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婿日是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一,此日是岳父宴请子婿的日子。初九庆祝“天公生”剩下的食物,除了在初十吃了一天外,还剩下很多,所以娘家不必再破费,就利用这些剩下的美食招待女婿及女儿,民歌称为“十一请子婿”。

古早时期的习俗,已婚妇女不能无故擅自归宁,所以大年初二回娘家时,多半由娘家兄弟前来迎接。这一道手续在科技发逹的现代,都己变成电话邀请。这一道手续在科技发逹的现代,都己变成电话邀请。而回娘家则不能空手回去,要准备一些礼品,称为「伴手」亦是台语的「单露」。如娘家其它兄长有小孩的,则要另准备红包;女儿若有小孩,则外公外婆或舅舅送鸡腿,与用红绒线系古钱挂在小孩颈上,谓之「结彩带」。但现在也都只是用红包来代替了。

  「安平县杂记」云:「初六日,妇人均往父母家归宁,俗名做客。」,民歌云:「十二查某子返来拜。」,可见「做客」的时间并不一定,但现今的习俗却是正月初二请子婿,应为初二做女儿的回娘家做客,而女婿陪着一道回来,接受岳家的招待,久而久之,做客和请子婿就变成同为初二那天了。

正月十一,老北京這一天有吃烙合子的習俗。“合子”為什么寓意著和和美美?“拜晚年”可以到正月的哪天就算不失禮數?

  “年禧”通常被認為是從臘月二十三到正月十五。因此,正月十一是春節活動從家庭團聚走向社會交往,進行更廣泛的溝通感情調節人際關系的開始。古人認為,“十”是“齊備完美,周而復始”的美好數字,在十之上再加一個“一”,就有了新的開始的意味,所以把元宵節前的四天作為“拜晚年”的時段。老北京有“不出十五,都可拜年”的說法:臘月三十之前叫“拜早年”,正月初五之前叫“大拜年”,正月初五即“破五”之后叫“拜晚年”。在大年前后這幾天因各種原因未能向親友和故交拜年的人,趕緊“拜個晚年”,也不失禮數。這一天的飲食習俗是吃烙合子,烙合子的“合”與“和”諧音,吃合子寓意日子過得和和美美。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