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七公是上上人物
  洪七公正直,豪俠,重民族大義,得到江湖上的尊敬,對朋友講義氣,有一切正派人物所應具有的優點。這些優點,郭靖也都有,可是洪七公和郭靖不同,洪七公是活生生的、有理性的真人,不像郭靖那樣,看來看去,都是道德堆出來的,不像是真的一個人。
  一句「撕作三份,雞屁股給我」。九指神丐洪七公出場,不論是第一遍看《射鵰》,還是第八次看,一看到這裡,就禁不住大聲酣呼,一如看《水滸》看到「一個胖大和尚赤條條跳將出來」時的反應一樣。
  黃藥師出場,令人感到詭異悚然,洪七公出場,使人感到全身發熱,就像是忽然有人在你身後拍了一掌,轉頭一看,竟是渴望一見的老朋友一樣!
  就美食而捨要事洪七公是金庸筆下眾多生動人物之中,最能使人有親切感的一個,他的脾氣一樣很古怪,郭靖在學了十五招「降龍十八掌」之後,向他叩頭,他就點了郭靖的穴道,把四個頭叩還給郭靖,還說:「住著,我教你武功,那是吃了她的小菜,付的價錢,咱們可沒師徒名分。」(四八四頁)想那降龍十八掌,乃洪七公畢生絕學:「一半得自師長──(洪七公的師長是誰?)一半自行參悟出來」,第一次華山論武之際,洪七公若是已會這套掌法,大可得到武功天下第一的稱號,其威力可知。可是卻為了吃小菜,而當價錢付人,這真有點好吃得過了頭。

 
  洪七公好吃,這是毫無疑問的事,他可以為好吃而誤了一件要事,事後砍下了自己的一只手指──那是表示懲罰,並不表示後悔,這一點不可不知,因為在斷指之後,他好吃如故。以後,在美食和重大事務之間,叫他作選擇,只怕他一樣會就美食而捨要事,至多事後再砍一只手指,有什麼大不了!
  要注意的是:砍手指,在武俠小說人物的行為之中,是一件小事。武俠小說中的人物,有他們獨特的性格、行為,受傷當作等閒之事,整條膀子、整條大腿斷下來,都不興皺一皺眉,何況是手指之微。《天龍八部》之中,黃眉和尚為了在下棋時爭下黑子,就二話不說,把自己的一只腳趾剁了下來,由此可知,斷一只手指,稀鬆尋常之至。

 
  但是在武俠小說人物之中,肯隨隨便便把自己生平絕學教人的,卻絕無僅有,除了洪七公之外,只怕還找不出第二人來。
  因為一個學武的人的武功,等於是他的生命,把自己的武功隨便教人,那等於是在玩命了。可是洪七公卻把生平絕學當作「價錢」,為的只不過是吃黃蓉煮的小菜!
  這樣看來,洪七公不是太糊塗了麼?或問:如果煮得一手好菜的是楊康或歐陽克,洪七公會不會也以降龍十八掌去換小菜吃呢?這是一個很值得深究的問題。

 
  洪七公在初識郭靖、黃蓉之際,是完全不知兩人的來歷的,而郭、黃兩人的態度,也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不過是「心知有異」、「不敢怠慢」而已,這一點,楊康或歐陽克都可以做得更好。
  等洪七公吃了一只叫化雞之後,取出鑲金的鏢來作酬,郭靖拒收,也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洪七公在這時,仍然無法知道對方人品的好壞。而黃蓉提出再請洪七公吃東西,這是別有用心的了,洪七公應該知道,但為了有好東西吃,一樣欣然應之。
  等到黃蓉初展手段,「玉笛誰家聽落梅」和「好逑湯」吃得洪七公魂飛天外之後,要教兩人武功,是洪七公自己提出來的:「你們兩個娃娃都會武藝,我老早瞧出來啦。女娃娃花盡心思,整了這樣好的菜給我吃,定是不安好心,叫我非教你們幾手不可。
  」(四六五頁)由此可見,就算擺明了,供給美食,是為了要他教武功,他還是一樣答應的。
  接下來,黃蓉一出手,洪七公立時認出了她的來歷,在那一霎間,洪七公很有受騙的感覺,立時「冷冷地道」,那是心中大不高興了,也不肯教武功了,只是後來又被黃蓉略使小計,大贊他的降龍十八掌,才又把他騙了回來。

 
  黃蓉的幾句話,若是真能令洪七公上當,那不是太抬舉黃蓉,而是在小看洪七公了。洪七公若是那麼淺薄,怎配做一代武學大宗匠?洪七公忽然又出現,答應教郭靖武功,原因其實只有兩個,主要的一個是他實在捨不得黃蓉的烹飪,次要的一個原因是,他已知黃蓉來歷,又看出了郭靖是一個「傻不楞的小子」,是一個老實人。
  在授武之前,洪七公又進一步知道了郭靖的為人,洪七公對他的評語是:「傻小子心眼兒不錯,當真說一是一。」(四七O頁)能得到洪七公這樣的一言之褒,那當真是難得之極,所以洪七公就開始授了郭靖一招「亢龍有悔」,一招既授,以後黃蓉的佳餚層出不窮,自然越教越多了。而這個經過之中,可以看出,誰只要有黃蓉的烹飪手段,誰都可以令洪七公教上一招半式,楊康也好,歐陽克也好,再大奸大惡的人,只要裝得好,不漏底,都可以騙到洪七公的武功的。

