而自相残杀。由于他们总是互相残杀,所以一个奥卡人能够活到三十多岁,已算很长命了。当然,他要活到这个年龄,唯一的方法就是在别人杀死他之前,先把他们都干掉!

奥卡人杀人的武器当然不是枪,也不是炸弹这样先进的武器,而是一支用硬木削尖的长矛。可是,你别看不起这支长矛喔,他们抛掷的技术,可是百发百中的。

 

你一定觉得奥卡人很血腥、很可怕吧?他们是不是比丛林里的那些毒蛇猛兽还要可怕呢?再偷偷告诉你喔,他们曾经一度以野蛮和残暴闻名世界啊!

可想而知,这样可怕的奥卡人,肯定没有人敢接近他们,甚至他们邻近一个专以剥人头闻名的褐发倮人,都对他们畏惧万分。

他们的政府也不理他们,任他们互相残杀,自生自灭——谁也不愿意去关心一个这样危险的族群。

 

然而,在美国却有五位大有前途的年轻人,他何后来成为了宣教士,听闻这个充满暴力的族群,马上想到:“他们需要主耶稣的爱和福音。”

这五个人身处富有和现代化的美国,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生活也过得很舒适,並有妻子和孩子需要他们的照顾。他们为什么要去那一个可怕的地方呢?难道他们不怕被奥卡人杀死吗?

他们当然会害怕,但是他们知道,只有主耶稣才能让奥卡人脱离这种互相残杀的野蛮行为。他们也相信,主耶稣深爱着奥卡人,所以必须有人愿意去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如果没有人理会奥卡人,他们一定会因为自相残杀,最后导致灭族。

×××

“要进入奥卡人的领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我们必须小心行事。”其中一位宣教士罗杰说道。

另一位名叫彼得的接着说:“是的,以前有人试过要进入,可全部都遇难了。”

“而且……他们还死得很惨……我看过一份报导:奥卡人不只把人杀死,还用刀把尸体砍成好几块……”罗杰续道。

这时,他们的队长纳特赶快转移话题:“我们别说这些了,这会使我们害怕而不敢前进。来,我们讨论如何进行这次的行动吧。”

 

五个人彻夜讨论:“我们要在哪里降落?”“在哪里扎营?”“用什么方式接近奥卡人”……

最后,他们决定称此次行动为“奥卡行动”,而且还定了一套暗语,以防泄露了计划,比如他们称奥卡人为“邻居”、奥卡人的领地为“附近”、奥卡人的村落为“终点” 等等。

当决定了这些重要的细节,和安排正式飞行的日子后,大家便像平常一样生活,不惊动任何人。这一切,只有他们和家人知道。

 

终于到了要出发的那一天。

在出发前的一晚,纳特的儿子史蒂芬问他:“爸爸,如果奥卡人攻击你,你会不会向他们开枪,保护自己?”

纳特一时不晓得如何回答儿子这个问题,静默了一会儿。

“你会不会开抢?”儿子不放弃,继续地问。

“史蒂芬,爸爸不能向他们开枪……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好准备进天国。”纳特如此回答:“而,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爸爸,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小史蒂夫的神情有点悲伤地说。

“好,你说。”纳特感到很心疼,他知道小史蒂夫很担心他的安危。

“当你遇见危险时,你要记得向他们说worbeyaniber。”小史蒂夫认真地说。

“这是什么意思?”纳特问。

“这是奥加语,意思是‘我是你的朋友,真实的朋友’。”

“worbeyaniber。”纳特轻轻念一次。

“worbeyaniber。”他再肯定的念一次。

“爸爸念得对吗?”他问小史蒂夫。

“嗯。”小史蒂夫点了点头。

 

爸爸紧紧地抱着小小的史蒂夫,眼眶含着泪水,心中非常不舍得离开他最心爱的儿子。

当晚,五个宣教士和他们的家人聚集在一起。大家都明白,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聚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畏缩,也没有一个人放弃。

×××

第二天,五个宣教士乘着小飞机启程。

飞机最终降落在奥卡人领地附近的棕榈滩上。那是一个离开奥卡人住的村庄有段距离的河边,他们决定先在这里扎营。

开始的两天,他们小心观察,发觉没有奥卡人前来,他们还是集中在“终点”,看来没有想要攻击他们的意思。

然后,宣教士们乘着小飞机在“终点”上空盘旋飞行,向奥卡人投下一个放着砍刀、锅、布料等礼物的木桶,希望向他们表示友好。

 

第一次、第二次,奥卡人只是远远看着飞机投下来的木桶,没有任何行动。

慢慢地,他们会走近一点,看一看被投下来的那一个木桶里面装着什么?

