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现在开始相信】

受人之邀,我利用前一段的假期去了新西兰。那是一个很美丽的国家,有着比人口多好几倍的羊和很多很多的森林。

在新西兰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导游先生,他的名字叫Liam。他是一位非常热情又非常细心的多动症“患者”,常常哼唱小曲,敲打手指头、挤左眼等等小动作更是停不了的。

我们完完全全信任他,把所有的行程完全交给他安排,同时也在出现天气或者航班等麻烦的时候听从他的摆布,让他不断冒出的新点子带给我们惊喜。

外和我们有很多不同的思维方式,以我泱泱大国的风范,当然有些事情觉得我们的方式比较0K,可是他们也有些事情让我特别赞赏和羡慕。比如说有一天我们去一家书店逛,Liam买了一本厚厚的书,说第二天是他妈妈的生日,要给妈妈一份礼物。

逛完书店我们一起打车去奥克兰最著名也是号称南半球最高建筑的sky city(天空塔)参观,我一路都在感叹这份生日礼物实在是很雅致,下车却突然发现Liam甩着两手十分悠闲,书啊外套啊什么的都没拿。我着急地提醒他:“Liam!你的书呢?外套呢?忘在出租车上了?”

Liam安详地说:“哦。我让司机帮我放回酒店前台了。”

“什么?”我当场做狂晕倒状,“还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我的好奇的同胞不依不饶地继续问:“能相信他吗?你们认识?”

Liam继续安详地回答说:“不认识啊,不认识就不能相信吗?”

“那去酒店这一段的车费你怎么给呢?”

“我刷了卡了,他自己会扣啊。”

“啊!他不会多扣你的钱吗?”

这时的Liam还不知悔改,摆出很诧异的表情,一副觉得我们说的这些情况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样子。看来他是经常这么做的。这还真不一样。如果是在咱们这儿,你要是把手里一堆的东西交给出租车司机让他给你接着送到什么地方去,司机肯定会特别诧异地看着你,问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我想应该是他们行业的经营信用度非常受重视,如果存在欺诈行为就会受到非常严重的惩罚。尽管有着主观和客观的差别,我还是很向往这种彼此信任的交往方式,不仅仅是那样的话生活会多很多便利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彼此信任的关系里,你尊重了别人的同时也得到了尊重,这样的感觉真好啊。

现在开始,我看还来得及。

(小远摘自《文苑》2011年第3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