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皇寶懺幾乎是每個習佛之人都知道的一個法會名字,它的緣始與歷史人物…南朝崇拜佛教的皇帝〝梁武帝〞有著密不可分的傳說。梁武地可說是中國佛教歷史上有名的…帝僧,它在位時大興佛教,顯揚佛法;本身更是虔心修佛,因此傳說中的十八羅漢其中一位即是這位帝僧…..梁武帝!!

為何尊貴的帝王會與梁皇寶懺有關聯呢??一切皆由武帝過世的皇后〝郗氏〞說起緣由。

〝郗〞音同〝癡〞,梁武帝是中國歷史上一位以擁護佛法非常著名的皇帝,但是他的皇后〝郗氏〞不但不相信佛法、本性易妒恨且憎怨六宮、欺壓良善,並妒忌梁武帝學佛,刻意毀損扯破了佛經〝妙法連華經〞。有一次,郗氏假意要要以素齋供養僧人,卻故意將肉類包裹在麵粉中,假意作成齋菜的樣子要來供佛齋僧,意圖要破壞眾僧的清淨戒規。

幸好被僧人識破郗氏的因謀詭計,並悄悄私底下吩咐他人自造齋菜,藏於懷裡偷偷地將郗氏所準備的供菜換掉,而郗氏不知自己所準備的葷齋已經被換掉了,還很得意的揚長大笑。後來受供養的僧人回到寺廟中,將郗氏所準備的供菜丟在菜園中,居然長出蔥蒜薤韭等等菜類。

而寶懺正是梁武帝為其皇后郗氏所起的。因緣是因為郗氏在往生後的數月,有一天晚上梁武帝正要就寢時,忽聞外面有騷亂的聲音,於是出去一看,竟然是一條大蟒蛇盤據於宮殿梁柱上,不時口吐舌信而且睜大眼睛望著眾人。這時候梁武帝驚嚇不已,不知道如何是好,便開口對大蟒蛇說道:「朕的宮殿警衛森嚴,不是你們這些蛇類所生之地,如此看來你必定是妖孽所生,還不快離開!!」

大蟒蛇這時開口對梁武帝言道:「皇上啊!!我乃是你的皇后郗氏,妾身因為生前喜歡忌妒爭寵,因而常懷有瞋恨心及嫉妒心,性情慘毒狠烈,且損物害人,所以死後墮入被判落入蛇身。現在由於沒有飲食可吃,且沒有洞穴可以安身,而且每一片鱗甲中更有許多蟲咬,真是痛苦萬分不知其可。由於深感皇帝您平日對妾身的厚愛,所以才敢顯現這醜陋的形貌在您的面前,希望能借由您祈求得到一些功德,早日脫離這蟒蛇之身。」蟒蛇說完之後就不見了身影。

武帝將這個情形告訴當時的誌公禪師,禪師便對梁武帝說:「汝必須要禮佛懺悔才能洗滌這罪業。」梁武帝於是請誌公禪師搜尋所有佛經,摘錄佛的名號,並且依佛經來撰寫懺悔文,總共寫成了十卷。之後梁武帝就依照懺本為皇后禮拜懺悔,有一日,他突然聞到異香遍滿所有室內,久久不散。武帝抬起頭來,看見有一個人,容貌儀態端麗,對他說:「我是蟒蛇的後身,因為承蒙皇帝為我作了許多功德,所以現在已經超生於忉利天,今天特來致謝。」言畢就消失了蹤影。

另外我們來了解這一位梁武帝的事蹟:

蕭衍是漢代相國蕭何的後代,在位四十八年,享壽八十六歲,蕭衍是中國歷史上少有的文武都精專的帝王。在〝資治通鑒〞當中說明了梁武帝「博學能文,陰陽、卡籃、騎射、聲律、草隸、圍棋無不精妙。」而其天生就具備的文采和軍事才能,也給他帶來了顯赫的聲譽。

梁武帝在佛教於中國興盛的歷史上貢獻極大。他本身不但自己修行不輟,還積極熱衷弘揚佛教之法。以及僧人戒葷腥吃素的戒律,就是在他專門寫了《斷酒肉文》後,極力提倡並大力推行的。而僧人頭上留戒疤,也是淵源於梁武帝開始。他為了超渡其下了地獄的妻子郗氏而寫下的〝梁皇寶懺〞,許久以來在佛教中盛行不衰。佛教徒超度孤魂野鬼的盂蘭盆節也是源自他的帶頭作用。盂蘭盆大齋就是普食的意思。據說地獄裏的罪人,因梁武帝設齋造經二事,得消一切罪業,地獄一度曾為此一空。在他的統治國家區域內,佛法最鼎盛時幾乎有近一半的百姓出家!他在位期間用過的年號也很特別:天監、普通、大通、中大通、大同、中大同、天清等等年號。

梁武帝最為人所知的一個故事,除了是創立梁皇寶懺之外,最有名的就是與達摩祖師的功德對論談:
當年達摩祖師最初從黃州到南京準備要度化梁武帝時,梁武帝就問了一個問題,說道:「我這一輩子造了很多廟,我度了很多和尚出家,也供僧。我這樣有什麼功德呢?其實梁武帝的目的,是希望能得到達摩祖師的讚嘆與肯定,那知道達摩祖師的回答,卻是ㄧ句『沒有功德,沒有功德』…….
這時的梁武帝一聽到他為佛教作了這麼多事情竟然沒有功德可言,就非常不高興,也就不理睬達摩,達摩祖師再講什麼佛法,他也不想聽了:「我何必要聽你講呢?」於是達摩祖師就離開,到了少林寺。之後梁武帝像誌公禪師提起此事,沒想到禪師卻告訴武帝:「此人乃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今日特地要來度化點示於您,而今日卻讓他離去,只恐即使動用軍事也無法使其回來,真是可惜啊!!」

只是諷刺的昰,篤信佛教大興寺廟的這位帝王最後的下場竟是,餓死於自家皇宮內。原因來自於梁武帝晚年所發生的「侯景之亂」,以致造成梁朝「都下戶口,百無一二,千里煙絕,人跡罕見,白骨成聚,如丘隴焉。」的悲慘下場,梁武帝本人也在幽禁中鬱卒死去,梁朝也終於快速的走向了滅亡。清初大儒王夫就因此曾下評論而言:「侯景之亂」的發生,乃是因為梁武帝晚年「迷信佛教,政務鬆弛」所致。

侯景此人早年是北魏重臣爾朱榮的部下,後來叛變投奔高歡,沒多久高歡又死亡,他竊據了高歡所有河南13州之地,改投高歡的死敵西魏。但是西魏的內閣首相〝宇文泰〞是個老狐狸,知道侯景是個心機多變之人,所以在接受侯景投降的同時,採取了「受降如臨敵」的謹慎態度,,並未實際給予侯景利益。

侯景由於得不到西魏的信任,同時又遭遇東魏的入侵,於是生性反覆無常的侯景就想到了要投靠梁朝。但是梁朝的許多謀士皆持反對意見,尤其是尚書樸射和謝舉等人,更是激烈反對接納侯景此人。但是武帝貪婪不聽群臣的勸告,決定接納侯景,也因此埋下了滅國的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