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文集》是黄霑最受欢迎的文集,创下香港畅销书重印最高纪录。黄霑文采飞扬,个性洒脱,与金庸、倪匡、蔡澜并称为四大才子。他被称为四人中的“鬼才”,他的想法、创意总让人拍案叫绝。黄霑著作甚丰,其中的一本至今是香港最畅销的单行本,这就是《不文集》。这本黄霑早年所讲的成人笑话合集已再版61次,至今仍无人打破。

1.象鼻
呆子市上见龟蛋,问小贩是何物,小贩誑之曰是象蛋。呆子乃回家在被中孵象蛋。久久而象不出,叫呆妻探首被中看情形。呆妻看后说:”快啦!我看见象鼻了!”

2.太少不文
许冠文、许冠杰兄弟的第一部电影有短笑料,不文霑最欣赏。
那是许氏兄弟在泡澡堂,许弟冠杰对许兄冠文说:”咦,为什么你的眼一边大一边小?”
许兄答:”是不是好难看?”
许弟曰:”不是,只是不太好看”。
许兄悻悻然曰:”你有没有看过相书?相书说,男人一边大一边小,一定发达!”
于是许氏兄弟之旁也在泡澡的一位男士,双眼向水中一瞧,马上怡然自得,整个人飘飘然,有若马上要发达了。
这是十分不文的笑料,但不文得有格调;是高级的不文笑话。
可是这令不文霑狂笑的片段,在戏院里观众完全没有反应。难道不文观众太少?

3.狮心王与贞操带
据说当年欧洲君王贵族武士,十字军东征,心中恐怕一去[圣战]经年,回来后头盔变色,所以才发明了贞操带,锁住了女人下部,令有意侵犯私人地盘的人,不得其门而入。
而狮心王李察因为位极人君,自然不甘于用普通贞操带,于是特别令其铁匠史密夫,精心设计一种新款式。如果有外物入侵,则机关掀动,马上断成两截。
狮心王被俘后获释归家,马上检查王后下身佩带,发觉贞操带机关,似有多次用过迹象,于是心中有数。因为狮王禁宫深严,等闲外人,不得入内,能有机会侵犯王后的一定是宫廷中贵族武士。所以便召集众人,在圆桌之旁,实行检查。谁不知不脱尤可,一脱之下,发覺全体武士,每人的话儿都只剩一截,只有一位黑武士是完整无缺。狮心王当然大怒。于是下令全部推出斩首,只剩下那位未成太监的黑武士在室中,另谋赏賜。
斩首完毕,狮心王乃向黑武士曰:”孤王心腹数十,只有你一人忠心耿耿,其他都是作乱犯上之辈。孤王对你的忠心,十分高兴,願有厚赏,只要你说明想要什么,孤王无办不到。孤王现下令你清心直说,愿赏何物?”
那黑武士半响不敢说话,狮心王多方追问,黑武士才张嘴欲语,可是嘴已动,而话无声,唇已张,而语不出。原来黑武士,断了舌头!

4.愿割一截
话说某中东土王,到了宝岛一所酒家,见一酒女,喜其风情万种,于是欲谋量珠之聘。
酒女见有肥羊老凱,于是开大口索价:”我要一千万美金!”
土王国语不大纯正,答:”愿付!”
酒女乃再思得寸进尺:”再要一颗一百克拉的金刚钻戒。”土王答:”愿送!”
本来酒女已达目的,但见土王实在其貌猥锁,仍有不愿,但又不想太得罪对方,于是想出难题,将其难倒算了”
“我要你那话儿至少一尺长。”
土王闻语,面有难色;可是当前之女,实在尽胜后宫三千佳丽,于是深思后答:”好!我愿割一截!”

5.小故事
想起了一个小故事。
幼稚园老师向学生的爸爸投诉:”毕先生,你这位公子小文整天在学校讲髒话呢!”
爸爸怒不可遏,巨灵之掌一摑,小文弟弟已经泪如雨下,爸爸仍不罢休,高声怒喝:
“干你娘!你哭什么?学人家讲髒话,我他妈的把你打死!”
从这个小故事,想起了这个世界的双重标准,父对子如此,夫对妻如此,男对女如此,都是[我可汝不可]的。
父可以讲髒话,子却要规规矩矩;夫可以嫖妓玩女人,妻却不能偷汉;男人可以勾三搭四,乱搞一通,女人却要守妇道……。
有人说道这是因为自已对不好的事物深恶痛绝,因此不愿别人重蹈覆辙,所以订下双重标准,恕已宽,责人严。但以不文霑的[不文之見],这却是徹头徹尾的自私自利!

