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眼神】

汶川大地震发生时,我正为患者诊病,候诊椅上,坐着那对母子。老婆婆年过古稀,沟壑纵横的脸上写满沧桑,这是个脑出血经抢救转危为安后处于康复期的患者,依靠拐杖可以缓步挪行。陪伴她来就诊的是她儿子,一个看上去很精明的中年人。言谈间他说他对母亲特好,人都说他是个孝子。

正说着话,铝合金门窗忽然急速的抖动起来,发出“嚓嚓嚓”的响声,当我还未明白过来时,那个做儿子的已箭一般向门外飞奔而去。与此同时,房屋剧烈摇晃起来,检查床猛烈地撞击着墙壁——我这才意识到发生了地震,慌忙起身,由于动作太快,差点儿跌倒。看老婆婆时,拄着双拐也已颤巍巍站起。只见她用力拄着拐杖勉强站稳了,举目看着儿子的背影,眼里全是惊愕的神情。

地面起伏中,我跑到里间拉起正在午眠的妻子,她被惊醒了,正楞楞地坐在床上。后来她说当时她都吓傻了,不知出了什么事。我拉着妻子往外跑,见老婆婆拄着拐杖正一步一挪艰难地往屋外挪。我用右手拉着妻子,腾出左手去老婆婆腋下将她挽住,她的双拐“啪”地掉地上了,我也顾不了了,半扶半拖着老人,尽力加快步子走出了房门。此时,大地仍在震颤,房屋还在摇晃,看高压电线冒着火花,对面楼上不时有东西从高处砸落,人们惊慌失措地向相对安全地带奔跑。

我们来到人群聚集的十字路口,这里似乎应该安全些。此时,我才看见了那个一脸惊惶向老婆婆跑来的“孝子”。就在这一瞬间,我倏忽想起刚才老婆婆的眼神。那是怎样的一种眼神?是惊讶?还是难以置信?是无助?抑或是无奈?再或是兼而有之?似乎一言难蔽之,但有一点我却毫不怀疑,那眼神里分明含有一个母亲对儿子的绝望成分!绝对!

我把老婆婆交还给了“孝子,”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另一个眼神——多年前我母亲的一个眼神,那是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眼神。几十年来,我看过许多不同的眼神,最难忘的就是那天母亲看我的这个眼神。

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          XXXXXXXXXXX

1976年7月,唐山大地震后,有关地震的消息,真的假的满天飞,传闻松藩一带可能会发生大地震,成都人大都人心惶惶的。为了躲地震,乡下有亲朋的,便投亲靠友去了。没这条件的,晚上就在大街上用竹竿塑料布搭建起简易防震棚,夜里就宿在棚里,早上又把棚拆去。那时的成都,和这次汶川大地震时一样,整个城巿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

政府对这种妨碍交通有碍观瞻的行为并未制止,只是由地震局出面在报刊电台反复播出成都大地震可能性很小的消息,呼吁人们理性对待有关地震的传闻。但是唐山大地震带来的震憾已使人们变得如惊弓之鸟,再不敢轻易相信地震局的预测。人们对地震采取了宁愿信其有的态度,即使露宿街头也不愿回家睡觉,没人劝说得动。于是,一到夜晚,大街小巷的空地里便拥挤着各式各样五颜六色的防震棚,城巿交通基本上便处于半瘫痪状态。

那段时间,人人都在打听传播着有关地震的消息,颇有点草木皆兵的味道。一天晚上,当我们一家子照例聚在防震棚边闲聊时,邻居阿三满脸惊惶地过来传递了一个消息,说是成都附近某县今下午发生了地震,房屋垮塌了一大片,死伤不少人。这消息立刻使我们一家人都紧张了。一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女友。

“妈,小燕家还没有防震棚,”我对母亲说。“我想把家里剩下的竹竿和塑料布给她家送去。”

“行呀!”母亲看我一眼,很痛快地答应了。

“我准备现在就去。”

“现在?”母亲有些惊愕地看着我:“眼看这地震说来就来……”