 
  這樣說來,豈不是人人都可以學到洪七公的武功了?非也非也,別忘記有一個大前提:要有黃蓉這般的烹飪手段才行。而要有這樣的烹飪手段,那比什麼都難。《射鵰》中一流武功不知多少,降龍十八掌、彈指神通、七十二路空明拳、蛤蟆功、一陽指……但是會炮製美食的,就只有黃蓉一個。
  烹飪,是一種藝術,和其他任何藝術一樣,烹飪是需要天才,不是硬學得會的。一個烹飪高手在煮菜,普通人在一旁,完全照做,一點也不差,從材料、調味品、火候、時間,完全一模一樣,可是結果煮出來的東西,味道硬是不同,是無可摹仿,無可偷學的。要學會煮得一手好菜,比學會絕頂武功還要難得多,除非像黃蓉一樣,有天生的烹調本領,不然,就無法令洪七公拿他的「降龍十八掌」來當價錢!

 
  郭靖的武功,本來十分低微,雖然服了蝮蛇寶血,也無濟於事,直到遇到了洪七公,才算是得窺上乘武功的門徑。所以黃蓉的烹調術,影響了郭靖的一生,世事之奇妙,往往如此。當郭靖在大漠放牛牧羊之際,怎麼想得到,萬裡之外一個小島上一個會燒菜的小姑娘所燒的菜,會改變他一生的命運!
  也幸好洪七公的「降龍十八掌」,合了郭靖的個性,若是遇上黃藥師,要教郭靖「落英神劍掌」,什麼五虛一實,八虛一實,不但教的人七竅生煙,學的人也必然痛苦不堪,不歡而散了。
  率性而為,寬厚仁俠洪七公肯隨便把自己的生平絕學來換美食,真正是率性而為,這種自然而然的瀟灑,比起黃藥師的處處做作來,一個高,一個低,再明顯也沒有。洪七公的可愛之處,也在這裡。不過洪七公的灑脫,還未曾到極點,他對於當年未曾得到武功天下第一的稱號,就「後來他常常歎息」(四八三頁)。還是未能完全放得開。

 
  洪七公生性相當懶,不怎麼肯教徒弟,「一生從沒教過人三天以上的武功」,他自己練功不知怎樣?只怕有好東西吃,也是吃了再說,吃第一,練功第二,若當年降龍十八掌未曾練成,只因貪吃而耽擱了練功,那也大可不必常常歎息!
  洪七公後來,終於收郭靖為徒,那是由於月餘相處,洪七公已深知郭靖為人之故!
  「憑郭靖這小子的人品心地,我傳齊他十八掌本來也沒什麼。」(四九五頁)他接受郭靖為徒弟之際說:「老叫化不耐煩跟小姑娘們磨個沒了沒完,算是認輸,現下我收你做徒兒。」(六二五頁)那當然只是隨口說說的笑話,這是洪七公的優點之一,他言談極其風趣,沒有黃藥師的故作高深,也不像一燈大師的道貌岸然,又絕不是周伯通的夾纏不清。不是一個頭腦清醒、豪俠爽直的人,不可能有這種令人如沐春風的談吐。他的言語,不必掩飾什麼,自然令人感到親切。

 
  而且,看洪七公救歐陽克這一段,可知他心胸之寬:「我跟他叔父是老相識,這小子……傷在我徒兒手裡,於他叔父臉上需不好看。」(六三一頁)洪七公當然不是怕黃蓉殺了歐陽克,歐陽鋒會找上門來報仇,但是西毒的武功,洪七公還是欣賞,不但欣賞,還要處處替對方維護武學大宗師的身分,這種氣度,真是浩瀚如海,無與倫比。有這樣風度的武學高手,更是少見。後來洪七公手下容情,未對歐陽鋒下毒手,也是基於他的氣度太寬宏所致。終於吃了歐陽鋒的大虧,他也絕無後悔之意,天生性格這樣寬厚仁俠,真是上上人物。

 
  洪七公和黃藥師比較,黃藥師是做作的,洪七公是自然的,黃藥師要做了準備,費了功夫,才能勉強在表面上做出來的事,洪七公自然而然就做出來了,兩人的最大差別在此。黃藥師裝模作樣,要考歐陽克和郭靖的文才,洪七公就直斥其非:「咱們都是學武之人,不比武難道還比吃飯拉屎?」(七二四頁)當真是痛快之極矣!
  洪七公一生為人,就是得到痛快兩字的真髓,吃要吃得痛快,喝要喝得痛快,罵要罵得痛快,打要打得痛快,天地之間,自在游戲,真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