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春節的擁擠,只是熱鬧的升騰景象,但臺東居民引領而望的,是元宵節的神明遶境遊行,以及 傳統「 炮炸寒單爺」的民俗活動 。不僅全市沸騰,更吸引許多外地遊客,參與元宵嘉年華會 。
臺 東地區元宵節為期兩天的神明遶境活動中,晚間在南京路廣場表演的「炮炸寒單爺」吸引大批民眾與遊客圍觀,爭睹寒單 (邯鄲)爺被鞭炮轟炸的特殊場面。現場鞭炮聲響徹雲霄,炮硝煙霧瀰漫,許多人帶著口罩全副武裝,努力向人群中卡位,希望能一睹寒單爺精采的表演。
相傳,寒單爺是掌管錢財的財神爺,出巡代表帶來吉利,扮演寒單爺的人,穿著打扮上,會在頭上紮綁頭巾,穿著 紅色短褲,赤裸著上身,站在轎子上接受民眾用鞭炮轟擊,據說是為了驅寒,而另一說法則是為了彰顯寒單爺的英姿。

寒單爺的稱呼繁多,有: 邯鄲爺、 玄壇元帥、玄壇爺、趙玄壇、銀主公王、趙元帥、趙府元帥、武財神等。有關寒單爺的傳說,起源得很早,最早是記載於晉干寶所撰《搜神記》之卷五,趙公明(寒單爺)被視為上帝派往人間督鬼取人命的三將軍之一;而梁朝陶弘景在《真誥》中,則稱他為 「上下冢中直氣五方神」,所以,在最初時期,趙公明是被歸類為冥神、瘟神系列的神明。至隋唐時期,隋文帝封趙公明為「感應將軍」。在元、明時期,趙公明逐漸演變為道教的護法天神。又根據《三教源流搜神大全》記載,趙公明姓趙名朗或玄朗,字公明,原居終南山修道,是日精之一。古時天有十日,九日被后羿射下後,變化為九鳥,墜落於青城山,變成九鬼王。八鬼行病害人,但趙玄朗卻獨化為人,避隱蜀中,精修至道。張陵在青城山煉丹時,收趙玄朗護衛丹室,天師丹成,分丹餌之,遂能變化無方。趙玄朗食丹以後,其形酷似天師。天師遂命其永鎮玄壇,授以「正一玄壇元帥」,故號「玄壇元帥」。玉帝降旨召為「靈霄副元帥」,而後奉天門之命,策役三界,提碘九州,封為「直殿大將軍」,又因其神通廣大,具有呼風喚雨、治病禳災等大神力,故上天聖號為「高上神霄王府大都督、五方巡察史、二十八宿都總管、上清正一玄壇飛虎金輪執法趙元帥」,因而臺灣人多以「玄壇爺」、「玄壇元帥」來稱呼。

另傳,當今道教宮觀中的財神神像,為商朝武官「趙公明」,因為很會理財而富有,人民奉他為武財神。原為峨嵋山羅浮洞的鍊氣士,黑面濃鬚,頂盔披甲,一手執神鞭,一手執元寶,跨下黑虎,隨身攜帶百發百中的定海珠與縛龍繩法寶,自古世居山內精修道術,武藝高強,在「封神演義」中,為商朝勇將,商、周交戰時,應聞仲太師之請下山,助殷商一臂之力,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後來死於姜子牙七箭封喉的法術,死後被封為「金龍如意正一龍虎玄壇真君」。功成圓滿,成為職司禳災保安、買賣生財之神,御位中路財神,又受玉皇大帝玉旨敕封為三十六天官之首,命他率領四位部屬:招財天尊-蕭昇、納珍天尊-曹寶、招財使者-陳九公、利市仙官-姚少司,合稱「五路財神」,職司掌管天下四方財庫,迎祥納福,統管凡間之禍福,被奉為「武財神」,道家稱之「趙元帥」。因此,民間為迎春接福,擴展財源博取財神爺的歡喜,紛紛於元宵日供奉水果、牲醴等供品,祭拜「玄壇爺」,祈求來日財帛如泉湧。
寒單爺的名稱又有:寒丹、韓單、韓鄲、韓丹、邯單、邯丹等多種,究其原因,應該是口耳相傳過程中所造成的變化。不少民俗學者相信,「寒單」應該是「玄壇」的訛音所造成,所以多半也認為「炸寒單爺」,即是早期臺灣元宵夜特有,又稱「走佛」的「迎玄壇爺」遊街習俗。但又相傳,寒單爺生性怕冷,天寒時即心痛,因此,當寒單爺出巡時,信眾皆以火炮為財神爺驅寒取暖,故有「寒單爺」的稱謂。

