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教父羅大佑,他的音樂影響了整整一代人。在曹可凡準備這次採訪的時候,他驚喜地發現,自己和這位不同凡響的音樂人的人生經歷竟有很多相似之處。比如,羅大佑從醫生轉行為音樂人,而曹可凡則是從醫生轉行當了主持人。由當醫生共同的酸甜苦辣說開去,兩人相談甚歡。在說到剛剛離開人世的另一位音樂鬼才黃霑的時候,羅大佑對其“及時行樂”的人生態度進行了評價。

黃霑一生創作過無數音樂作品,尤其在填詞方面,享有樂壇“鬼才”之稱,在文學界也享有盛譽。如果非要選一首他的代表作,非《滄海一聲笑》莫屬。這首歌先後由許冠傑、任賢齊等唱過。而在不少樂迷的心目中,最難忘的還是黃霑、羅大佑、徐克三人的演唱。音樂天才加電影鬼才,蒼勁雄渾的曲調,粗豪或嘶啞的嗓音,穿插此起彼伏的笑聲,唱出了音樂之魂。羅大佑透露,黃是個破鑼嗓子,加上自己就是兩個破鑼嗓子,“我就不相信這歌不會紅,後來果然紅了”。

在羅大佑的心目中,黃霑是個一言難盡的人。一次在接受某電視節目訪問時,主持人突然說起黃霑人生哲學是“及時行樂”,當時就被羅大佑痛罵了一頓。“黃霑的人生哲學不是及時行樂,他是從早到晚不停地做,他可以在電影配樂間裏,一邊配樂,一邊跟徐克商量下一部電影的劇本,一邊寫他的專欄,一邊還跟朋友打電話,他是每時每刻都在工作的。”

黃霑曾對羅大佑說過自己最滿足的事情,就是“我要是一天工作辛辛苦苦,做得要死要活以後,晚上到喜歡的餐廳裏面,能吃一頓好飯,點一些好菜,吃完以後,我就覺得心滿意足,覺得這一天的工作真的非常值得”。這是黃霑的名言,那他另外有一句名言是“男人情長,女人情深”。

羅大佑回憶,黃霑寫專欄絕對專業,他主持絕對專業,他做電影配樂還是絕對專業。一直到過世以前,他還拿下了一個博士學位,他一輩子一直在為粵劇奮鬥著。他做了四十年,才從學士學位拿到博士學位,很多人講他不文,因為他講話嘴巴出來都是粗口詞。而這些粗口詞在羅大佑的眼中是一種人生態度,是另一種形式的反抗:“他真正想說的是,我工作得很辛苦,我是真正的音樂人,而且我還替音樂很爭氣地拿到一個博士學位,誰做流行歌曲的拿到過博士學位了?” (記者張建群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