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记起顾城有一首诗是这么写的:

我从北方的草滩上走出,走进布满齿轮的城市,在一片淡漠的烟中,我继续讲绿色的故事。

原来,在必要的时候,绿色也可以这么壮烈澎湃,而不再只是一匹温柔的绒布,轻轻地厮磨着每一尾游鱼颤斗的背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