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件讓我感動的事…..

事情需從昨天說起。大清早,上司送了一個案子過來。可惜當時輔導老師們都有課,無法接,唯有讓學生事務副校長去處理。

上了4堂課回到輔導室,同事表示早上鬧不進班的學生還躲在母親車裡不出來。於是放下書本後,我便往停車處走去。在途中,發現食堂老闆與員工們表情凝重地望向他們的前方。我心想大事不妙,便停下腳步尋跟著大夥兒望。

我看見不遠方一位同事在追逐一位學生。另一角,站在一位正在哭泣的母親。我走向母親。那母親一看見是我便說,“他用這樣兇的方法對他,他會更反抗的。”

“嗯,我明白。我過去看看。” 我說。這個母親,我幾年前見過。當時她另一個兒子因患社交恐懼症而成了我案子。

我走向那小孩,我說,“嗨,你還記得我嗎?”

他停在那不走了。我問,“怎麼了?哭成這樣子?”

小男生抽泣說,“那個男老師拉我的手,他打我​​。”

“嗯,一定很痛吧?上去我的辦公室談談好不好?”我說。

這話才說完,他又往前逃。原來同事走過來了。我向同事打個手勢,要他先別過來。

在我與小孩母親再三向​​保證絕對不會處罰他,他終於願意隨我上輔導室。我再向同事老師打了個手勢,表示案子由我接手。

在輔導室,大概了解了他不願意進班的情況。原來他是太累了。二來他剛剛從下午班轉上上午班。摸黑起床的日子讓他還無法適應。因此他要求可以休息一天,第二天一定會照常上課。可惜老師們不信他,剛剛的訓導老師還鞭打他,所以現在他更害怕進班了,他不知道進班後會不會又被處罰。

我向他解釋了副校長的難處後,便向建議他與副校長做一份“合約”。內容是說明今天休息一天,第二天開始每天都會準時上課。如果做不到,校方便可以處罰他。

我要他親自寫,因要他感受到這是一份認真又嚴肅的“合約”,並讓他深切感受到需要對合約負責與遵守承諾。在母親見證,我當擔保人,他與副校長成功簽約並隨母親回家去。

第二天的放學前,我給男孩母親打了一個電話。母親告訴我,她兒子一大清早便起床並說一定要上學。因為王老師相信了他,給他做了擔保。他不能讓王老師被校長罵和被訓導老師責怪。

聽到這裡,讓我感動死了…..

我的最後一堂課,正好是在小男生班隔壁。在上課期間,小男生正巧上廁所經過我的課室。他以燦爛的笑容向我招招手。

放學前最後幾分鐘時間,趁學生在抄寫,我走過去隔壁班把小男生叫出來談兩句。我說,“謝謝你哦!讓我這個擔保人沒被責怪。以後如果遇到麻煩記得來找我談。ok?”

他再次露出燦爛的笑容說,“謝謝你老師,ok。”

當下,有種感覺…..這是師生之間的一種義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