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行》

放了9天的大年假后,又是要回大城市打拼的时候了。难怪这几天的天气特别阴霾。

昨夜收拾行李,妈妈把年饼和零嘴一一装入罐子给我带回去吃,装得袋子都快要被撑破了。我说,下个月我还会回来,用不着装这么多,够吃就好。然而,袋子继续鼓胀中。

妈妈一年仅有这么一次盼到孩子回家度长假,浑身解数地煮最好吃的菜肴,然后满足地看着孩子啧啧声地吃个痛快,弥补在外用餐吃不到的营养。只可惜快乐时光总是流逝得特别快,不舍之情怎么甩也甩不掉。

我知道我最不喜欢临行前父母对我挥挥手的那一刻,此时眼泪最不听话。踏出门口时,时间突然变慢了。驾驶盘无情地扭向一旁时,父母心中的绞痛更剧烈了。然而疼痛的分离,就是下一回欢聚的喜庆,咱们彼此都明了。

两个小时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家,心却还留在家乡,而父母却得花上好几天适应突然变得冷清的空气。

作者脸书链接 : http://facebook.com/StevenKiang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