炮炸寒單爺,是臺東元宵節特有的傳統習俗。寒單爺的祭祀,多在晚上舉行,比較熱鬧和刺激,炮轟寒單爺在濃濃的硝煙下,鞭炮震天價響,震耳欲聾。寒單爺出巡時,一般是將寒單爺的神像綁在竹椅子上,然後,在椅腳綁上兩根長竹竿,由四名身材彪形矯健的轎夫抬著上身赤裸的寒單爺,由數位年輕氣盛的真人輪流上轎(偶有「老手」上轎應付大場面),赤膊裸身只著一條紅色短褲子,頭上包裹著紅布巾,主要是用以保護頭髮、耳朵、眼睛等頭部;手中持拿一把榕樹枝葉(註一),主要是保護眼睛,以便於把鞭炮擋下。在寒單爺的臉上,塗擦五顏六色成大花臉,象徵太陽光芒四射,尤其在身胸前,都會掛著神明保佑的天師印和保身符籙,赤腳站神轎上,益顯威風凜凜。據說玄壇爺怕冷,所以,人們就丟鞭炮為祂驅寒。一般人相信「如果鞭炮炸得越旺,那一年的財運就會越旺」,因此在寒單爺神轎經過的地方都是鞭炮炸射的對象。
炮轟寒單爺,原是清代流傳下來的民間習俗活動,早期臺灣各地都有這項活動,在清光緒年間,陳朝龍即作詩描述:「燒佛鳴鉦事更奇,赤身禁冷耐支持;火神到處光如晝,一路嫌人放炮遲」。所謂的「燒佛」,就是以爆竹炸寒單爺。不過,臺灣光復後,西部各城鄉鎮就未見(很少)到這種迎神賽會的活動。

臺東地區元宵節炮炸寒單爺的活動,是從民國 43年初開始,迄今已盛行50多年。臺東市每逢正月十五、十六之夜,各商家店舖均提早打烊,預備烘爐生火及放鞭炮,準備迎接「寒單爺」-財神爺的來臨。有的甚至由數戶商家、住家聯合,或由特定商家(酒家、茶室、妓院),或公司行號公然貼出挑戰告示,挑戰「寒單爺」炮轟。約在民國50年代,挑戰寒單爺最有名的是在臺東市正氣路上,由翁姓老闆所開設的金馬冰果室,結合鄰近住家、商店聯合挑戰寒單爺,讓寒單爺更有面子接受挑戰。

一場挑戰「寒單爺」炮炸活動,小場面不計,平常一場比較像樣的「炮炸寒單爺」,以目前估計,約需耗掉新臺幣 20~50萬元;現今紅包則不強求,都由挑戰者或商家隨意致贈,以增加「寒單爺」的光彩。寒單爺在接受挑戰時,有時在重要時刻,或地點或特殊狀況時,寒單爺們不惜會以疊羅漢的方式,站在神轎上接受鞭炮的洗禮,直到挑戰者無鞭炮可放時,始向「寒單爺」俯首認輸,君子交戰,戰況可謂空前,惟有親自目睹,親身歷其境的民眾才能體會個中樂趣與刺激。

臺東開基「寒單爺」的金身,是由鄭藤(綽號「大豬」)和林國德(阿德仔)及陳培昌等人,在臺東市寶桑路 356號,由佛像雕刻師吳道親自想像雕塑。寒單爺雕塑後,當時由一般信徒請到家裏輪流供奉,歷經滄桑,也曾經流落在中正路大同市場內的「聖天堂」,供奉一段時間,直到民國78年時,才正式成立「玄武堂」,由李建智擔任堂主,一直供奉迄今,並打出全國的知名度。李堂主對「寒單爺」的貢獻,實在是功不可沒。
目前的「寒單爺」種類眾多,除周邊的人員外,可概分為:見習寒單爺、實習寒單爺、初任寒單爺、經驗寒單爺、資深寒單爺、指導寒單爺(最資深)、資助寒單爺及政治寒單爺等八級。

