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讀了這篇文章後,心裡有說不出的感慨。儘管有句話說“長江後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換舊人”,然而前人所付出的,卻不能因為他們無法掌握時代科技而被遺忘他們。銀色年華,不一定只有含飴弄孫、賦閒在家的一景,重握筆桿寫文字,將能夠磨練思維,不至於朽壞。這個機會,年輕一輩一定要給予,並珍惜他們,如同我們愛護自己年邁的父母一樣。

^^^^^^^^^^^^^^^^^^^^^^^^^^^^^^^^^^^^^^^^^^^^^^^^^^^^^^

老作家在翻阅副刊,正如他预料的,今天没有刊登他的文章。

离开上一次刊出的一篇800字散文至今,4个月过去了,现在连一篇400字的短文都难获得刊出,他又再一次失望,愈想愈生气,不禁长叹一声:“唉——”。

多少次了,老作家想不写了,真想把稿纸、信封束之高阁,正式向文坛说声拜拜;但是,他就是舍不得放下,毕竟是从年轻写到老,40多年来从不间断涂涂写写,也出版过2部短篇小说、3本杂文集、4本散文选,算是“资深作家”,认识的朋友都习惯称呼他为“老作家”。

40多年默默耕耘,写作就是他唯一的兴趣;若说要立即停写谈何容易?若是不写,老作家除了能看多几本书还能做什么?每天无所事事、精神无所寄托他会度日如年。

回想壮年时,正是写作精力旺盛的年代,他几乎隔一天就有作品见报,不知羡慕多少文友和赢得无数爱好文艺少女的仰慕。

此时,老作家把报纸随地一丢,感叹时不予我,写作黄金日子已过。但是,他就是不肯屈服,他还能多写几年,他从不写无病呻吟的文字,他认为自己的文章胜过许多今日所谓的“著名作家”。

但是今日不得不承认,他不是文章不如人,而是被“科技”打败。

不久前他遇到一个老朋友的儿子,此小辈在报社工作,小辈告诉前辈,现在作者投稿,十之八九是以电脑打字,字体清楚易看,要知道,现在的编辑大多是年轻人,他们看不懂以手写的潦草字体,看不懂,自然就把稿件投篮了,尽管文章写得再好也徒然。

还有,小辈继续说,有些老作者写的内容,与这时代不能配合,更与年轻编者思想格格不入,文章若刊登出来,是不能吸引年轻读者看的。

小辈一番话,老作家听后如茅塞顿开,知道自己文章不能刊登的原因,他只好认清一个事实,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他是落伍了。

老作家的经历,或者如其他赶不上潮流的老一辈作家一样,沦为这个科技、资讯发达时代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