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義》的故事在大陸是家喻戶曉。姜子牙作為故事中的核心人物,自然是大家所關注的。雖然,看故事的人,各有見解,但如果對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神傳文化──有所了解,那麼姜子牙一些看似有趣的行為,就不是簡單的玩笑了,當能有所體會其涵義,而不至於用今日庸俗之心理牽強附會甚至歪解了。筆者在此談談個人對姜子牙幾個故事的淺見,並借以一窺中國傳統文化的修煉內涵。

為甚麼會有姜子牙封神
封神是件大事,天大的事,是天命所至,無數因緣綜合而成,絕非哪個神仙心血來潮而起。封神這件事情其實是千載難逢的。按《封神演義》第十五回交代:
此時成湯合滅,周室當興;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將相之福,恰逢其數,非是偶然。
這裏,“成湯合滅,周室當興”,怎麼理解?大家從《封神演義》中看到紂王那些殘暴無恥的行為,有誰還認為這樣的皇帝、朝廷還應該繼續存在呢?所以“合滅”,來自於紂王自身,老天爺不允許他再這樣禍害人間了,紂王把老祖宗的基業都毀了。在這裏,“天命”和常人社會的表現完全結合在一起了,是一體的。所以,中國古代講的“天人合一”,實在是有太多的奧秘在裏面。中國傳統文化真是“半神文化”。而“周室當興”,是說周文王“以德配天”,周文王的仁德《封神演義》中說的很多,自然就要“王”天下了。“德”是中國傳統文化中一個至關重要的概念。有了“德”,大的可以“王天下”,差一點的,也可以(如姜子牙)“享將相之福”,如果無德,就是帝王也要亡國的。

這裏還有個問題:“神仙犯戒”。原來神仙把握不好也會犯戒,打下紅塵來啊。在《西遊記》裏也有這樣的描述,比如:沙僧、豬八戒都曾是天將,犯了錯誤掉到人間來了。
對修道成仙是有嚴格要求的。如果修不成正果,終究還要在人世間輪迴。在《封神演義》九十九回裏,姜子牙在開始封神前,開讀的玉虛宮元始天尊誥敕裏,是這麼說的:
嗚呼!仙凡路迥,非厚培根行豈能通;神鬼途分,豈諂媚奸邪所覬竊。縱服氣煉形於島嶼,未曾斬卻三屍,終歸五百年後之劫;總抱真守一於玄關,若未超脫陽神,難赴三千瑤池之約。故爾等雖聞至道,未證菩提。有心自修持,貪癡未脫;有身已入聖,嗔怒難除。須至往愆累積,劫運相尋。

姜子牙為甚麼要下山封神
姜子牙本是元始天尊的弟子,三十二歲上山,修了四十年,人間富貴於他早如浮雲飄過了,他根本就不願意下山封神(不像那個申公豹),他是一心想得道成仙的;只可惜根基尚淺,仙道難成,只能把這幾十年的修煉功夫,換成人間的赫赫功名,如此罷了。他下山,實在是他師父元始天尊的安排。其中原由,《封神演義》第十五回交代的清清楚楚,且看:
……天尊曰:“你生來命薄,仙道難成,只可受人間之福。成湯數盡,周室將興。你與我代勞,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為將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處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子牙哀告曰:“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歲月,今亦有年。修行雖是滾芥投針,望老爺大發慈悲,指迷歸覺,弟子情願在山苦行,必不敢貪戀紅塵富貴,望尊師收錄。”天尊曰:“你命緣如此,必聽於天,豈得違拗?”子牙戀戀難捨。……
如此看來,在歷史上,一人能夠修成得道,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就是其它條件皆備,如果欠缺上好根基,也難成功。
而當今世界之人,難以數計的千百年輪迴轉生,已經鑄成了開天闢地以來作為人所能有的最好根基,在這宇宙大法──法輪佛法洪傳十方世界、正本清源之際,如果被謊言麻痺,或者抱持偏見,不能正面認識大法、走進大法,實在是不可與言啊。就是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之人,如果不能精進修持,其損失也是難以言喻的。

申公豹為甚麼要跟姜子牙搗亂
申公豹是姜子牙的師弟,能做元始天尊的弟子根基應該不會太差,如果堅心修煉,即使不能成仙,也會積累大德,自有好去處。但申公豹對紅塵富貴難以忘懷,對姜子牙下山封神妒忌不已,就已經走入邪道了。既然邪念叢生,申公豹自然也就喪失了作為一個修道人的智慧,當然難以洞察元始天尊如此安排的緣由,卻只在心裏怪師父偏心,實在是愚昧之至。到最後,喪心病狂,違反了自己的諾言,死於非命,以身堵北海眼了。
妒忌心對修煉人是危害極大的,必須要去。在《封神演義》裏,申公豹的妒忌心就極其強烈。
例如,他對姜子牙說:“你說成湯旺氣已盡,我如今下山,保成湯,扶紂王。子牙,你要扶周,我和你掣肘。”……申公豹怒色曰:“姜子牙!料你保周,你有多大本領,道行不過四十年而已。你且聽我道來。……”
申公豹的教訓實在慘痛。一個修煉人如果不能保持正念,走上邪路,就會害人害己。而當今之世的猶大,如果還不清醒過來,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下場會比申公豹更加悲慘。不可不察!

