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币,信用货币  

到此为止,我们基本上理解了现在日常生活中所使用到的货币和铸币。但如果你是一个大商人,或者是资本家,或者是银行家,那么你经常使用的就不是这些“小钱”货币了,而是种种商业票据、本票之类的大钱了。其实这些“大钱”,本质上是一种信用货币,只不过按照我们的生活经验,都不叫它为货币罢了。这里我们就得说说另一种纸币的来历了。  

还得说那句话,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社会又出现新的生产关系了。因为我们得相信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个历史唯物主义的真理。首先,生产的规模无比的变大了,工业革命后,产业资本大大的发展起来,农业资本主义也在加速发展。这时候,作为大工厂、大农场的代表出现在交换市场上时,发生的交换就不是小额交易,而是大量堆积商品的交换。并且,作为资本家或者富人的总是少数的那些群体,交换对象往往比较固定,那么交换主要受到的制约就是产品生产周期及成品时间的制约了。于是,货币在这里就慢慢的发展出一种支付手段的职能。因为很多时候交换双方并不立即支付所有货币,而是约定在一定时期后如产品生产完毕或者销售完毕收回资金才能支付,这就形成了债权和债务关系。我们要明白,这种情况也只是在资本主义大生产发展起来后才成为普遍状况。  

在商品所有者不断发生的交换之间,信用的作用不可避免的发展起来。大量的各种各样的商业票据就是在这一基础上发展出来,其中最早最常用的就是汇票。社会中交换的所有商品,作为财富其价值额大大的超过金银货币的总量,对于大额商品交易,使用现金往往几乎是不可能的。汇票的使用可以大大的节约金银货币。由此,在商品交换的关系中就慢慢形成了网络一样的支付链条。汇票经纪人起初就干汇票支付抵消清算活儿的,后来的银行、交易所也都干这个,利润可大了。最早的金融资本从这里大大发展起来,当然我们就不提高利贷了。关于汇票这种商业信用货币,我们有必要引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一段话加以说明:  

货币作为支付手段的职能包含着一个直接的矛盾。在各种支付互相抵销时,货币就只是在观念上执行计算货币或价值尺度的职能。而在必须进行实际支付时,货币又不是充当流通手段,不是充当物质变换的仅仅转瞬即逝的媒介形式,而是充当社会劳动的单个化身,充当交换价值的独立存在,充当绝对商品。这种矛盾在生产危机和商业危机中称为货币危机【本文所谈的货币危机是任何普遍的生产危机和商业危机的一个特殊阶段,应同那种也称为货币危机的特种危机今天的金融危机区分开来。后者可以单独产生,只是对工业和商业发生反作用。这种危机的运动中心是货币资本,因此它的直接范围是银行、交易所和财政。(马克思在第3版上加的注)】的那一时刻暴露得特别明显。这种货币危机只有在一个接一个的支付的锁链和抵销支付的人为制度获得充分发展的地方,才会发生。当这一机构整个被打乱的时候,不问其原因如何,货币就会突然直接地从计算货币的纯粹观念形态变成坚硬的货币。这时,它是不能由平凡的商品来代替的。商品的使用价值变得毫无价值,而商品的价值在它自己的价值形式面前消失了。昨天,资产者还被繁荣所陶醉,怀着启蒙的骄傲,宣称货币是空虚的幻想。只有商品才是货币。今天,他们在世界市场上到处叫嚷,只有货币才是商品!象鹿渴求清水一样,他们的灵魂渴求货币这唯一的财富。在危机时期,商品和它的价值形态(货币)之间的对立发展成绝对矛盾。因此,货币的表现形式在这里也是无关紧要的。不管是用金支付,还是用银行券这样的信用货币支付,货币荒都是一样的。  

我们暂时离开商品交换产生票据这一条线索,再来说说银行的发展。随着银行业的不断发展,以及社会经济的需要,另外一种支付方式也出现,那就是由银行发行的信用货币,也就是银行券。银行券在历史上出现得很早,开始时是转帐银行或金匠开给存款人的存单,是一种兑换券。逐渐,银行券成为一种市场流通券,每一家银行都能够发行自己的银行券,一开始银行券由银行家全额黄金货币支撑,银行券和金银货币在当时都被统称为现金。银行发行的固定的银行券面值不等,如在英国,几磅几十磅的都有。从理论上来说,银行券产生于货币执行支付手段的职能,以商业票据流通为基础。在商业票据未到期时,票据持有人因某种亟需支付原因要将商业票据变为现款,就到银行去贴现。而在银行没有黄金货币支付给票据贴现人时,就用自己发行的票据(即银行券)代替私人商业票据。持票人凭银行券可以随时兑现。事实上,银行券本质上也是一种汇票,只不过它的信用度来自于社会,因为银行有来自社会的存款,所以它的信用度比来自于个别商人或者商行的信用度要高,要可靠得多,风险小。起初,每家银行发行的银行券数额由其自有资本决定,后来出现国家或国王的专门融资银行以来,如英格兰银行,由于它拥有大量国债,以国家税收作为抵押的,所以这个含金量就堪比真实的黄金了,于是银行可发行的最大银行券数额还得加上国债数额。  

