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節 , 也 稱 元 旦 、 元 日 、 溯 旦 、 元 正 … … 等 , 意 思 指 的 都 是 「 一 年 之 始 」 。
在 早 期 的 農 叢 社 會 , 耕 作 的 進 度 往 往 依 天 時 為 準 , 曆 法 自 然 就 成 了 農 民 作 息 的 依 據 。 我 國 自 古 以 農 立 國 , 曆 法 的 準 確 與 否 , 直 接 影 響 國 計 民 生 , 所 以 歷 代 天 子 , 都 十 分 重 視 修 訂 曆 法 一 事 。 夏 代 曆 法 建 寅 , 以 孟 春 之 月 ( 即 陰 歷 正 月 ) 為 歲 首 。 此 後 歷 經 商 、 周 、 秦 三 度 改 曆 , 到 了 漢 武 帝 時 , 已 出 現 了 曆 法 與 天 象 不 符 的 偏 差 。 《 漢 書 》 「 律 曆 志 」 形 容 此 時 為 : 「 朔 晦 月 見 , 弦 滿 望 高 」 。 武 帝 便 命 司 馬 遷 、 落 下 閎 、 鄧 平 等 人 改 秦 「 顓 頊 曆 」 , 另 訂 「 太 初 曆 」 , 仍 以 夏 曆 的 孟 春 之 月 為 歲 首 , 並 將 廿 四 節 氣 列 入 曆 法 。 這 套 曆 法 一 直 沿 用 了 兩 千 多 年 , 民 國 以 後 , 才 改 用 陽 曆 。

由 於 年 曆 的 確 定 , 年 節 的 風 俗 也 就 隨 之 固 定 下 來 , 標 志 著 一 年 之 始 的 元 旦 , 正 值 萬 象 更 新 之 際 , 不 管 士 農 工 商 , 都 將 它 視 為 一 年 中 最 重 要 的 一 個 節 日 。

相 傳 在 很 久 以 前 , 由 於 曆 法 定 得 不 準 , 天 時 與 農 事 往 往 不 能 正 確 地 配 合 , 農 作 物 的 收 成 因 而 不 理 想 。 當 時 的 天 子 祖 乙 見 到 節 令 紊 導 致 民 生 不 聊 生 , 也 非 常 憂 慮 。 他 就 召 集 百 官 詢 問 節 令 失 常 的 原 因 。 節 令 官 阿 衡 自 己 也 不 明 白 , 就 隨 意 編 了 個 理 由 , 說 是 人 們 得 罪 了 天 神 ; 要 使 節 令 恢 復 正 常 , 就 得 祭 拜 天 神 , 請 求 寬 恕 。 祖 乙 聽 信 了 阿 衡 的 話 , 就 親 自 率 領 百 官 ,董 香 沐 浴 , 前 往 天 壇 祭 祀 天 神 , 並 傳 喻 全 國 百 姓 設 壇 祭 天 。 可 是 折 騰 了 半 天 , 節 令 還 是 照 樣 的 亂 。
當 時 在 定 陽 山 下 , 有 個 青 年 樵 夫 名 叫 「 萬 年 」 。 萬 年 平 日 以 打 柴 採 藥 為 生 。 他 看 到 節 令 紊 亂 , 莊 稼 人 無 法 種 田 , 也 是 急 在 心 裡 , 苦 苦 尋 思 解 決 的 辦 法 。

有 一 天 , 萬 年 上 山 砍 柴 , 砍 罷 了 就 坐 在 樹 下 休 息 。 他 眼 望 著 樹 影 出 神 , 心 中 想 的 , 仍 是 如 何 將 節 令 定 準 的 事 。 不 知 不 覺 過 了 大 半 個 時 辰 , 他 才 發 現 地 上 的 樹 影 已 悄 悄 地 移 動 了 方 位 。 萬 年 靈 機 一 動 , 心 想 , 何 不 利 用 日 影 的 長 短 來 計 算 時 間 呢 ? 回 到 家 後 , 萬 年 就 設 計 了 一 個 「 日 晷 儀 」 。 可 是 , 一 遇 上 陰 雨 天 , 日 晷 儀 又 失 去 效 用 了 。 有 一 天 , 萬 年 在 泉 邊 喝 水 , 看 見 崖 上 的 水 很 有 節 奏 的 往 下 滴 , 規 律 的 滴 水 聲 又 啟 發 了 他 的 靈 感 。 回 家 後 , 萬 年 就 動 手 做 了 一 個 五 層 的 漏 壼 , 利 用 漏 水 的 方 法 來 計 時 。 這 麼 一 來 , 不 管 天 氣 陰 晴 , 都 可 以 正 確 地 掌 握 時 間 了 。 有 了 計 時 的 工 具 , 萬 年 更 加 用 心 的 觀 察 天 時 節 令 的 變 化 。 經 過 長 期 的 歸 納 , 他 發 現 , 每 隔 三 百 六 十 多 天 , 天 時 的 長 短 就 會 重 覆 一 次 。 只 要 搞 清 楚 日 月 運 行 的 規 律 , 就 不 用 擔 心 節 令 不 準 了 。