慢慢地,他们会从木桶内拿出这些礼物。

几次过后,奥卡人竟然开始放一些东西在木桶内,比如巨嘴鸟的羽毛、几把梳子、还有一只鹦鹉。

五位宣教士见状,兴奋不已,心想奥卡人终于放下戒心,愿意接受他们的友情了。

 

又过了一天,宣教士们沿河排成一线,用他们学会的少数奥卡语,重覆地对“终点” 那边的奥卡人说:“我们喜欢你,我们欢迎你。”

忽然,河对岸传出一声强壮的男人吼叫声,接着有三个奥卡人跳出来,他们是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这三个人除了带着木制大耳塞,腰间系着一条粗绳之外,全身都是赤裸的。那个男人大约三十岁,其中一个女的是大约十六岁的漂亮女孩,另一个女人则看起来比较老。

五位宣教士被他们突然跳出来的动作吓呆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对他们说:“Puinani。”(奥卡语的欢迎)。

那奥卡男人马上比手划脚地说了一大堆话,他们却一句也听不懂,但是看得出他的意思是要把那年轻的女孩当作礼物送给他们,好像要和他们交朋友。

恐怖的奥卡人想要和外人交朋友?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呢。

五位宣教士很兴奋,心想他们很快就可以向他们传讲主耶稣的爱了。

 

但是,第二天奥卡人却没有再来了。

宣教士们感到很奇怪。那天,他们照旧乘飞机去“终点”,想要抛下礼物给他们,但奥卡人一看到飞机,竟纷纷逃避,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又过了一天,奥卡人还是没来。

宣教士们感觉不对劲,预感不幸的事将要发生了……

他们用无线电和家人作最后一次通讯。此后,他们便音讯全无了。

他们的家人很担心,心里有数这五个人大概凶多吉少了。

 

搜救队马上飞到河边。他们在那里先找到了被刺破、被撕掉的铝皮,支离破碎的小飞机。然后……找到了面目全非的尸体。五位宣教士的血和细沙掺混在一起,染红黄浊的河岸。现场一片零乱,但没有丝毫抵抗、打斗的痕迹。

为什么奧卡人突然会攻击宣教士们呢?没有人知道答案,这将是一个永远的谜。

还有一件令所有人都不明白的事:其实五位宣教士的裤袋都有手枪,他们大可以用武器自卫或攻击奥卡人,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做呢?奥卡人的长矛固然百发百中,但比起手枪的威力,还是远远不及啊!

 

只有一个人明白,就是小史蒂夫,因为他爸爸曾经和他说过:“不能向他们开枪,因为他们还没做好准备进天国。”

小史蒂夫也相信,爸爸遇难前一定和奥卡人说了:“worbeyaniber(我是你的朋友,真实的朋友)。”

这真是个听了令人难过的故事,然而,这故事还没有结束……

×××

一年以后,五位宣教士的妻子在丈夫逝世周年纪念上说:“我们并不恨那些杀死我们丈夫的人,因为我们知道他们行在黑暗中,需要有人向他们传福音……我们将和丈夫一样,到奥卡人那里去……”

然后,这五位年轻的妻子,抱着自己的孩子,再次踏上了那个她们丈夫被杀死的地方。

她们用真爱对待奥卡人,和他们一起生活,教他们读书、并为他们治病。这一次,奥卡人没有再攻击她们,还帮她们盖房子,把肉和树薯分给她们吃。

 

有一天,奥卡族的酋长明卡耶来拜访她们,问她们:“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尽心地为我们付出?”

“我们就是五年前你们杀害那些人的妻子,我们再次回来这里,是因为神的爱。”

“我们杀死了你们的丈夫,为什么你们不杀我们,反而还要帮助我们?” 明卡耶实在无法理解:“还有,那时他们为什么没有开枪杀死我们?”

 

这两个问题困扰明卡耶和所有奥卡人很久了。他们一向来都过着愤怒和仇恨的生活,不能明白为什么这些人的丈夫被杀了,她们不但不报仇,还能这样爱他们?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宣教士明明有枪,却不杀他们?

妻子们回答:“因为我们相信爱,不相信杀戮。”

当这些崇拜邪灵,以血腥文化闻名的奥卡人第一次听到福音,听到可以选择一种没有杀戮和仇恨的新生活时,他们震惊了。

后来,有些奥卡人接受了她们的教导,开始追随上帝的脚步。慢慢的,越来越多奥卡人相信了主耶稣,从此他们不再杀人了。

那几个杀害五位宣教士的奥卡人,后来成为奥卡族的牧师和长老。他们说:“我们因她们接受了福音,相信了神……如果不是他们的牺牲,我们到现在还过着互相残杀的生活。”

 

故事听到这里,你心里是不是没有那么难过了?因为奥卡人最终可以脱离那种恐怖的生活了。但是,这故事还没有结束……

 

很多很多年以后,有一群大学生来到奥卡人的部落。这里还是很荒凉,他们躲过了巨蟒和毒蜘蛛的威胁,经过几天辛苦的跋山涉水后,终于来到了奥卡人的部落。

他们的到来,受到奥卡人热情欢迎。其中一个年级很大的奥卡老人,给了这群大学生的领队一个大大的拥抱,他们俩看起来很熟悉。

那天晚上,大学生们和奥卡人一起围坐在营火旁,有一个女孩问领队:“我看过资料提到这附近有个非常凶残的部落,他们互相残杀,也杀害其他人,你能不能问一问这些奥卡人是否认识他们?”

