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般人在看到一些慘案,一些殘酷得匪夷所思的屠殺事件的時候,我們通常會覺得我絕對不可能變成那樣的壞蛋和凶手。我們通常很自信自己的道德判斷能力,很自信自己的堅強意志。可是千萬不要太過自信,有沒有想過納粹屠殺、南京大屠殺、盧旺達大屠殺?如果把你丟在那些屠殺者的角色裡面,你會怎麼做?你會不會可能順從,你會不會可能也投入其中呢?這是非常有可能的,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

今天介紹給大家的《路西法效應》,它的作者菲利浦·津巴多,正是想告訴我們這一點。使我們變壞的是一些情景的效果,這些情景有時候是來自於像我們昨天講的制服、監獄的環境、某種規則、某種秩序。

還有是群眾壓力--比如說像盧旺達大屠殺的例子裡面,當你發現其他人都在這麼幹的時候,而你不動、不幹,你會擔心自己會被人認為,我其實是同情這些圖西族人的,我是不是個胡圖族人的胡奸呢?所以你覺得也被迫要去殺人。而當你開始殺人之後,就會覺得既然我已經殺了,那我只好繼續殺下去。甚至殺人有時候是為了幫助那些受害者解脫,反正他們遲早要死,不如我爽快的讓他們死,我是對他們好。你會想出各種各樣的理由來為自己解釋。

我們在這就看到一些很特別的例子,我今天繼續給大家讀一些片斷。《路西法效應》特別強調納粹當年的環境,納粹當年有一種人叫做納粹醫生--我們知道,納粹醫生是很奇怪的一種人,這些人平常就是很好的醫生,他的主要工作,職業倫理要求就是救急扶傷救人命,但是當他被派到集中營裡面的時候,他要執行的任務卻是釋放毒氣或毒針,讓那些囚犯一個一個痛苦地死去。

根據現在的調查研究,他們進去的時候,通常一開始就會說他們覺得很困惑,這裡的人怎麼能夠做得出這種事情呢?他們怎麼可以受這樣的痛苦呢?後來慢慢他會得出一個對自己來講很合理的答案:這些囚犯現在住在這個集中營裡面,在糞堆裡面苟延殘喘,我還不如給他一團毒氣讓他到天堂去,讓他變得更好。慢慢的,這整個屠殺就變成不是屠殺了,而是一個有道完成的任務跟工作。

怎麼樣把其實很邪惡的東西執行好,就變成你最關心的問題。這就像思想家海納·阿倫特講的平庸的邪惡,你開始失去自主的判斷能力、開始在做自己平常不相信的事情。因為你覺得我只是在執行任務,就等於有人讓我去告密,我的夥伴裡面有誰有什麼反動思想;等於有人叫我去殺害敵方的某些人,我會把它說成我只是在一個組織裡面,我這時候我被迫犧牲掉我平常某些信念,但是其實我是為了大局,是組織要求的,這責任並不在我身上。

這裡面就提到,公開扮演跟自己私下信念相反的角色會出現一個有趣的結果,就是產生認知失調,行為跟信念之間不一致,以及行動不是隨著恰當態度而產生,都是認知失調出現的條件。由於這些和個人信念不符的行動是這些人承諾要做的,於是獄卒們或者當年的納粹醫生便覺得需要賦予它意義,必須找理由來解釋自己為什麼作出違背他們真正信念和道德主張的事,簡單的講也許就是自己欺騙自己了。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當年那些納粹的醫生時時刻刻擺蕩在謀殺的殘酷以及短暫的仁慈之間,然而這道鴻溝,無法彌平;事實上,持續分裂就是使他們繼續從事奪命任務的因素,分裂是維持總體心理平衡的一部分。因為這個分裂他難以彌合,所以他更需要去努力的讓自己達到平衡,慢慢的,一個原來有自由意志的人,就逐漸被整合進了巨大、野蠻,而且高度功能性的系統之中。奧斯維辛集中營就是一個集體產物。

受到這個研究的啟發,後來又有心理學家做過其他的實驗,效果也很驚人,也非常著名。比如說非常有名的米爾格倫實驗,是另一個社會學理學家做的實驗。這個實驗是怎麼回事呢?就是找一幫學生,叫他們扮演老師,然後騙他們說你們另外一幫受試驗的學生呢,就扮演學生關在對面的房間裡面。那兒你看不到他們的樣子,只聽到他們的聲音。

裡面那些扮演學生的那些受試者,跟扮演老師的受試者之間有條電線,你這有個按鈕,你一按,他那邊就會被電擊,會觸電。那然後接下來做什麼呢?就是隔著擴音器,問裡面的學生一些很簡單的問題,他答錯了,你放電,他再錯,電就更大一點。隨著他錯誤的增加,電不斷的增強,達到450伏特的時候,就會致命。

找來幾十個學生,做這個實驗--其實所有的學生都在扮演外頭按鈕的那個老師,裡頭的那些學生都不會真的被觸電,裡頭的學生是米格爾倫教授安排的一些演員,假裝觸電在裡面尖叫的。但是這些學生受試者,這些扮演老師的人他們是不知道的,他們以為裡面真有一個自己的同學在裡面做實驗,假裝是個學生,然後我按鈕他會觸電。

實驗開始,一開始裡面叫一下「哎呀,好痛」、「哎呀,好癢」,沒什麼,繼續問答。接下來隨著答錯的情況增加之後,電流不斷加強,終於到了裡面那些人受不了了,開始喊叫「我受不了了,趕快結束放我出去」,到了這些時候,這些裝老師的受試者怎麼辦呢?他會望一望實驗室主管怎麼辦,這實驗室主管非常冷酷的說,不用管那麼多,沒事的,繼續。

然後他繼續,他通過擴音器對裡面的被電到的學生說,你們不要擔心不要害怕,忍一忍很快就好,但是不行,那個慘叫聲越來越犀利,直到最後他們甚至開始覺得我只要把電壓調到450伏特讓他一死了之,結束這痛苦就完了。

最後實驗裡面有三分之二的受試者在短短一小時之內,都把電壓調整到了足以讓人致命的450伏特。當實驗結束之後,他才知道裡面沒有這麼一個同學,還好沒有死人,但是在那一小時之內,這些原來善良的大學生,都做好了要做殺人的準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