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我值何人憐愛?

  瓊瑤的努力白費了,她沒有考上大學。

  從知道自己落榜開始,瓊瑤就躺在床上,拒絕家人的安慰,也拒絕吃飯,她感到深深的痛苦和失望。

  她又一次想到了死。

  母親又哭了,那眼淚象是致命的毒藥,腐蝕著瓊瑤傷痕累累的內心!瓊瑤更為自卑,更為自責。

  母親握著瓊瑤的手,鼓勵瓊瑤:

  “今年失敗了,明年再來!……我對你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你一定會考上大學的!”

  這樣的安慰,不如不安慰罷了,瓊瑤的內心在掙扎,在泣血。

  瓊瑤的弟妹,小弟、小妹和麒麟,也想盡辦法討姐姐的歡心,希望她能回心轉意。他們用零用錢,買了許多好吃的零食給瓊瑤。

  瓊瑤含著淚,看著弟弟妹妹們,再次感到深刻的絕望和自卑!

  瓊瑤的內心,繼續向無邊的深淵滑落。她推開食物,她不想說話,她只想死掉!

  瓊瑤寫了一首詩作為最後訣別的紀念,寄給了老師:我值何人關懷?

  我值何人憐愛?

  願化輕煙一縷,

  來去無牽無礙。

  ……瓊瑤出去給老師寄出這首詩,隨後,又搜集了許多安眠藥、鎮定劑,她又把藥片一起吞了下去。

  7. 心,真的會碎

  瓊瑤又一次被救活了過來!

  高中三年,兩度自殺,這確實是不可思議,這確實是正常人生活中難以想象的事。而瓊瑤善良無辜的父母,再也忍受不了。

  這樣的“家門不幸”,把他們也快要逼瘋了。

  就在這種大家都悲憤激動的情況下,瓊瑤和老師的師生戀情終于曝光了。

  瓊瑤父母巨大的憤怒,終于有了個突破口宣泄出去!

  可以想象那種大地震般災難性的場面。

  那位可憐的“老師”,成了憤怒狂飆突進打擊的活靶,食其肉,寢其皮,也不足解瓊瑤父母的心頭之恨。

  從死又復生,瓊瑤還不及自我哀憐,細細地品味著傷口的陣痛,就被父母憤怒的風暴,拋進另一種恐怖和心驚膽戰的絕境。

  瓊瑤的母親把瓊瑤的落榜,厭世,自殺,都歸罪在老師頭上,把瓊瑤和老師的戀情,說成是老師“引誘未成年少女”。

  瓊瑤的母親,憑著一股不屈不撓的精神,將老師告到警察局,告到教育部,直到老師在臺北身敗名裂,無立錐之地。

  瓊瑤哭著跪在地上,哀求父母給老師一條生路,父親的心軟了,幾乎答應了瓊瑤的請求,而母親,則固執地要瓊瑤滿二十歲後,才有自主權。母親想用這一年的時間來感化瓊瑤。

  無奈之下,瓊瑤和老師約定,等瓊瑤過二十歲生日那天,老師在嘉義火車站等瓊瑤,一直會等一個星期。

  誰知,瓊瑤和老師的這一別,竟成了永別,瓊瑤和老師,再也沒有見過面。

  8. 又一次掉進無助的深井

  十九歲到二十歲,這是少女花的季節,在瓊瑤卻是無端被風雨飄零,“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

  瓊瑤在等這一年的時間,耐心和辛苦地等自己滿二十歲的那一天,可以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去和老師,一起生活。

  瓊瑤在徹頭徹尾的孤獨中,無邊無際的憂鬱中,靜靜地沉默著,沉默著等待。

  母親知道瓊瑤的心理,知道瓊瑤,在等待二十歲生日的來臨。

  母親採取了迂回的戰術,她首先佔去了瓊瑤發楞和思考的時間,她以無比溫柔的語調,和瓊瑤商量,希望瓊瑤為她,為這個家,再考一次大學。

  瓊瑤沒有多想,為了應付母親,為了安慰母親,瓊瑤抱著無所謂的態度,答應了母親的“請求”。

  瓊瑤的母親,一見瓊瑤答應了下來,非常的興奮,她知道自己的這一步是走對了,她立即就去給瓊瑤請了一位數學家教。

  困難、危機和壓力再次襲向了瓊瑤。

  瓊瑤還是瓊瑤,她再一次發現,自己依然不能適應這種“正常人”的生活。在學習面前,她不能不再次發現自己的低能幼稚,她已經無可救藥,冥冥中,早已命定她的今生,已將全部貢獻給文學事業,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可以佔據她的頭腦。

  瓊瑤又開始失眠,又精神緊張、情緒憂鬱,她又在耽心第二次的考大學失敗,悲劇會再次上演。

  日子在一天天過去,升學的壓力在一天天加重,瓊瑤又一次“掉進那個無助的深井裏去了……”

  9.永遠不會忘記二十歲的生日

  瓊瑤再也沒有想到,生日的那天,父母竟把在臺灣的親戚朋友都請來了,她家裏二十個榻榻米的房子,擠得水泄不通。

  生日宴會終于開席了!

  瓊瑤的母親站了起來,面對全體賓客,發表早已在內心演練過很多遍的重要的演說:“今天,是鳳凰和麒麟滿二十歲的日子,我有幾句話,必須當著大家,對他們兩個說!”

  瓊瑤的母親繼續說:“二十歲,是法律規定的,成人的年齡。從今天開始,鳳凰和麒麟,就是成人了。換言之,我再也管不著他們了。他們的翅膀,終于長成。

  “回憶起來,從他們出世,就是一個多難的時代,我拉拔他們到翅膀長成,實在很不容易,在烽火連天中,多少次,大家都可能同歸于盡了。可是,我總算把他們兩個帶大了。現在,他們已經有夠硬的翅膀,如果他們想飛,我再也不會阻止,就讓他們從我身邊飛走吧……”

  尖銳的言辭,透徹的洞察,巨大的感動,在那種戲劇般的氣氛中,煽動和助長了瓊瑤的良心上的不安。

  母親流出了眼淚,哽咽地對瓊瑤說:

  “鳳凰,請你原諒我!我曾經用各種方式,不擇手段的破壞你的戀愛,今天我當著所有親友,向你道歉!請你相信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愛你和保護你!

  “鳳凰,還記得你坐在瀘南中學的門檻上,跟著那些中學生念梁上雙燕嗎?你才七歲,就能朗朗背誦,記得嗎?”

  瓊瑤哭泣著點了點頭。

  瓊瑤母親的眼淚更多了。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

  母親念了其中四句,聲音已喑啞難言。“去吧!鳳凰!如果你真想離開我們!去吧!你能做到舉翅不回顧,你就去吧……”

  瓊瑤淚水狂涌,視線模糊,揪心裂肺,再也承受不了這巨大情結的重壓。

  瓊瑤就在幾十位賓客的注視下,哭著奔向母親,拉著母親的手,跪了下去,呼喊道:“我不飛走,我不飛走!我發誓,從此聽你的,只要你不哭!”

  就這樣,瓊瑤結束了她二十歲的生日,也結束了她那一段“絕望的初戀”。

原稿: http://www.news.cn

本文摘自《瓊瑤愛情世界》 覃賢茂 著 江蘇文藝出版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