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中文系副教授胡正之,在網路發出文言文約訪文,催學生面談。

輔仁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兼導師胡正之,因約談學生經常「等嘸人」,前天以文言文在系上網路平台發出一封文情並茂的約訪文,文中將缺席學生分為「隱顯無常」(神出鬼沒)、「生肖午寅」(生性馬虎)、「身繫天下安危」(憂國憂民)及「黃粱已冷而不醒」(貪睡蟲)四類,警告學生再不來「豈欺我鋼刀不利哉?」文章貼出引起熱烈迴響,學生大讚老師「超有梗!」學者也認為很有創意。

胡正之(53歲)在輔大任教十多年,教授《史記》、《荀子》、論文、兩漢學術史等科目。學生誇他溫文幽默、平易近人,但當人不手軟,素有「老虎」、「胡爺」之稱。

師:盼吸引注意

胡正之昨得知文章被轉貼,直呼:「只是小東西啦,沒什麼好說的!」只是希望學生對自己負責。

胡正之說,他本學年兼任導師,輔導大一中文系新生,上學期開始每周三約學生到學校餐廳吃飯,聊聊學習心得,如今已進入下學期,仍有五、六位屢約不到,不是打工太累爽約,就是徹夜上網或玩樂不克前來,他擔心學生課業落後,才會用戲謔手法吸引注意。

文章貼出引起熱烈迴響 

胡正之前天在輔大網路平台iCAN貼上約訪文,文章先訴之以理:「自忖菽藿雖菲,諒無鴆毒;宴非鴻門,焉用逃席?」意思是自認雖餐飲簡陋,但絕沒下毒,又不是鴻門宴,為何不來?接著他戲謔分析缺席者不是嫌招待不周,就是「隱顯無常」、「生肖午寅」、「身繫天下安危」或是「黃粱已冷而不醒」。

以睡仙比喻學生

胡正之在文章中加入文學典故,他將貪睡學生比喻為「槐國丘虛而猶酣,袁安聞而增愧,陳摶比之色慚。」其中「槐國丘虛」出自唐代《南柯太守傳》,主人翁淳于棼喝醉在樹下做了一場夢,也是「南柯一夢」的由來。東漢袁安在雪災時僵臥床上也不願出外求生;五代人陳摶主張睡眠養生,常一眠數日,人稱睡仙。

驚呼「神來之筆」

班上學生閱讀後驚為天人,認為老師國文造詣很深,將文章貼上ptt,其他同學也驚呼:「神來之筆啊!」還有同學說:「如果有這種文筆,我就寫情書給喜歡的人了。」逢甲大學中文系教授謝海平認為胡正之做法很好,「這篇非常簡雅,吸引學生注意,也能讓學生對古文產生興趣。」

輔大師文言文創作

入學半載,約談將遍。唯仍有少數同學,緣慳一面。自忖菽藿雖菲,諒無鴆毒;宴非鴻門,焉用逃席?彼邀於再,邀於三,而依然深固堅拒者,苟非嫌東道之鄙吝不足遊,則或出下列四者:或有隱顯無常,出沒不定,瞻之固然在前,轉瞬蹤跡已沓,尋覓匪易者。或有生肖午寅,忘性極高,夙習莊生之心齋,日飲孟婆之茶湯,遺事誤時者。抑或身繫天下安危,手握萬民苦樂,故勞形軍政,宵衣旰食,無暇約談者。更有黃粱已冷而不醒,槐國丘虛而猶酣,袁安聞而增愧,陳摶比之色慚,不知人間歲月者。

唯導師時間乃學校正規科目,無正當理由而缺席,令我屢屢依門空候,秋水望穿,師弟之間,焉有是理?豈愚我哉?豈固我哉?豈欺我鋼刀不利哉?

白話文翻譯

入學已經半年,老師訪談過大部分學生,可是仍未見過少數的同學。我自認餐飲不是很豐盛,但絕無下毒,而且也不是鴻門宴,為何不來赴約呢?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請各位,但你們卻頑固的拒絕我,難道是嫌我的餐飲簡陋,而不願意赴約,還是你們是下列四種情況:神出鬼沒、有時見得到、有時又忽然不見蹤影。生性馬馬虎虎,極容易忘記事情,晚上學習莊子坐忘,白天喝下孟婆湯,忘記事情又耽誤時間。還是你們的工作身繫天下間的安危,手裡掌握百姓生計,所以從早到晚忙於軍政國家大事,根本沒時間與老師訪談。還是你們在連煮黃粱的短暫時間裡,仍未睡醒;連淳于棼、袁安、陳摶等比起你們都覺得慚愧,你們已經不知道人世間的歲月。

導師時間是學校正規的課程,你們沒有正當理由卻缺席,常令我空等,是欺負我愚笨,還是以為我手中的鋼刀不夠鋒利?

資料來源:胡正之

胡正之小檔案

年齡:53歲
學歷:輔仁大學中文系博士
婚姻狀況: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經歷:
.現任輔仁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曾任教於淡江大學中文系
著作:《漢儒革命思想研究》、《中唐士人文化反省研究》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