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伊始,第一件事便是貼門神、對聯。

每當大年三十日(或二十九),家家戶戶都紛紛上街購買春聯,有雅興者自己也鋪紙潑墨揮春,將宅子裡裡外外的門戶裝點一新。

唐朝以前之武門神多為『神荼與鬱壘』,相傳遠古時候, 神荼與鬱壘為一對兄弟,兄弟倆都擅長捉鬼,如有惡鬼出來騷擾百性,神荼與鬱壘兩便將其擒伏,綑綁餵老虎。後來,人們便用兩塊桃木板畫上神荼、鬱壘的畫像,掛在門的兩邊用來驅鬼避邪。南朝‧梁‧宗憬《荊楚歲時記》中記載:正月一日,”造桃板著戶,謂之仙木,繪二神貼戶左右,左神荼,右鬱壘,俗謂門神。(收驅鬼避邪之效)。

到了唐代,門神的位置被秦叔寶和尉遲敬德所取代。

原來,有一位司掌雲雨的涇河龍王,與長安城的一位鐵口相士打賭,某年、某月、某日、某時,降雨若干,龍王自恃職司行雲佈雨,當然可以控制雨量,不料,是日玉帝降旨,降雨的時間與雨量,竟然與相士所說的完全相吻,但龍王為了想贏取這場賭注及顧全面子,竟加重雨量,使整個長安城泛濫成災,人、畜死傷不計其數,因此觸犯了天條大罪,玉帝盛怒之下,立刻下令把他斬首示眾,龍王無奈,向相士求救,相士指點他向斬龍官魏徵求情。魏徵是唐太宗的重臣,但他卻又身兼上天的職務,龍王左思右想,只好托夢給唐太宗,請唐太宗禁止魏徵執刑,唐太宗拗不過龍王苦苦的哀求,於是答應他問斬之日不讓魏徵離開宮廷一步。
龍王問斬的那天,唐太宗把魏徵約到內宮來下棋,天色近午時,魏徵忽然昏昏欲睡,太宗想,只要魏徵不離開宮中一步,龍王便有救了,因此就讓魏徵倚在棋盤邊午睡。不料,就在午睡的時間裡,魏徵已完成了監斬龍王的任務,民間流傳「魏徵斬龍王」的故事,便是這樣來的。
龍王被斬後,非但未自我檢討,反而怪罪唐太宗失信,日夜在宮外呼號討命,使唐太宗染上重病,太宗告知群臣,大將秦叔寶跪道:願同尉遲敬德戎裝立門外以待。太宗應允,那一夜果然無事。為了讓唐太宗安心養病,這兩位大將軍便繼續站在宮門口把守,可是唐太宗卻覺得難以心安,便叫當時的大畫家吳道子,畫下他們的尊容,貼在宮門上,竟然收到嚇阻龍鬼的效果,從此唐太宗便漸漸痊癒。到了完全病癒之後,就把他們的畫像,分別賜給文武大官,成為大官府中的守護神。

原稿:http://arielz.my.caraq.com/group/article-view-180611-7992-52532.s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