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怎么不去玩?”

“我的自行车坏了。”

“嗯,让我来看看。”小女孩的妈妈边说边走到自行车旁。她蹲下身子看了看自行车,边拿起链条边说,“哦,是链条断了。我们待会拿去修就行了。”

小小不语,她低着头,静静地盯着自己那双小脚。

妈妈见状抿嘴而笑,心想小女儿应该是自行坏了而闹别扭吧?妈妈并没安抚小小。她转身走前几步,弯下腰对正在沙地上写字的大女儿和二女儿说,“小小自行车的链条断了。你们把它牵去修理吧!”

大女儿把头转向后边,看了一看自行车说,“妈,今天是周日,自行车店没开门。”

二女儿也放下了手上的小树枝,转过头盯着小妹看。然后不以为意的说,“妈,你还是带小妹到医院检查吧!你看她,跌得满身伤呢!”

妈妈这时候才发现,原来小女儿的脸颊与手脚都受伤。她马上拉起小女儿的手说,“小小,走,妈妈带你去看医生。自行车,我们明天再修。”

小女儿依然一言不发,低着头站起来,乖乖地让妈妈牵着走。

从她们家往医院的一段路,两旁皆是树林。虽然是在大白天,但总给人阴森森的感觉。当走到一个湖边时,小小止步不走了。因为她被吓着了。她刚刚看见两个与她擦肩而过的路人。这两个人长相很恐怖。两人的脸苍白得像白纸。其中一人的眼睛还留着血。

妈妈见小小停下来,便说,“小小,怎么啦?走啊!”

小小头只管往地下看。当妈妈还在纳闷时,小小右手指向湖边的大树。妈妈望向树上,发现树上挂着一个网。突然“嘭”一声,那网掉了下来,里面装着的东西也随着掉了出来。

妈妈弯下身,仔细看了一看后喊,“小小,那不是你的玩具吗?怎么在这里?”

小小终于抬起头与妈妈对望。妈妈愣住了。她蹲下身,双手抓着小小说,“小小,怎么你的脸……你的脸怎么了?”

还没等小小回答,妈妈已经泣不成声。小小一语不发牵起妈妈的手,领着妈妈走到一座桥上后停下来。她放开妈妈的手。她抬起头望着妈妈微笑地说,“妈妈,我要走了。”

妈妈根本说不出任何话,她下意识的抓住小小双手不放。小小依然是带着微笑的说,“妈妈,相信我。我要跳进湖里了。我自由了。妈,可以放下我了。”

小小的微笑仿佛是有种魔力,妈妈不哭了,她倒抽一口气后,放开了小小的手。两人不再说话。小小转身走到桥边,毫不犹豫地并往湖里跳,不见了!

此刻,妈妈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囊囊自语,“小小你自由了。自在地游吧”……

啊,这是什么梦!?醒来后还是心里觉得毛毛的。怎么会是一个生离死别的梦?梦里的一家人是谁?一个一个的疑问,暂时搁下。因为这是一个忙碌的星期三。

来到夜阑人静,终于可以尝试为自己解梦了。想了许久,任然毫无头绪。心想或许这只是一场恶梦。但,这梦也太清晰了!应该是有些讯息要传达给我知道的。

可是往往急迫的想解,反而是怎么也解不开。于是拿起《当佛陀也陷入低潮时》来翻看。不知读了多少页。突然灵光一闪……我好像能解开梦的谜底了。

梦里面有四个人物。四个都是女性。妈妈、大女儿、二女儿与小女儿(小小)。记得梦里三个女儿的年龄差距。小女儿10岁以下,二女儿样子看过去是20岁以下,大女则30岁以下。

啊,那不是内心小孩吧?我心里的三个内心小孩!?小女儿是我小时候的经历(创伤)。梦里小女孩死了,表示内心小孩的解脱。那是代表我已经放下孩童时的创伤啊!

接下来我需要去面对的是10岁以后的“我”了。

分析完毕,自己竟然傻傻地笑。原来那是我与10岁的我的道别礼啊!

作者部落格:http://yushan2.blogspot.com/2011/12/10.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