6.老婆婆的故事
有位老婆婆,生无可恋,决意自杀。但因为十分缺乏自杀的知识,所以就请教朋友。
朋友说:”你用枪向正左胸连放数弹,马上斃命。痛苦也不过數秒之间而已。”
事隔數天,朋友见老婆婆仍然健在,只是左脚跛了,朋友就奇而询问详情。
“你不想自杀了吗?””想!” 老婆婆答:”可是你的方法行不通!” “为什么”朋友问。
“我也不知道。”婆婆答:”你叫我用枪对正左胸,我开了三枪,大概我开枪开得不好,位置射低了半寸,结果胸打不正,打碎了膝头!” 这位婆婆本来人人叫她做大奶奶的。
不知如何,在她五十岁以后,人人却在她背后,叫她做木瓜牛奶

7.卵巢里面的故事
话说有四颗卵子,在卵巢中大谈将来。
第一颗说:”将来如果我有幸成人,我一定要长得像张国荣!”
第二颗说:”不好!我要做周润发。”
第三颗说:”我不要做男人,我要做女人,我宁愿做王祖贤!”
正在二口三舌,争辯一番之后,第四颗说:”你们且别吵!你看谁来了?”
三颗卵子回头一看,齐声说:”原来是麦嘉!”

8.轿夫的故事
清末某年,有一位出身极寒微的县太爷,父亲本来是个轿夫。
这位县太爷当了县官之后,当然不希望有人知道自已的出身;所以在接了父亲来享福的时候,就千吩万嘱,懇求父亲千万不要说出自已便是县太爷的爹。
那父亲本来老大不愿,但后来回心一想,这毕竟是有损自已当官儿子清譽的事,所以也就一声不响,绝不在人前说自已是县太爷的爹,安心的享清福。
但清福岂是易享的?县太爷的爹当惯了轿夫,劳动惯了,一旦无事可做,就觉得十分无聊。终于忍不住,就对儿子说:”儿啊,这样实在不行!”
“怎么不行?”县太爷问老爹。
然后县太爷的老爹,就说自己宁愿再当轿夫。起初,县太爷当然不肯,但老轿夫一定坚持,终于,儿子首肯了。
但要父亲抬别人,也是不好;所以两父子就同意让爹爹抬儿子的轿。
县太爷坐的官轿,是四人大轿。
四人大轿,当然要四个人来抬。
那就是说,除了县太爷的爹之外,还有三个轿夫。
这三个轿夫,年轻力壮,是全县最好的轿夫。
三个年富力强的轿夫,当然是对这位年纪老迈的老轿夫不满。
不满的原因很多,第一是因为老轿夫不够力,第二是县太爷对他,明明有偏私,不但绝不苛责,还特别好伙食,一天三餐大魚大肉,鸡鸭鸽鹅,还不时加菜。
有了这三不满,三个轿夫就趁一个机会,向县太爷诉苦了。
县太爷听了,就对三个轿夫解释曰:”诸位请息怒,三位有所不知,老轿夫的媳妇儿,与下官常干那事儿!”
三个轿夫听了解释之后,十分滿意而退。
但嗣后就对老轿夫冷嘲热讽。到最后,老轿夫忍无可忍,就问:”他妈的你们几个,究竟为什么对我如此?”
三个轿夫就说:”他妈的,你老鬼,你以为我们不知,你受大老爷恩遇,完全因为他干了你媳妇儿!”
老轿夫闻言大怒:”他干我媳妇儿?他妈的,你也不去问问他妈妈,我天天晚上,干他娘!”