1825年英国第一次爆发普遍的经济危机以来,资本主义经济从未摆脱过经济危机的冲击。在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时代,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一般表现为信用紧缩物价下跌,银根吃紧,利率上升,银行挤兑并大批倒闭。危机期间,竞争加剧,利润降低甚至倒闭破产,作为繁荣时期广泛通行的票据,突然变得危机四伏,恐慌的人们急于将票据变现为黄金或者银行券,为了对付即将来临的支付压力,否则将面临破产的危险。人们只要财富,不相信资本主义的私人信用。当时的银行家还算是诚实的,银行券有十足的支撑,并不受到怀疑。银行资本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提高利率,很多银行家为了自己的私利,宁愿提高利率而不愿意多发行银行券为市场提供货币流动性,缓解经济危机。但是在严重而猛烈的危机中,一般银行也会受到威胁。当时的主流理论派经济学家甚至害怕多印银行券而造成金价下跌,最终导致黄金外流,银行储备黄金减少。但是那些同时是银行家和经济学家的精英人物就不这么看,他们发现并不是银行有多少黄金和国债,就只能发行多少银行券。按照他们的经验,银行发行十倍于黄金量的银行券(银行准备金制度的最初设想),并不会出现市场问题,黄金也不是因此而外流。从这里可以看出,银行券的价值要由黄金来支撑的,这仅仅只关系到银行家自身的信用问题,因为他害怕挤兑而倒闭破产。所以,当银行有来自全社会存款的信用保障时,它完全可以不需要任何黄金来支撑它的银行券。在当时,这个问题还没有被贪婪的银行家所认识到,现在我们不就是在使用没有任何黄金支撑的纸币么?货币本身有问题吗?没有问题,谁有问题呢?你懂的。  

资本主义社会,绝大部分的财富是大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商品,而不是银行储藏的黄金。这样的社会必然发展出适合自身的信用手段,无论汇票还是银行券。作为流通手段的黄金货币必然被时代所淘汰,只有铸币会保留下来。汇票作为商业信用货币,数额很大,不会流通于日常生活层面,它们在交易所、银行等富人圈子里流通。银行券作为本质上是银行家开出的一种汇票,但它可以是小数额的,会由单纯的商业流通进入一般的流通,并在那里作为货币执行职能。(大多数国家里,发行银行券的主要银行,作为国家银行和私人银行之间的奇特的混合物,事实上有国家的信用作为后盾,它们的银行券在不同程度上是合法的支付手段;因为在这里可以明显看到的是,银行家经营的是信用本身,而银行券不过是流通的信用符号。)这里就有银行券取代黄金货币用于日常流通的潜在可能。  

19世纪末20世纪初,资本主义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由于资本集中“进化”到国家垄断资本主义、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在此之前欧洲实行的金本位货币制度,金币可以随意流通和铸造,银行券可以随时兑换黄金。这时,银行券作为一种准纸币其实已经广泛的应用于日常生活。并且,对于银行券的发行权力也慢慢集中到国家中央银行手上,世界黄金储备也相应的集中到极少数中央银行手里。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金本位制度灰飞烟灭。统治阶级为了聚敛财富进行战争,剥夺人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通货膨胀,黄金的频繁流动等导致金本位不可守。无耻的银行家还以为他们在冒极大的风险呢,虽然几次试图守住黄金的地位,但都失败了。于是,早已充斥于社会各个角落的银行券再也不能兑换黄金了,相对于黄金来说它们持续贬值。于是,现代意义上的纸币英镑、美元、法郎等在名称和形式上就“进化”完成了。  

最后,有一点要说明的就是,记住现金纸币只是小钱,真正大资本家所拥有的资产,都是一种虚拟的账上资本,是对劳动人民的剩余索取权的积累。那些都是以各种债券、票据、股票等等统一归为证券一类的形式存在,这才是大钱。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