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活出自己了】

我的母亲,真的越来越活出自己了!

犹然记得几年前,当哥哥为了工作搬到吉隆坡居住,随后我为了学业也步后尘时,家里只剩下父母和小妹,这表示白天父亲出外工作后,家里还有小妹陪伴着母亲。

可是,当小妹中学毕业后,并且有意来到吉隆坡的大专院校升学,我开始有隐忧。尤其当时常看到报章上报道独居老人会产生的负面情绪及容易患上“老人失智症”,再加上记忆开始衰退的母亲常自嘲会否有一天我们周末回家按铃要她开门时,她问我们:“小姐你找谁?”时,我更是忧愁,虽然母亲并非独居,但是若每日从早上到傍晚与“空气”独处那么的一段时间,相信是不好受的。

在那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母亲的私人生活,那一刻我也醒悟到母亲嫁给父亲三十年来,都为她的家庭而活。我开始观察身边的朋友,至少他们的母亲在午间时间会去打麻将或和邻居朋友用餐打发时间,或者有些是工作的,可是我的母亲不会赌博,更没有社交圈子可言,唯独喜欢阅读报纸的文章,但我觉得那是不够的。

或许是上天接收到我的烦恼,在妹妹还未入学前,村里的社团传来要开办歌唱班的消息,向来被大家公认为“居家女人”的母亲竟然马上报名了!这令大家难以置信,直到后来我从母亲与歌友的谈话中才知道母亲当时报名的勇气源自于我的那句话,因为那段时期,每当母亲为了省钱而犹豫是否要去旅行时,我都会大大声骂她,是的,真的是骂她:“你以为机会每次都有?”

自从母亲参加了歌唱班后,我每次周末回家时,她都会像个小孩般跟我“报告”老师教了她哪些歌唱技巧,她学会了哪些歌曲,她的歌友同学的种种……那个情景就有如当年还在念书的我每天放学回家向她叙说学校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只是如今我们的角色对调了。

学了一段时间,歌唱班老师为了训练学生们的胆量,不断地鼓励学生参加村里举办的歌唱比赛,当然对于这些“极度客气”及“极度害羞”的中年妇女,很多时候都必须采取“强硬手段”逼她们上台。

自此,母亲的生活改变了。二十多年来不愿改变发型的她开始注重形象了,而且常嚷着妹妹当她的服装顾问,替她搭配表演服装。虽然每次比赛前夕,她都紧张得左立难安,但是从她雀跃的表情看来,她是享受着那个过程的。

母亲每次参赛,我和妹妹若时间表配合得到,都尽量安排时间回乡观赛,同时充当她的摄影师和录影师。我觉得,这是我身为女儿能给她的鼓励。我也感受到,我们的出现让她很开心。

加入歌唱班三年多以来,大家都称赞母亲越唱越棒了,而母亲对于歌唱也越来越积极。

以前,我从来没有发现母亲是个没有自信的人,也就是说我是在母亲成为有自信的人以后才发觉她从前是多么的自卑,这是我非常惭愧的一点。

无论如何,母亲可以在我们成长以后,寻获属于她自己的快乐,那是她,也是我们做子女的非常感恩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