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2000年9月15日,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在他用英语和法语交替致开幕辞之前,这位当今体育界最显贵的人物,却出人意料地先朝着镜头轻声说了句西班牙语——你好,西班牙!  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太渺小了。人们以为,或许这个老头子是高兴过了头,亦或是在为自己的即将离任而伤心。当时,还沉浸在奥运狂欢之中的人们,谁会深究其中深意呢? 

萨马兰奇的爱情问候

2000年悉尼奥运会,是萨马兰奇离任之前,以奥委会主席身份参加的最后一届奥运会。许多人都不知道,在奥运会开幕式之前的几个月中,他的妻子玛丽亚正遭受着病痛的折磨一癌症随时会夺去她的生命。望着病中的妻子,他告诉她和儿子,他将留下来陪伴她走过人生中最后的美好时光。听到这个决定后,她极力反对,她劝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事业中,她不想让他的人生留下遗憾。

妻子的理解深深打动了萨马兰奇。2000年9月15日,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人们再次看到那个须发皆白但精神抖擞的熟悉身影。萨马兰奇主席坐在主席台上,和全世界热爱奥林匹克运动与和平的人们共享这一美好时刻。全球200个代表团的11000多名运动员参加了这届奥运会。当朝鲜和韩国代表团握着手走进会场时,萨马兰奇和全场12万名观众一起起立欢ⅱ乎一为代表着人类和平、团结、进步的奥林匹克精神而激动不已。

此刻,人们并不知晓,一脸兴奋快乐的萨马兰奇主席,内心却极度痛苦,他深深地担忧着病痛中的妻子。

开幕式上,在他用英语和法语交替致开幕辞之前,这位当今体育界最显贵的人物,却出人意料地先朝着镜头轻声说了句西班牙语——你好,西班牙!

这个微不足道的细节,太渺小了。人们以为,或许这个老头子是高兴过了头,亦或是在为自己的即将离任而伤心。当时,还沉浸在奥运狂欢之中的人们,谁会深究其中深意呢?

此时此刻,全世界40亿狂欢的人群中,只有一个人读懂了它,那就是躺在巴塞罗那的病床上看电视转播的萨马兰奇的夫人玛丽亚。玛丽亚知道,这是丈夫用自己所能选择的最直接的方式,向自己问好。这句爱情的问候,直白而又含蓄,它穿越千山万水,让她病痛中的心,立刻盛开出一朵朵火红火红的玫瑰。

开幕式还在欢乐祥和的氛围中继续进行,萨马兰奇平静如常。没人注意到,开幕式快结束时,萨马兰奇主席匆匆离座,悄然离开了人群。他刚刚接到了一个来自巴塞罗那的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玛丽亚.陕不行了。离开主会场后,他匆忙登上了私人飞机,火速向家乡的方向飞去。一路上,他心中波涛汹涌,久久无法平静。21小时后,在离巴塞罗那只剩下2小时的行程时,无线电里传来的消息几乎把他击倒:玛丽亚去世了。   两个小时,一条赤道,就这样将这对已经相互陪伴了半个世纪的老人,分隔在生和死的两个世界中。

到家了,望着已经故去的爱人,一夜之间,萨马兰奇老了许多。他吻着妻子冰冷的额头。人们第一次看到这个强硬、从不低头的男人在不停地流泪。前一天还在悉尼风光无限的萨马兰奇,突然间像个孩子那样无助,他只会喃喃地重复着一句话:“她是个好女人,我非常爱她,非常爱她。”

47年前,在巴塞罗那的舞会上他们相识。47年,17155天,411720小时,能一直牵着手风雨无阻走过的只有那个人,一切n,还历历在目……1955年,萨马兰奇做出了一生中最重大也是最正确的两们先择:一是主持举办了地中海运动会并藉此进入国际体育界;二是在当年圣诞节后第一天,牵着玛丽亚的手走进了教堂。嫁给萨马兰奇之前,玛丽亚是巴塞罗那的社交名嫒,这位前西班牙选美冠军会5种语言,擅长钢琴、绘画,职业是记者。

此后50年,萨马兰奇无论是使奥运会商业化登峰造极,还是曝出“黑金选票”的丑闻,玛丽亚这个为了不凡的丈夫而选择平凡的女人,一直默默地为他操持着家庭。萨马兰奇爱吃鳍鱼和酸奶,于是这便成了玛丽亚最擅长的厨艺,玛丽亚认为成熟男人穿米色西装最潇洒,于是萨马兰奇在很多重要场合都穿着米色西装。玛丽亚为萨马兰奇生了一双儿女。当萨马兰奇把生命中三分之二的时间用在世界各地飞行的时候,是玛丽亚独立担负起了“奥委会第一家庭”的责任……

玛丽亚的葬礼隆重而感人。包括西班牙王后索菲亚在内的800名贵宾,参加了玛丽亚的葬礼。葬礼上的萨马兰奇,穿着黑色西装,眼里满是泪水。他的左手放在胸前——心脏的位置。

后来,西班牙人有一个让人听了都会流泪的说法:17是萨马兰奇的吉祥数字——他的生日、第一次当选奥委会主席的日子、选定的退休日以及许多重大决策的日子都是17日,而玛丽亚·特洛萨·萨马兰奇,这个伟大的女人在被癌症折磨了很多日子之后,选择在16日留下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次微笑。

萨马兰奇这一生留给妻子的,没有过多的陪伴,也没有过多的照顾;惟有的,最为珍贵的是他的那句公开的、面对40亿观众,说给妻子的爱情问候——你好,西班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