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美丽庄严的泰戈尔!当我越过“无限之生”的一

条界线─—生─—的时候,你也已经越过了这条界线,为人类

放了无限的光明了。

只是我竟不知道世界上有你─—

在去年秋风萧瑟、月明星稀的一个晚上,一本书无意中将

你介绍给我,我读完了你的传略和诗文─—心中不作别想,只

深深的觉得澄澈……凄美。

你的极端信仰─—你的“宇宙和个人的灵中间有一大调和”

的信仰;你的存蓄“天然的美感”,发挥“天然的美感”的诗

词,都渗入我的脑海中,和我原来的“不能言说”的思想,一

缕缕的合成琴弦,奏出缥缈神奇无调无声的音乐。

泰戈尔!谢谢你以快美的诗情,救治我天赋的悲感;谢谢

你以超卓的哲理,慰藉我心灵的寂寞。

这时我把笔深宵,追写了这篇赞叹感谢的文字,只不过倾

吐我的心思,何尝求你知道!

然而我们既在“梵”中合一了,我也写了,你也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