9. 跛脚八哥的故事
有爿鸟兽店,一天掛了只雄八哥在门前,标价一万港币。
一万元一只八哥,自然是引人注目:而且而有一奇,这八哥双脚已跛,只用那话儿勾着横木而立。于是此事引起不文霑注意,为这八哥写了篇特写,详加介绍,说明了这八哥的特点:这只跛脚八哥能通人語,上自天文,下至地理,无所不懂,而且智力商数,比一般人高出二十。

就在不文霑的文章刊出后翌日,有一个中年男子走进鸟兽店,用现钞买下了这只八哥。
八哥自然感激不尽:”主人,你花费巨资,买我回来,我发誓以后听你吩咐。”
主人曰:”好极,其实我买你回来,另有用意!”
八哥答:”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主人曰:”我怀疑我太太在我每日上班之后,就偷会情人,我想你在家中监视一切,在我太太面前,装出不会说话,然后待我回来之后,就将一切情形,和盘托出!”
八哥说:”可以!不过为何你不请私家侦探?”
主人答:”我花了万多元,请私家侦探,也查不出端倪,所以才要劳动你!”
八哥说:”那么家中仆人又如何?”
主人说:”家中仆人,尽是我太太心腹。”
八哥说:”那你也不用担心,总之一切包在我身上!”
于是主人带了八哥回去。是夜相安无话。到翌日,主人上班。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时分,急急赶回家中。只见八哥神情憔悴,鸟笼内布满从八哥身上掉下的羽毛。
主人忙问:”怎么了?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八哥说:”看是看到了一些,不过不详细!”
主人问:”看到什么?”
八哥答:”你一上班,你的男佣人阿福就马上进了你太太的房间!”
人怒曰:”他妈的,原来是他,那怎么样?”
八哥答曰:”然后他就脫衣服,脱得精光!”
主人这时咬牙切齿了:”那我太太呢?”
八哥:”然后你太太也开始脱衣服,她先脱了外衣,再脱了裙子,然后再脱胸围,然后再脱底裤……。”
主人此时怒火烧心,慌忙追问:”那他们两个怎么了?”
八哥呐呐地说不出话,半响才答:”我没看见!”
主人怒曰:”为什么,他们是不是关上房门?”
八哥说:”那倒不是,只是我看到你太太脱了内裤,我便再也站立不住,从横木跌了下来,头给鸟笼底板一碰,昏了过去……。”

10.路的故事
又有一位仁兄,在某国的沙漠里开车赶路,口渴得很,开了数小时,好不容易看见前面有
家路旁小咖啡馆。于是仁兄把车子停下来。奇怪的是,这咖啡馆的停车场,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大房车,宾士、BMW不用说,劳斯莱斯也摆了好几十部。

仁兄进咖啡馆,发觉馆内空无一人,于是在喝完了咖啡之后,忍不住问那身兼侍者的
主人:“喂,老兄,你的停车场怎么会停了这么多的车子,而且每部都是贵重房子?”
主人答说:“那是我四岁小儿子跟客人打赌赢回来的!”
仁兄的好奇心来了:“怎样赌法?”
主人说:“很简单,我的儿子是天才,他和客人赌十个回合,只要客人能跟他做十件事情,
客人就可以在我们的停车场任选一部车开走:如果客人输了,就要把车子留下,步行离开
仁兄忍不住再问:“可不可以看看你的儿子?”
主人说:“可以,不过,先生,我劝你还是不要和我儿子赌。”
仁兄自然不服气:“为什么?”
主人答:“我看你三个回合就要输了?”
仁兄更不服气:“他也未免小看我了!我就不信一个四岁的小孩子能做什么!怕他天才不天才!”
主人再劝:“你还是不要赌了吧!这里也没有公共汽车,车子输掉,要走四十里才可以叫到车子的啦!” 仁兄当然忍无可忍:“我偏要赌!”
于是主人把四岁的儿子叫了出来。仁兄一看,这位所谓[天才]的小子,傻头傻脑,两行鼻涕,更不放在心上。赌赛合约签好了之后,主人就叫仁兄与儿子先把全身衣服脱光。
然后按一按墙上的电铃,门开处,进来了一位三十六、二十一、三十六的金发女郎。这
位金发女郎,衣着状况,与仁兄和小天才一样,全是[生辰装]。
于是小天才先和金发裸女登上床上,互相吻嘴,吻了五分钟。仁兄当然照步,而且不只照办,还要加料,与金发小姐吻了十分钟。
主人说:“这是第一件事,你羸了。”
第二件事,还是吻,不过这一次不再吻嘴,是吻嘴下与肛脐上的两样东西,结果仁兄又赢了,而且赢得漂亮,因为他比小天才多吻了二十分钟。
然后第三回合开始。主人命令儿子说:“把你那小东西用手来弄弯三下。”
仁兄果然不出主人所料,在第三回合,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