綜觀莎士比亞四大悲劇,並不難發現其男主角皆具有的悲劇特質。除了哈姆雷特外,另外三人所具有的都是在常人中皆依稀常見的原罪;欲望(馬克白)、虛榮(李爾王)、嫉妒(奧賽羅),而平常也並不覺得這些〝小小的〞缺點有什麼大不了,是的,就一般人所接觸的生活圈裡,這些缺點只是人們無傷大雅的個人特質,但是,倘若位高如一國之君王,大將,這所涉及的範圍便不再只是個人而已了,而是人與國間──甚至是國與國間的衝突了。李爾王的虛榮心致使他誤會了忠心於他的小女兒考狄利亞,將一幕放到奧賽羅中,就如同奧賽羅因為嫉妒誤會了他心愛的妻子德斯底蒙娜一樣,同樣是誤會,李爾王終致被放逐國外,而奧賽羅則是以自殺了生,這樣一來,孰輕孰重已經分出了高下:”嫉妒”是比”虛榮”更不可取嗎?不盡然。李爾王之所以還可以有尊嚴的活下去,原因在於他並沒有趕盡殺絕,他並沒有因為小女兒不得他心而將小女兒逼入絕境,他縱使不喜歡考狄利亞,也只是單純像小孩子般的想讓考狄利亞不如意,而並非如奧賽羅般偏執地希望致德斯底蒙娜於死地,讓他所認為的”她的邪惡”消失,這可以說是奧賽羅因為過於”嫉妒”而導致的悲劇。

而再看到馬克白和哈姆雷特。馬克白受其慾望支配而妄想成為國王,他為了實現自己的願望,不惜大舉伐害忠良,導致眾叛親離,而這些種種,卻並非他所想要的,所以他到最後可以算是失敗的、痛苦的;但相較之下,哈姆雷特可以算是完全與馬克白相反的了,哈姆雷特是為了非自己的利益,而進行反抗君王。就其本質而言,可說是為了個”孝”字,他是為了自己的父王才斷下殺機的──即使他此時的確是因為自身的憤怒不可遏止,進而取代悲傷而成的”殺機”。哈姆雷特也是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中,唯一一個真正因為公平正義而犧牲的悲劇英雄,可說是四劇中最具教育性的一者了。

四大悲劇的男主角皆都在全劇結束前知道了真相,或是心靈得到解脫;除了哈姆雷特外的其餘三人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所犯下的錯事。而雖然並不是只有死可以解決自己的錯,但他們最終都選擇了死亡,或自殺,或他殺,無遑論他們真的是否是瞭解了自己所犯的錯,他們都自己食到自己罪惡所生出的惡果了。

莎士比亞的悲劇絕不同於一般好人終至有好報的那種,通常都是玉石俱焚,非得好壞兩方都傷得無力再戰才甘心停止,就像是哈姆雷特一樣。在這種具有悲劇式結構的故事中,難免總會有一些角色緊緊地抓住人心,讓人們總是不知不覺地讓心情跟著他們高潮迭起。四大悲劇的男主角即是這其中的箇中翹楚。

莎士比亞的劇與人物,是真實的、是活著的、是有強烈生命感的,因此,在欣賞的同時,他總能震撼我們,總能讓我們在歡樂過後還可以去思考與反省,而這點,我們可以從四大悲劇中的各個角色、各個場景,取得最佳的詮釋。哈姆雷特—被所有文學研究者公認的悲劇英雄,他的怨恨與矛盾緊緊地揪住每個人的心,其憤怒壓過理智的衝動行為,也讓我們引以為戒。奧塞羅—嫉妒如同潛伏於穴中的毒蛇,因自己無法如願以償而攻擊陷害他人;莎士比亞在說故事的同時,也告訴我們若待人一切從寬,則福氣自然無窮。

馬克白—人生由濃與淡交織而成,慾望帶來的濃,固然令人滿足,卻也容易令人迷失;如何讓自己的人生濃淡適中,更是我們一個重要的課題。李爾王—虛榮,虛幻的光榮,也是不切實際的浮名;別人的奉承,就如一個雕工精美的盒子,外表豪華富貴,內在卻空空蕩蕩,但我們真正需要的,並不只是表面炫目的裝飾而已。這一切一切,都是屬於人性的真實,都是不受習俗與國界之限制的。而,四大悲劇帶給我們的啟發,不只是我們行事的方針,也會是我們生活的智慧。

  總而言之,莎士比亞與四大悲劇,對我們的影響是不容置喙的,其成就也是我們無法言喻的。不分國籍、不分宗教、不分黨派、也不分年代,莎士比亞從不曾被輕視過,四大悲劇也不曾被質疑過。而,它們(莎士比亞、四大悲劇)的偉大與獨特,除了令我們尊崇外,也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從社會學的意義上看,我們的文化,部分是由藝術所構成的,這表示,文學作品內的哲學內容,也會深深地領著我們去思考。這一切,就如同四大悲劇給予我們的精神上的啟發,與未來,我們該用何種態度,去面對我們的生活,與人際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