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青春在憂鬱中黯淡地耗去

  從童年進入少年,瓊瑤的人生進入了一個悲慘的境地。

  進了臺北第一女中,瓊瑤這才可怕地發現,除了國文,她其它方面的教育,幾乎等于零,功課當然是一塌糊涂。

  學習上最糟糕的是數學、理化等,每到考試,不是零分,就是二十分。

  此時,瓊瑤的父親在大學教書,母親也已經去了臺北建國中學任教,瓊瑤的父母,怎麼也想不通,這樣的一個書香世家,孩子的功課,竟會如此的差!他們簡直失望極了。

  這樣的情況,同時也發生在瓊瑤的那個雙胞胎弟弟麒麟身上。

  童年時的那一段不平凡的經歷,使麒麟也同樣不能適應現在的正常生活。

  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童年瓊瑤一家的那段奇特經歷,其時小弟尚小,所以尚不能重大地影響了他的性格和內心。小弟也不用功,淘氣、愛玩……但小弟卻有本領,把每門學科,考在八十分以上。

  而那個沒有經過那段奇特生活的小妹,那個在蜜水和愛心和安定的生活環境中長大的小妹,則是無比正常地成長和發展。小妹才進幼稚園,就展現了驚人的才華,認字飛快,寫字漂亮,能跳芭蕾舞,能彈鋼琴……進了小學,更是不得了,無論什麼考試,她都不考九十九分,她考一百分。

  瓊瑤回憶說:“一天又一天過去,母親越來越愛小妹,父親越來越愛小弟,我和麒麟這對雙胞胎,……現在,已成為父母的包袱。”十六歲那一年,瓊瑤初中畢業,考進了臺北第二女中。而麒麟從臺中畢業後,考進省立工專,又回到了臺北,不過,麒麟常常住在宿舍,經常不回家。

  小弟呢,也念了中學,成為了建中的高材生,而且小弟還能畫一手好畫,瓊瑤的父母,特別為小弟,請了師大美術係的孫多慈教授,教小弟畫畫。

  小妹則成了瓊瑤母親的最大驕傲,她每學期拿第一名,拿回許多的獎狀和獎杯。

  高中的生活,瓊瑤依然是一點也不能適應。

  高中的課程,除了國文,瓊瑤的數學、化學等,仍然是最讓她頭痛,她無法搞得清那些數學方程式,那些化合物的組成。

  于是,瓊瑤在課余的時間裏,比以前更加拼命的讀書、寫作。她不加選擇的閱讀了各種中外文學作品,在閱讀這些作品的同時,瓊瑤的思想開始活躍起來,開闊起來了,漸漸地她開始學會了思考,對人生、生命和社會,有了一些初步的認識和看法。

  這個時期,瓊瑤在寫作上的收獲,就是在臺灣的《晨光》雜志上,發表了文藝作品《雲影》。這是她憂鬱而自卑的內心,難得的一些歡樂和安慰。

  年少的瓊瑤心中的這些苦悶,無法發泄出去,家庭中各種不平等事情的積壓,和情結的催迫,最終導致了瓊瑤的一次激烈的行動,那就是她第一次的自殺。

  2. 把幻美的絕望推向極致

  有一次,瓊瑤的數學只考了二十分,老師發了“嚴加督導”的通知單給瓊瑤,要家長在通知上蓋章,這件事本來就使瓊瑤惶恐不安,不知回家後,如何向母親開口。

  可瓊瑤放學回家,看見小妹在哭泣,父母一左一右地在她身邊哄著她,安慰著她。瓊瑤大吃一驚,以為發生了什麼事。其實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只因要強的小妹,沒有考100分,考了98分。

  這下瓊瑤更加自卑,更加惶恐!她不知自己數學只有20分的成績單,如何去要母親簽章。

  到了深夜,瓊瑤還是將需要家長“嚴加督導”的通知拿出來給了母親。母親看著瓊瑤的二十分,想起了小女兒考九十八分還要哭泣,這樣的差別,使得她不能不拿小女兒和瓊瑤相比。

  “你要我們做父母的,拿你怎麼辦?為什麼你一點都不像你妹妹?”

  聽了母親的話,瓊瑤衝出了房門,衝到了街頭,她希望自己就這樣死掉算了。

  瓊瑤決定死。其實,對于一個十六歲的花季少女來說,她怎麼可能願意就這樣輕易地放棄,她還沒有真正活過,還沒有真正體驗到人生!

  瓊瑤回到家裏,平靜的給母親寫了一封長信:親愛的母親,我抱歉來到了這個世界,不能帶給你驕傲,只能帶給你煩惱。但是,我卻無力改善我自己,我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我充滿挫敗感,充滿對你的歉意,所以母親,讓這個“不夠好”的“我”,從此消失吧!寫完信後,瓊瑤找到了母親的一瓶安眠藥,把整瓶藥都吃了下去。

  3. 傷口再次被包裹

  七天後,瓊瑤蘇醒了過來。

  又見到了母親,瓊瑤失聲痛哭,母親也是百感交集。

  傷口被治療和包裹,但那痛苦的深刻性,卻潛伏到更為尖銳的深度。

  瓊瑤的母親,並沒有因瓊瑤的這一次任性和胡鬧,多責備瓊瑤,她也在追悔和內疚。

  瓊瑤的小名叫鳳凰。母親哽咽地對瓊瑤說道:

  “鳳凰,我們以前曾經一起死過又重生,現在,我們再一次,一起重生吧!”

  母親的諒解,其實更為深刻地刺痛瓊瑤,反過來讓瓊瑤自責,新的情結在瓊瑤的內心繼續地滋生。

  情感的巨浪把瓊瑤從一個高峰打向了另一個高峰,她再次被父母那血肉相聯的真愛激動,她在心裏瘋狂地喊著:

  “對不起,母親,我又把你弄哭了!以後,我一定不能讓你哭,不論再發生什麼事,我不要你哭!”

  這是多麼真實而讓人心動的情感歷程!

  一個成功的作家,內心必定有一部秘密的心靈血淚史!這是我在研究許多優秀作家生平時,多次想到的一句話。象瓊瑤的這些秘密情感體驗,對于一個優秀的作家來說,那肯定是寶貴的和必要的。

  後來瓊瑤自己也承認說:“很多人看到今日的我,總覺得我是一個被命運之神特別眷顧的女人,擁有很多別人求之不得的東西。可是,誰能真正知道,我對‘成長’付出的代價呢?”

  在這種相互依戀,相互諒解的情況下,瓊瑤又重新有了生的樂趣,生的希望。連很少有禮物給人的父親,也特意買了一個古箏,送給瓊瑤。

  又過了一個星期,瓊瑤出院回到了家中,一切歸于平靜。

  對于瓊瑤的這次自殺,瓊瑤的父母,沒有再多說什麼。

  生活的悲喜劇,繼續上演下去,又一次步入了循規蹈矩的日子。而瓊瑤呢,雖然是暫時愈合了傷口,但寧靜的外表下,依然是綿綿裊裊,震顫地蕩漾著春水一般的哀愁,繼續走過她十六歲的花季。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