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傳”是中國古代“四大民間傳說”之一。著名學者傅惜華先生認為:《白蛇傳》故事起源於“距今八百餘年前的南宋時期”。但據筆者考察,《白蛇傳》乃是起源於一千多年前的北宋時期,發源地在河南湯陰(今河南鶴壁市)黑山之麓、淇河之濱的許家溝村。

  許家溝所依的黑山,又名金山、墨山、大(亻加呸右)山,古為冀州之地,是太行山的余脈之一。這裡峰巒迭嶂,淇水環流,林木茂盛,鳥語花香,環境清幽,亞賽桃源。早在魏、晉時期,左思就在《魏都賦》裏記載了“連眉配犢子”的愛情故事傳說:“犢子牽黃牛,遊息黑山中,時老時少,時好時醜。後與連眉女結合,俱去,人莫能追……”後來這一典故衍化為“白蛇鬧許仙”故事,故事的女主人公也由“連眉女”衍變為白蛇。

  “白蛇鬧許仙”裏的白蛇精,當年曾被許家溝村一位許姓老人從一隻黑鷹口中救出性命。這條白蛇為報答許家的救命之恩,嫁給了許家後人牧童許仙。婚後,她經常用草藥為村民治病,使得附近“金山寺”的香火變得冷落起來,也使黑鷹轉世的“金山寺”長老“法海和尚”大為惱火,決心破壞許仙的婚姻,置“白娘子”于死地。於是引出了人們熟悉的“盜仙草”、“水漫金山寺”等情節。白娘子因為水漫金山而觸動胎氣,早產生下兒子許仕麟。法海趁機用“金缽”罩住分娩不久的白娘子,將其鎮壓于南山“雷峰塔”下。通過此事,許仙心灰意冷,便在“雷峰塔”下出家修行,護塔侍子。18年後,許仕麟高中狀元,回鄉祭祖拜塔,才救出母親,一家團圓。

  與馮夢龍整理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相比,“白蛇鬧許仙”故事更有以下真實、合理之處:“許家溝”因許姓世代居住而得名,至今村裏人還把“許”姓稱為“老戶”。牧童許仙是出身於許家溝的“許”姓少年,人物出處和姓名來歷,都比《白娘子永鎮雷峰塔》裏的“許仙”更切合生活真實;故事中的“白蛇仙女”是為報答許家祖先的救命之恩,而與牧童許仙成婚,這種“知恩必報”的方式符合中國民眾的傳統道德,而馮夢龍所寫白娘子因向許仙借傘就一見鍾情而許身,則顯得輕率魯莽,不符合中國古代民眾的生活邏輯;故事中的“法海和尚”,是與許家溝村近在咫尺的“金山寺”寺僧,他與“白蛇仙女”結有前世夙怨,又因“白娘子”施藥、看病,導致“金山寺”香火衰微,雙方產生了直接的利害衝突,才引起他對許仙婚姻的干預。

這比起鎮江“金山寺”的法海禪師憑空“遙感”到遠在五六百里以外的杭州人許仙“中妖”,進而對與自己毫不相干的許仙、白娘子婚姻進行干預、破壞,更顯得符合邏輯。此外,“白蛇鬧許仙”故事發生的黑山一帶,有許家溝村、淇河、青岩絕、“白蛇洞”、“金山寺”、雷峰塔等等,具備了《白蛇傳》故事的各項構成因素,是一個渾然天成的統一整體。

如白娘子“盜仙草”所去的山東“蓬萊仙島”,距離不出千里,有“往返自如”之便。而馮夢龍故事則只好“捨近求遠”,讓“白娘子”和“小青”跑到數千里以外的四川“峨眉山”辛苦奔波一趟;又如“青岩絕”與“金山寺”僅距幾裏,杭州西湖一帶卻只有“靈隱寺”而沒有“金山寺”,這就使“法海禪師”的出處失去依託,只好從數百里以外、長江岸邊的江蘇鎮江“借廟”敷衍;又據關於杭州“雷峰塔”地宮的挖掘報道:“雷峰塔”原名“黃妃塔”、“王妃塔”,創建於西元975年,乃是吳越國王錢俶為慶賀愛妃黃氏得子所建。與《白蛇傳》故事根本無關。可見其“雷峰塔”之名,也是由黑山金山寺的“雷峰塔”移植而來,“馮夢龍本”處處顯露出“移花接木”、“東拼西湊”、“人為雕琢”的痕跡。

  據載:“金山嘉佑禪寺”創建於北宋•嘉佑(1056—1063)年間,以寺院所在的地名和創建年代而得名。在這一帶民間流傳的“白蛇鬧許仙”故事,當成型于北宋後期。而“白蛇鬧許仙”故事向江南一帶的播遷,則與金人南侵、宋室南遷有關。宋高宗晚年禪位後,駐蹕臨安(今浙江杭州)德壽宮中。“喜閱話本”,“命內當日進一帙。當意,則以金錢厚酬”。出於“懷舊”情結,在他“龍興”之地相州一帶民間流傳的“白蛇鬧許仙”故事色彩奇幻、情節曲折,應是他喜歡聆聽的故事之一。這就成為宋、元時期“白蛇傳”故事在杭州一帶廣泛流傳的主要原因。
  光陰似箭,倏忽千年,黑山的“金山嘉佑禪寺”目前尚有部分留存。南山頭的“雷峰塔”卻已坍塌為廢墟,而當年白娘子在“青岩絕”修行的“白衣仙洞”至今香火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