姜子牙為甚麼有那麼多災難
姜子牙的災難,有些是安排好的,但也有很多災難是自己沒把握好招來的。在《封神演義》第十五回裏,元始天尊對姜子牙說:
“此一去,但凡有叫你的,不可應他。若是應他,有三十六路征伐你。東海還有一人等你,務要小心。你去吧。”
道兄南極仙翁也叮囑了他。可是姜子牙人心太重,沒有完全聽從師父的話,結果還是應了叫他的人,果真招來了三十六路征伐。且看書中描述:
子牙捧定“封神榜”,往前行至麒麟崖,才駕土遁,腦後有人叫:“姜子牙!”子牙曰:“當真有人叫。不可應他。”後邊又叫:“子牙公!”也不應。又叫:“姜丞相!”也不應。連聲叫三五次,見子牙不應,那人大叫曰:“姜尚,你忒薄情而忘舊也!你今就做丞相,位極人臣,獨不思在玉虛宮與你學道四十年,今日連呼你數次,應也不應!”子牙聽得如此言語,只得回頭看時,見一道人。……
姜子牙為甚麼開始不應最後應了呢?是最後那段話打動了他,他動了故人之情,一個共同修煉四十年的道友在叫你呢,你應還是不應?姜子牙在這個問題上沒把握住,結果惹下大禍。

這還沒完。姜子牙接著又被“小幻術”迷惑,差點要燒封神榜,闖下天大之禍。且看書中描述:
申公豹曰:“姜子牙,你不過五行之術,倒海移山而已,你怎比得我。似我,將首級取將下來,往空中一擲,遍遊千萬里,紅雲托接,復入頸項上,依舊還元返本,又復能言。似此等道術,不枉學道一場。你有何能,敢保周滅紂!你依我燒了‘封神榜’,同吾往朝歌,亦不失丞相之位。”子牙被申公豹所惑,暗想:“人的頭乃六陽之首,刎將下來,遊千萬里,復入頸項上,還能復舊,有這樣的法術,自是稀罕。”乃曰:“兄弟,你把頭取下來。果能如此起在空中,復能依舊,我便把‘封神榜’燒了,同你往朝歌去。”申公豹曰:“不可失信!”子牙曰:“大丈夫一言既出,重若泰山,豈有失信之理。”……
如果不是南極仙翁幫忙,姜子牙真要被申公豹所惑,那可“怎麼了”?

這仍然沒完。在道兄南極仙翁點出了申公豹的禍心後,姜子牙又以小人之仁請求道兄南極仙翁放過申公豹。姜子牙還是沒有看透申公豹。為甚麼沒看明白?還是人心。且看書中描述:
仙翁指子牙曰:“……我故叫白鶴童化一隻仙鶴,銜了他的頭往南海去,過了一時三刻,死了這孽障,你才無患。”子牙曰:“道兄,你既知道,可以饒了他罷。道心無處不慈悲,憐恤他多年道行,數載功夫,丹成九轉,龍交虎成,真為可惜!”南極仙翁曰:“你饒了他;他不饒你。那時三十六路兵來伐你,莫要懊悔!”子牙就說:“後面有兵來伐我,我怎肯忘了慈悲,先行不仁不義。”……申公豹慚愧,不敢回言,上了白額虎,指子牙道:“你去!我叫你西岐頃刻成血海,白骨積如山!”申公豹恨恨而去。
所以,對於一個修煉人,任何一顆人心沒去,都是危險的,如果肩負著重大使命,那可能帶來的損失更是無法估量的。

姜子牙怎樣釣魚
當日姜尚西走至岐州南四十里地、虢縣南十里、有渭水河岸有□溪之水。姜尚因命、守時、直鉤釣渭水之魚、不用香餌之食、離水面三尺、尚自言曰“負命者、上釣來。”(《武王伐紂平話》)
後人都知道“姜太公釣──願者上鉤”這個成語,卻忽略了姜子牙釣魚的方式,以為是個玩笑話。其實這個釣魚方式裏面大有奧秘:姜子牙是個修道人,修道人不能殺生,所以姜子牙要“直鉤”、“不用香餌之食”;至於“離水面三尺”,那是給常人看的,要大家知道他的與眾不同,好引文王來。
姜子牙雖然被師父安排下山封神,但他對修道之事始終不能忘懷,所以時刻還是以修道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書中多有描述。比如對夫妻之事,在《封神演義》第十五回裏,這樣寫道:
話說子牙成親之後,終日思慕崑侖,只慮大道不成,心中不悅,那裏有心情與馬氏暮樂朝歡。
一個修煉人,在常人社會中,如果一旦放鬆自己,縱情享受,那麼就毀於一旦了。不可不慎!

修煉者深受常人社會敬仰
中國近代以前,社會上對修煉人是非常尊崇的。比如《水滸》中,魯提轄殺了人,為躲避刑罰,就出家當了和尚,官府也就不追究了,因為人都“出家”了,官府只能管常人的事情。在《封神演義》最後一回裏,當大功告成武王分封天下之際,李靖等七個修道人雖曾立下汗馬功勞,卻不要富貴,對武王說:
“臣等原繫山谷野人;奉師法旨下山,克襄劫運,戡定禍亂。今已太平,臣等理宜歸山,以得師命。凡紅塵富貴、功名、爵祿,亦非臣等所甘心者也。今日特拜辭皇上。望陛下敕臣等歸山,真莫大之洪恩也。”
武王無奈,於是率百官親至南郊餞別,請看這個細節:
李靖等復上前叩謝曰:“臣等有何德能,敢勞陛下御駕親臨賜宴,使臣等不勝感激!”武王用手挽住,慰之曰:“今日卿等歸山,乃方外神仙,朕與卿已無君臣之屬,卿等幸毋過謙……”
武王以天子之尊,與李靖等修道人也是平等相待,過去的君臣之屬也已經過去了。這個細節真實的反映了中國傳統社會的一個事實:修煉人不受常人社會的管轄(當然不是說修煉人可以破壞常人社會的正常道德和管理),從天子到庶民對修煉人都是非常景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