民國 72年時,由於炮炸寒單爺的活動一直都是由真人赤身裸體接受炮轟,場面過於悲慘,「戰況」不忍卒睹,且怕有礙觀瞻及避免負向導引少年,因而曾經被禁止過。因為參加寒單爺者,皆是道上兄弟,尤其要上陣接受鞭炮轟炸,除須具備神勇膽識外,在道上更是要赫赫有名,身上多有紋身,一身都是刺龍刺鳳,平時魚肉鄉民,成群結黨,是耍狠好鬥之徒。這類人上轎時,誰都不敢說沒有神明附靈,但所憑藉的絕對是一股勇氣、氣魄和毅力,雖然大家喜歡看熱鬧,但不一定會被人們所認同,此外,一般商家也炮轟不起,只有在酒家、茶室、妓院等風花雪月的場所舉行炮轟,同時,紅包也具有一定的行情,除事先談好的價碼外,一般係以炮轟多少鞭炮的錢,包好多少的紅包以為酬勞,所以,復出以前都被一般人俗稱為「流氓神」,政府為抑制這股暴戾之氣,也維護地方治安起見,遂由臺東縣警察局長陳祥發下令,禁止「炮炸寒單爺」活動,凡不聽勸止者,概以流氓管訓條例送請管訓,尤其在民國74年間,由警總暨治安機關所實施的「一清掃黑專案」後,更使這些扮演寒單爺的兄弟們消聲匿跡。被禁止6年,直到民國78年,由當時兩位擔任臺東縣議員的劉櫂漳和饒達奇極力奔走下,並由道上兄弟保證不會惹事生非, 簽訂「不接受炮炸、不收受紅包、不發生意外」,俗稱「三不條約」的切結書, 始得到當時臺東縣警察局長陳振遠的首肯,得以恢復舉行,成為全國注目的焦點。民國 90年2月間,更是受邀遠赴臺北縣中和市和高雄市的全國燈會上做精彩的演出;91年2月間,亦在高雄市舉辦的全國燈會上受邀演出,無比精彩。同時,自88年起均由臺東市公所邀請,在南京路做公開表演,由於懾服人心,群情激昂,更因有電視台的實況轉播,凡是上轎扮演的寒單爺,表現更是出乎神勇。91年2月間,更在邦交友國「帛琉共和國」的國會議員和艾克力美姊妹市的訪問團前,做精彩的演出。凡是看過寒單爺表演的人,莫不感到驚心動魄,既驚喜又害怕。從此,元宵節炮炸寒單爺活動被觀光局列為全國十二大的元宵節慶典活動之一,和臺東市天后宮藝閣才女天女散花的遶境遊行,成為臺東元宵節慶的一大特色。

根據李建智的說法,寒單爺約是在 50多年前由一位西部的信徒所帶來,供奉在 臺 東市康樂橋下的養鴨人家,所以,寒單爺也落籍於此,後來,有一次颱風來襲,溪水暴漲,供奉者看情況不妙,決定攜家帶眷離去避難,因此,向寒單爺擲筊請示,是否可移駕同行,結果並未得到允許,供奉者迫於無奈,只得帶著家人自行離去避難。當颱風過境後,供奉者回到家中,發現家園已被大水沖走,只有供奉寒單爺的屋子還完好留著,此神蹟的顯現,也在 鄉里 民間廣泛流傳,才知道有寒單爺這尊神明。後來,養鴨人家欲回西部發展,經由綽號「大豬」的鄭藤請求,才將寒單爺留在 臺 東,而供奉者在離去前,說明寒單爺的由來,並交代每年元宵節(上元節)要請寒單爺出巡祈福,讓民眾炮炸參拜,於是「炮炸寒單爺」的活動,就在 臺 東流傳下來。

據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的《臺灣之寺廟與神明》指出:又有「流氓財神」之說,相傳有一位財神,在過年時,僅著一條紅短褲,赤裸著上身,沿家挨戶表演討賞,商家若不賞錢,就死纏著不走,起初街上的商家均不堪其擾,紛紛拿出鞭炮,轟炸這位財神爺,結果財神爺不怕炸,愈轟還玩得愈起勁,而這條商街的生意,也愈來愈旺,炸流氓財神的活動,就這樣流傳下來。

在臺灣,有供奉寒單爺的地方,除臺東市以外,還有花蓮行德宮、玉里金闕堂、臺東寒單爺恆春分堂,以及苗栗竹南中港等地,但真有肉身寒單爺接受炮轟的,僅臺東市而已。寒單爺出巡,稱為「走佛」、「燒佛」,乘坐的是以藤製的藤椅,一般稱為「椅轎」或「軟轎」,不同於一般神明出巡時所坐的神轎。
元宵節神明遶境遊行及炮炸寒單爺祈福活動,在臺東已有 50多年的歲月,雖然曾被警察機關明令禁止,但在鄉親父老及各界人士的支持下,終得流傳至今,成為全臺獨特的民俗活動,也讓臺東躋身元宵節「北天燈、南烽炮、東寒單」三大民俗活動。

(註一):寒單爺手拿榕樹枝葉的由來,是寒單爺剛出來接受炮轟時,原來只在寒單爺兩側安排數位護衛人員,手拿芒草花做成的掃帚,替寒單爺掃除炸在寒單爺身上的鞭炮及炮屑,但據說約在民國 40多年時,在東部戲院(現在 臺 東市中華路和鐵花路口,後來改稱萬國戲院,就是前獅子王飯店舊址)前接受炮轟時,因為寒單爺被炸得灰頭土臉,抬轎的轎夫也兩眼昏花,抬著寒單爺撞到路邊的行道樹,轎上的寒單爺隨手折了一枝榕樹枝葉,來抵擋鞭炮轟炸,因而現在寒單爺手裏,都沿襲拿著榕樹枝葉,抵擋各方鞭炮轟炸。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