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感到愤怒和委屈,平日的爽约我都容忍了,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日子他都选择“牺牲”我?我在他心目中就那么不重要吗?我对着他破口大骂,他也自知理亏,不敢作响,车里的空气瞬间凝结了。

 

今年是我和我的他的第五个情人节。这几年,我们为了不要成为商家的“菜头”,总会提前或延迟庆祝这个日子。所谓的庆祝,也就是到比较特别的餐馆吃一顿晚餐我就“收货”了。但每一次,我都会回想起第一个情人节的情景。

记得拍拖初期,我们的约会能不能成行,总要视乎他父亲是否肯借出车子。因此,很多时候预定好的约会,都在他父亲临时决定出外而泡汤。身为女孩,一次又一次地被爽约,心里当然是失望又无奈,每次总叫自己学会包容。

情人节当天,我满心欢喜地期待当晚的约会,心里也隐约担心在这特别的日子里都要不愉快地度过。天助我也,他总算准时出现在我的外宿。正当我们带着愉快地心情前往目的地时,他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说车子在某地抛锚了,向他求助,而他竟然答应过去搭救他。

我感到愤怒和委屈,平日的爽约我都容忍了,可是为什么在这个日子他都选择“牺牲”我?我在他心目中就那么不重要吗?我对着他破口大骂,他也自知理亏,不敢作响,车里的空气瞬间凝结了。

此时,电台正播放着“情人节点歌寄意”节目。我听到DJ念着这么一段话:“来自XX想要对她的男朋友说她好爱他,可是现在的他再也听不见了……”我被这段话怔住了。我转头看着身旁的他,态度开始软化,虽然怒气还未完全消除。我说:“你要去可以,但是今晚我要吃到薯泥!”

抵达快餐店时,我自个儿先到座位上,等待他把餐点端上桌。与此同时,我发现斜后面坐着一位满头银发的婆婆,她一个人默默地在用餐,感觉好落寞。我心想,她的老伴一定是不在了,否则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看及此景,我的心再次受到冲击,鼻头一酸,强忍着濒临决堤的泪水。我突然觉得自己比别人幸福得多了,女听众和婆婆的另一半都不在了,至少我爱的他还在我身边,这比任何事情都重要啊!

用餐时,我不再言语,但是我瞄到他看到我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时所露出的微笑,那是一抹带着歉意和幸福的微笑。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