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在下只看过长篇的几部,短篇的基本没有看。评论金庸的小说的人物的文章在网路上更是汗牛充栋,可是我还是想借此宝地瞎说几句。与女性作家的小说不同的是,我们的查老基本上是重女轻男的,而且对美女的描写从不吝啬。从《书剑恩仇录》起、到《鹿鼎记》止,七部长篇,里面的娇艳女子无数。无论是清纯柔洁的香香公主,还是楚楚动人的王语嫣,又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再又是英姿飒爽的霍青桐,都是千古难得一见的美女。黄蓉、赵敏、任盈盈、殷素素自不待说,神雕中诸女无一不是清秀绝伦,也就陆无双笔墨少了些,说是皮肤微黑,却也是美貌的。而对于男子,我们却很少见到查老的浓墨重彩!

十四部小说中的男主人公,除了神雕的杨过和书剑的陈家洛,几乎都应该不是美男子!至少小说中没有具体提及他们的容貌如何。书剑是金庸先生的第一部武侠小说,所以难免无法摆脱旧武侠的套路,传统章回小说里的金童玉女、才子佳人的组合一向是中国明清小说的诟病。可是就是这部小说里,陈家洛却也不是什么完美的人物,懦弱而没有魄力,在情感上更是比同样滥情的张无忌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一开始明明就是喜欢霍青桐的,只因看她和女扮男装的李沅芷“说话”,就不分青红皂白的以为人家有一腿,霍青桐都暗示他去问李的师父了,他又傲的不肯去问,最后去了趟西域,就又喜欢上了香香公主,不知道是不是是因为香香公主的美及单纯。喜欢上人家就好好爱护啊,却又将香香公主献给乾隆,后来有机会杀乾隆又不下手,实在是让人可恨!

而杨过更是绝顶的美貌,从而惹得是蜂涌蝶狂,所遇女子无一不对其动心,其实金老先生这时还是秉承中国传统文化的,要一夫一妻,可是让人费解的是韦小宝那种烂人还有他一帮骗来的根本没感情的老婆,反而最后好好地生活在一起,而神雕中若干个性鲜活善良清丽的女子为什么就不可以配给杨过?表面上是赞颂了杨过的痴情,实际上是在教育广大的女同胞,不要倾心俊美的男子。颇有些殷素素当年对张无忌的教诲“要提防女人骗你,越是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的意味。这句话背后实际上隐藏着金老对俊美男子刻骨的绝望。

在他的小说中,俊秀的配角倒是不少,因为这世上美男至少还不是太稀有的动物,一个都没有也太说不过去啊,所以,也得安排几个。可是,这些所谓的俊男、外表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子,通常也不是无行就是无情,不是薄幸就是薄情,又或不务正业,心术不正,不求上进,不得善终。天龙里,慕容复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子吧,但不解风情,有时用心还颇为歹毒,最后一事无成,成痴颠之人;相比之下,对于与之齐名的“北萧峰”,金老先生则是不惜笔墨,几成完人,光芒四射,甚至连惯用的奇遇得功力的情节都不安排给他,让人家自己练功就成武林强人!

天龙里,又一个提到的清秀男子则是游坦之,可是这样一个原本知书达理的生活安逸的富家子弟,金老先生偏偏让他家破人亡,流落颠沛,这也就算了,还不够,还要让他爱上那个对全世界人都歹毒,唯有对乔峰一往情深的变态女——阿紫,最后弄的是人不象人,鬼不像鬼!而对于丑和尚虚竹,人如其名,竹乃“无心”,所以,虚竹就从出少林山门以后,就一路“无心插柳柳成荫”,不但学得盖世神功,奇遇不断,还抱得美人归,真个是江山美人,尽收囊下,不亦乐乎啊!

倚天里,宋远桥的儿子宋青书也算是个玉树临风的角色,无奈却总给张无忌占尽了风头。其实,宋也算是武当第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金老偏偏安排他被情所困,让他欺师杀师叔,被丐帮追杀,最后被陈友谅设局害死。而“老实头”张无忌(应该不是帅哥,充其量中人之姿罢了)却艳遇不断,奇遇更迭。其实,个人觉得相比于张无忌的这种婆婆妈妈没主见、决乏判断能力是非不分的、太过忧柔寡断的性格,找爱人的话,宋更适合些,更何况是帅哥……

笑傲江湖里,一样如此,林平之绝对算是个俊俏佳公子,否则,岳灵珊也不会对他一见钟情。玩世不恭的深情浪子令狐冲,是有其惹人爱的一面,但我从没有觉得岳灵珊应该去爱上令狐冲。对于女人来说,爱与不爱,就像夜与昼那样清楚明白。令狐冲是不错,可是,那个唱着福建山歌的小林子,才是她刻在心里的人。“姊姊,上山采茶去……”那个白衣的俊朗少年,为什么让他小小年纪就背负血海的家仇?为什么让他遇人不淑,碰到岳不群这个老狐狸?为什么让本该堂堂男儿的他,最后自宫练剑?金老先生,你恨美男竟到如此地步?非要他们一个个都不得善终?

《雪山飞狐》里,面目清秀的田归农,被写得是心术不正,除了暗算人、捱苗人凤的耳光外,又勾引人的老婆,最后落得自杀身亡……
《射雕英雄传》里,杨康被描述得十恶不赦,心肠歹毒,为了荣华富贵,不折手段,不惜亲拭父母明志,最后中黄蓉的软猬甲的毒毒发身亡……
《鹿鼎记》里完全胡天胡地、肆无忌惮,连有夫之妇也“通吃”的韦小宝倒被塑造成正面人物,鸿运当头;而气宇轩昂的公子哥郑克爽,就偏偏要受尽凌辱,背负薄幸之名,到末了,连祖上的家业也保不住……

其余如射雕里的欧阳克、飞狐外传里的陶子安……皆是不良之人。遍数书中人物,“俊朗而侠者”几何?金老先生最推崇的两个——第一英雄萧峰、第一大侠郭靖。一个是“身材甚是魁伟,浓眉大眼,高鼻阔囗,一张四方的国字脸”的塞北大汉;一个是典型的出身农家的朴实少年,生性愚钝,说话木钠,甚至肤色黑黝,面貌平凡的傻不拉唧的憨厚男人。我不知道,金老先生为什么总是看不惯美男呢?为何这么大的偏见!已经到了“侠”与“美”不可共存的地步了……

难道侠之大者,非要蓬头垢面、满腮浓髯、一脸憨厚才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