“喔,我想你形容的,应该就是坐在你面前的这些奥卡人。”领队说。

“不是的……”女孩以为领队不明白,进一步解释道:“我说的是那些杀死了五位宣教士的人。当时世界各地的广播电台都有报导这件不幸的事,非常哄动的啊!”

女孩实在无法想像,眼前这些友善的奥卡人,怎么可能会是凶残的杀人犯!

领队看女孩不相信他,便建议她直接问奥卡人。

 

于是,围在营火旁的奥卡人,一个一个坦诚分享自己的故事,由领队帮忙翻译……

一个妇女说:“我父亲、母亲、两个兄弟、小妹妹……全都被长矛刺死了,尸体还被砍成几段。”

一位年长的斗士说:“我父亲在吊床上,被他砍了又砍,砍成几块……”他边说边指着其中一个奥卡人说:“然后,他就死了。 ”

 

领队把斗士的话翻译出来,与那位杀人的奥卡人同坐的一个年轻人,马上跳起来嚷道:“天哪!我怎么跟他坐在一起!”

另一个老奶奶指着坐在领队身旁的一位老人,淡淡地说:“基莫杀掉我全家,然后娶了我做他的妻子。”

一个女孩听到这里,结结巴巴地问:“她怎么……怎么可能跟一个杀死她全家的男人结婚呢?”

此时,领队把手臂搭在坐在他身边一位老人的肩上,就是一开始与他热情拥抱的那老人,说:“他的名字叫明卡耶。他就是当年刺杀五位宣教士的凶手之一……”

“我的父亲”领队告诉那个挑起话头的女孩,“就是你提到的那五位宣教士之一。”

原来,这位领队就是当年的小史蒂夫。

你还记得他吗?他就是那个教他爸爸说:“worbeyaniber(我是你的朋友,真实的朋友)”的小史蒂夫呀!

小史蒂夫在爸爸遇害一年后,随妈妈再次回到了奥卡人的部落。这位杀死他爸爸的明卡耶在他小时候就认他做养子,领他进入了他的奥卡家庭。

“吓!他杀了你的爸爸,你竟然认他做你养父!!”全部人听到这里,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的妈妈和其他阿姨从来没想过报仇,因为她们知道,爸爸和叔叔们是为了挽救更多奥卡人的生命,而甘愿舍命的。所以,我从小都没有生活在仇恨中,反而在爱中成长。我很爱奥卡人,他们也很爱我。”

这时,明卡耶靠在史蒂夫身上,奥卡人喜欢这样无拘无束地表达他们的亲密。

“后来,妈妈去世了,她在这个蛮荒之地生活了大半辈子。她希望自己能葬在丛林之中,葬在她深爱的奥卡人身旁……”

“我还记得,下葬时奥卡人小心翼翼、毕恭毕敬搬运灵柩,让我深受感动。他们说:‘我们自相残杀,若不是她来,我们就一个都不剩了。’”

 

好了,我想奥卡人的故事说到这里,总算是个圆满结局,应该停了。

最后的最后,还有一点要补充——后来史蒂夫一家,也放弃了在北美的成功事业和舒适生活,回到丛林中,教授奥卡人独立谋生的技能。

他追随爸爸、妈妈的脚步,继续爱着奥卡人。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注:本故事为真实事件,曾被拍成电影“End Of The Spear

爱加比天使的小叮咛:

爱一个人,包括了对他要有“忍耐”和“恩慈”的心,就好像那五位宣教士、他们的妻子,和史蒂夫一家人对待奥卡人那样,不只要长久忍受无理的对待,还要凡事为对方著想,甚至愿意付代价去满足对方的需要。

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他对你不太好,常常惹你生气,你的反应如何?不理他吗?讨厌他吗?还是,你不但愿意原谅他,並且处处会为他著想,希望他过得好?如果是这样,你对他的爱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了。

你愿意这样去爱一个人吗?

XXXXXXXXXXXX

【附录】黄颖颖的新书《爱加比天使說故事》也会在书展(书香,18~28/11)首推,有特价喔,只卖RM15(原价RM22)。摊位叫协传,在儿童区,应该好找的。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46937075363782&set=a.246936968697126.67140.104693959588095&type=1&thea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