我是个想做什么就要马上去做的人,没有听完母亲的话就急匆匆跑回了小巷里的家,飞快地将竹竿塑料布一骨脑儿捆好了往自行车架上绑。这时母亲回来了,默默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地看着我。我偶然抬头,瞥见母亲的眼神,不禁楞住了。

那是怎样的一种复杂眼神呀,有点儿惊诧,有点儿疑惑,有点儿失落,似乎还有点儿责备和痛苦的成分,而且眼神显得是那么陌生,我不禁有些不高兴,这是咋啦?我这是去替小燕办事呀!少不懂事的我也未加细想,给母亲道声   再见就推车出了门。

穿过大街上那些明显显得比平日慌乱的人群,我骑着自行车紧赶慢赶到了小燕家,和小燕家里人一块儿搭棚。

搭棚时不禁又想起母亲的眼神,这时我才感到自己似乎是错怪了母亲。母亲她可从未反对过我给小燕家做事呀,而事  实上她是挺喜爱小燕的,可刚才她为啥要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我呢?

我冷静下来,试着从母亲的角度思索她眼神的含义,想着想着心里不禁一震,我怎么这么傻呀!今天可是大家都认为大地震随时会降临的日子呀!作为一家之主,母亲她肯定希望大难来临时一家人能在一起,可这时她的儿子竟然要到别人家去!尽管这别人是她很喜爱的未来儿媳。但是,倘若地震就在儿子离开后发生了呢?倘若儿子不幸丧生而她活着,这不就成了生离死别吗!母亲会怎么想?她会后悔和自责自己在地震前没有坚决阻止儿子外出,而且可以肯定这后悔和自责将伴随她一辈子。

然而母亲虽然惊诧,却并没有拦我,她由我去了,只是把全部的感情都凝聚在那个眼神之中,可她的儿子——那个正在热恋中的年轻人并没有读懂母亲那蕴含着复杂意绪的眼神,不但没有体会到母亲的爱心,反还在心里怪她,竟抛下她顾自地去了!

读懂了母亲的眼神,我非常后悔自己的行为。我明白,我伤了母亲的心。

事后我本想和母亲谈谈我的自责,但不知为啥,每次面对母亲时,我又开不了口。若干年后,当我有了女儿时,母亲已离开了人世,这时我才明白这辈子我注定将会和遗憾伴随终身。

这以后,每当从电视节目中看到有关地震的救灾新闻,看到倒塌的建筑、成片的废墟,看到那些从废墟中被救出的伤员,看到由地震造成的无数破碎的家庭……,我就会想起发生在1976年的秋天里的这件小事,想起母亲的这个眼神。

每当我想起母亲的这个眼神,自责就会油然而生,心也会有一种针扎似的疼。

XXXXXXXXX            XXXXXXXXXXX       XXXXXXXXXX

汶川大地震这天,一位老年患者的眼神使我情不自禁地又想起了母亲的这个眼神。站在已渐渐平稳下来的大街上,我的脑海里交替浮现着两位老人的眼神。我想,同样是母亲的眼神,其蕴含的意绪为什么有那么大的差别呢?

问题刚出,立即释然:我母亲面对的儿子是一个还不怎么省事的年轻人,环境是大难将临未临。而眼前这位老人面对的儿子却是一个已年过不惑的中年人,环境是大难已然降临。环境不同,更何况我和那“孝子”显然不是一类人,两位老人眼神所含的内容当然就会不同。

少不更事的我如今已成了中年人,至今还在为母亲的那个眼神感到内疚自责。而眼前的这位“孝子”,刚才他顾自逃命时,他看清了他母亲的眼神吗?如果他看清了,若干年后,在他的心里,是否也会有我这样类似的自责呢?

我心里这么想着时,忽然注意到“孝子”在向我讪讪地笑,笑得有点儿勉强。我知道这笑容里包含着感谢的成分,也许还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我却掉开了脸,不愿面对。

我从“孝子”的笑容里面仅仅读出了两个字——卑微。我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有自责,有一点我却可以肯定:这是一个丧失了人性极端自私的人!面对如此儿子,做母亲的眼神里怎能不饱含绝望?

天若有情,让这样的“孝子”少一些,让母亲的眼神里多一点儿希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