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的货币  

无论是否小资,一般的民众都会认同货币是劳动的代表,即劳动能得来钱,正如小资产阶级时代的古典政治经济学还是承认劳动价值论的。这一点好理解,付出诚实劳动的人们,天生就会珍视自己的劳动成果。当人类社会首先出现不动产的私有化以来,交换就不可避免的发展起来,随之最简单的商品生产也将发展起来。无论是采集,还是狩猎,还是饲养或种植,为获取成果都得付出相应的劳动。最初的交换,由于生产力低下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以致交换也纯粹是偶然发生的。不仅这个人与那个人偶然发生交换,而且是一种商品同另一种商品的偶然交换。如此的以货易货,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知道自己产品的价值,更不谈价格,当然那时候的人脑子里还根本就没有价值和价格的概念。交换可看着是最低级版本的按需交换,不知道一只羊该值几把石斧呢。随着生产与交换规模的发展,交换更加频繁,更加相对的稳定和固定。一次又一次的交换,人们天生的珍视自己劳动成果的本性,就在交换中讨价还价斤斤计较的发挥,最终慢慢的就会趋向于等价交换,谁也不愿意在交换中吃亏。这纯粹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无数次交换的结果,就像数学里的极限理论一样,无限逼近。因此,我们应该以等价交换作为我们进一步讨论的基础。特别地,由于人们是用自己所有的工具自己亲身劳动,所以他们最清楚自己付出的劳动时间和强度,并以此来衡量自己劳动果实的价值。  

交换在进一步发展,在不同产品价值相等的基础上,慢慢的就形成不同产品之间的固定的交换比例,这一比例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价格的最初原型,用学术的语言说就是价值最初的表现形式交换价值。并且,刚开始由于不是与黄金按照某种比例交换,可能是多少个贝壳或者其他。但这并不重要,不影响实质。如果能够理解上面所说,我们就能想象,黄金白银必然会经过几百年或上千年最终会登上货币的宝座。正如一句话所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关于黄金漫长的“奋斗史”,有待历史学家更加辛劳的考察。总之,关于货币、黄金、价格等等的概念这时候我们已经具有了,话说这已经是近代社会了。  

那我们就假设以后的讨论开始以黄金作为货币了。黄金的贵重与稀有,大概没有人会反对,作为财富的体现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各种金币在欧洲社会被铸造出来,如佛罗林、法郎、金路易等等。那时候,金块可以自由的被铸造成金币,金币也可以自由的被熔化做成金块。除了极少数收藏家,我们现在一般都难以看见或拥有金币。在金币的魔力下,我们更应该看看他背后深层次的商品交换关系,这样才能理解它作为金钱为什么那么神奇。  

  

铸币,价值符号  

在日常商品交换中,记住,我们此时说的交换是简单商品交换,即还没有出现资本主义大工业,人们拿自己的劳动产品交换需要的来自别人的劳动产品。这样,(黄金)货币虽然作为从商品中分离出来的特殊的价值独立实体,但往往在人民的生活需要面前,仅仅只作为交换过程中的媒介物,他的存在只是转瞬即逝,卖掉某种商品换来一些货币,然后又拿去换回某种需要的商品。在观念上,劳动产品的价格表现为一定量的货币,只要这在社会同一市场里被大家认可就行了。因此,货币在这里仅仅是一种价值符号,大家认可的价值符号。另外,由于金属货币在流通中,也会被磨损,这样它就不能作为足值的货币。如果人们只是拿货币当做交换手段,一种价值符号,而不是要储藏货币来保管财富,那么即使货币在怎么磨损也没关系,因为它最终只是中间过程。事实上,人们的日常交换都是小额交换,根本用不着金币甚至是银两。所以,现在我们还能看见的贱金属如铜等铸造的铸币,那时候就产生了。铸币的价值小得多,磨损也快,但不妨碍他们在货币大家族中作为铸币的地位。当然,大额交换就不能用大量的铸币了,历史上不少国家就有法律规定,铸币只能用于某一金额以下的范围。正是货币可以作为一种价值符号,在一些国家的历史上,还出现过国家可以强制的使用某种纸币来作为日常交换中的货币。这其实就是用纸币来代替贱金属货币来执行铸币的职能。  

我们现在知道的很多欧洲当时的货币名称如生丁、便士、先令等都是曾经的铸币名称。由于铸造重量极小的金币和银币在技术上很困难,所以在当时是不可能有几磅几法郎的黄金铸币,就只能用银或者铜等其他贱金属。我国古代大宋朝的交子就是此类的纸币,原本在那种生产力水平的时代,交子只能发挥其铸币的职能。可当它发行失控泛滥的时候,后果就不仅仅是贬值那么简单了,那可是一个朝代灭亡的前奏。这里提前说一下,作为铸币的纸币与日后作为信用货币的纸币银行券完全不是一类东西哦。那可不仅仅是金额大小的差别,虽然现代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下无止尽的通货膨胀,让几十元上百元都成为了铸币职能的纸币。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