萬 年 就 帶 著 自 製 的 的 日 晷 儀 及 水 漏 壼 去 進 見 天 子 祖 乙 , 說 明 節 令 不 準 與 天 神 毫 不 相 干 。 祖 乙 覺 得 萬 年 說 的 很 有 道 理 , 就 把 萬 年 留 下 , 在 天 壇 前 蓋 起 日 晷 台 、 漏 壼 亭 , 又 派 了 十 二 個 童 子 供 萬 年 差 遣 。 從 此 以 後 , 萬 年 得 以 專 心 致 志 的 研 究 時 令 。

過 了 一 段 日 子 , 祖 乙 派 阿 衡 去 了 解 萬 年 製 曆 的 情 況 。 萬 年 拿 出 自 己 推 算 出 的 初 步 成 果 , 說 : 「 日 出 日 落 三 百 六 , 周 而 復 始 從 頭 來 。 草 木 榮 枯 分 四 時 , 一 歲 月 有 十 二 圓 」 。 阿 衡 聽 後 , 非 常 忐 忑 不 安 , 他 擔 心 製 出 準 確 的 曆 法 , 得 到 天 子 重 用 , 直 接 的 威 脅 到 他 的 地 位 。 於 是 阿 衡 就 以 重 金 收 買 了 一 名 刺 客 , 準 備 殺 掉 萬 年 。 無 奈 萬 年 全 心 研 究 時 令 , 幾 乎 從 不 離 開 所 住 的 日 月 閣。 刺 客 只 好 趁 夜 深 人 靜 之 時 , 挽 起 了 箭 射 殺 萬 年 。 只 聽 得 「 嗖 」 的 一 聲 , 一 箭 射 中 了 萬 年 的 胳 膊 , 萬 年 應 聲 倒 下 。 童 子 們 高 喊 抓 拿 刺 客 , 守 衛 的 兵 士 及 時 抓 住 了 刺 客 , 將 他 扭 送 天 子 。

祖 乙 問 明 了 是 阿 衡 的 詭 計 , 就 下 令 將 阿 衡 收 押 , 親 自 到 日 月 閣 來 探 望 萬 年 。 萬 年 就 把 自 己 最 新 的 研 究 成 果 報 告 給 祖 乙 : 「 現 在 申 星 追 上 了 百 星 蠶 百 星 , 星 象 復 原 , 子 時 夜 交 , 舊 歲 已 完 , 時 又 始 春 , 希 望 天 子 定 個 節 名 吧 ! 」 祖 乙 說 : 「 春 為 歲 為 , 就 叫 春 節 吧 。 」

當 時 祖 乙 見 萬 年 為 了 制 曆 , 日 夜 勞 瘁 又 受 了 箭 傷 , 心 中 不 忍 , 就 請 他 入 宮 調 養 身 體 , 萬 年 答 道 : 「 多 謝 天 子 厚 愛 ,只 是 目 前 的 太 陽 曆 還 是 草 曆 , 不 夠 準 確 , 要 把 歲 末 尾 時 也 閏 進 去 。 否 則 , 久 而 久 之 , 又 會 造 成 節 令 失 常 。 為 了 不 負 眾 望 , 我 必 須 留 下 來 , 繼 續 把 太 陽 曆 定 準 。 」 又 經 過 了 數 十 個 寒 暑 , 萬 年 精 心 制 定 的 太 陽 曆 終 於 完 成 了 。 當 他 把 太 陽 曆 獻 給 祖 乙 時 , 已 是 個 白 髮 蒼 蒼 的 老 人 了 。 祖 乙 深 受 感 動 , 就 把 太 陽 曆 定 名 為 「 萬 年 曆 」 , 並 封 萬 年 為 「 日 月 壽 星 」 。

直 到 今 天 , 人 們 將 陽 曆 稱 為 「 萬 年 曆 」 , 並 在 春 節 時 掛 上 日 月 壽 星 圖 , 據 說 都 是 為 了 紀 念 功 高 德 重 的 萬 年 。

原稿: http://park.org/Taiwan/Culture/Arts/Cyears/b231/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