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要隱藏自己的目的,只有他,毫不掩飾他的私慾和野心。
  他,沒有太多的風花雪月,沒有太多的悲天憫人,但是,因戰爭而生的屍橫遍野,總敲擊著對生命熱切的心。那一回,在寂靜的不能再寂靜的夏夜裡,想著白天來不及自兵士猙獰的笑裡救下的呼號,不由自主的,牙關顫抖,他便對自己發誓:我,要,天下,大同。

  於是,生命滴溜溜的轉,早年所曾受過所有的一切,全在這一瞬間,化為行動的火焰。

  出身貧寒,所以他知道清苦的窘!這麼汲汲營營的耕耘,很容易便在一陣風、一陣雨、甚至一陣達官貴人的馬蹄踐踏下便盡付流水。只要一次的天災人禍,換來的,便是三百六十五天勒緊肚皮的半飢餓狀態。大人們搖搖頭,無可奈何,小孩也只能祈求自己能意外尋到什麼好吃的運氣。他,不愛尋,只是靜靜的看在眼裡,沉默。

  「不是我們怠惰!」這是存在他幼小心靈的小小吶喊。而這小小的吶喊,到後來,卻變成「節葬」、「節用」、「非樂」的巨大呼聲。

  年少時當過造車工匠,這,便是他日後擁有諸般巧藝的原因。他永遠無法忘懷,當初兩腳酸麻的風塵僕僕,竟能在完美的找不出瑕疵的圓輪中,輕易被轉為日行千里的感動!他瘋狂的吸收著師傅所教的一切,瘋狂的實踐,那便是後來他阻魯攻鄭、止楚攻宋,胸羅萬千的秘密。

  後來,受業儒家,無非,也是感受到孔夫子與自己相似的熱切!只是,他還是失望了。孔夫子的熱切,在政治、在淑世、在教育、在止於至善,表面上為著平民百姓,骨子裡,仍是貴族習氣。尊禮復樂,從來就不是大多數辛勤勞苦的百姓所能享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哪裡還有時間嚐嚐禮樂人心的教化?他尊敬老師,尊敬老師身為貴族所作一切的努力,但他卻無法平息,身為平民對天下生靈的熱切,所以,他拗著老師的期望,自成,一家。

墨子學儒之業圖

  頂著出身貧寒的深刻、頂著身為百姓的悲哀,很快的,他的思想為大家所接受。沒有什麼非常玄妙的道理,他只是很真實的,呈現一般百姓的想法,寫出一般百姓的心聲。百姓要的果然不是禮樂,果然不是止於至善的理想,要的,只是能夠維護自身的安寧與平和。大家不懂文字,但總聽的懂語言中所包容的真心,他,是真的擁有一顆為人為己的真心,誰也不能不感動,誰也不能不被感動,因為,他是這麼認真的,要大家過著更好的生活。

  於是,他功利!功天下之利,為著天下的大利,怎麼樣,他也要設計出一個既現實卻又切實可行的生活準則。這,便是他永不止息的生命火焰。

  所以,他毫不掩飾自己的私慾和野心。

  「非攻」,便是他的私慾。

  「兼愛」,便是他的野心。

 

墨子生平
  墨翟(約周定王初468公元前-周安王中376公元前),人稱墨子,祖先為宋國人,後長期居魯,戰國初期的思想家、政治家,墨家學派的創始人。

  關於墨子的生平,司馬遷史記沒有給墨子立傳,僅在孟子荀卿傳後,作一極簡略的記載,說是「蓋墨翟宋之大夫,善守禦,為節用,或曰並孔子時,或曰在其後」。

  尚幸墨子事蹟及其言論,自秦漢以來,散見於諸書的記,據說,如新序、尸子、晏子春秋、韓非子、呂氏春秋、淮南子、子、戰國策、渚宮舊事、神仙傳等,都有較詳細的記載。

  史載,墨子出身於平民,亦當過造車工匠,又曾向史角學習郊廟之禮。因不滿儒學禮義煩瑣,另立學說,收徒講學,成為儒家學派的主要反對者。

  為了實踐其政治主張,他身體力行,率徒奔波於宋、衛、楚、齊、魯、魏等國,制止了多次戰爭,如呂氏春秋愛類篇有載「公輪般為高云梯,欲以攻宋。墨子聞之,自魯往,裂裳裹足,日夜不休,十日十夜而至於郢。見荊王曰:「『臣北方之鄙人也,聞大王將攻宋,信有之乎?』王曰:『然』墨子曰:『必得宋乃攻之乎?必其不得宋,且不義,猶攻之乎?』王曰:『必不得宋,且有不義則曷為攻之?』墨子曰:『甚善,臣以宋必不可得,』王曰:『公輪般天下之巧工也,已為攻宋之械矣。』墨子曰:『請令公輪般試攻之,臣試守之。』於是公輪般設攻宋之械,墨子設守宋之備,公輪般九攻之,墨子九郤之不能入,故荊輟不攻宋,墨子能以術禦荊,免宋之難者,此之謂也。」。此為墨子一生最得意之事蹟,各書記載略同,雖不免有多少誇張,但墨子能「以術禦荊,免宋之難者」,郤是值得後人敬仰的。

  在宋昭公(約452公元前-404公元前在位)時,墨子曾為宋國大夫。他的弟子多為下層勞動者。後神仙傳載墨子入周狄山,習道法,而得地仙,而漢武以楊違聘之勿出,則全是一派胡言,絕不可信。

墨家學說
  有關墨家的記載,孟子一書曾提到:「天下之言,不歸于楊,則歸于墨。」韓非子則更明確地肯定墨家的地位,他說:「世之顯學,儒、墨也。」由此可見,墨子的學說在當時非常受到重視,是很有地位的學派。《墨子》一書,今存五十三篇,多為其弟子及再傳弟子記述的墨子言行。墨子提出兼愛、非攻,尚賢、尚同,天志、明鬼,非樂、非命,節用、節葬的十大主張。

明刻本《墨子》書影

倫理觀
  他以兼愛為根本,所謂的兼愛是指沒有等級差別的愛,也就是愛人如己的博愛精神。故墨子認為人們要互相親愛和有利,愛無差等,不偏富貴,不避貧賤,天下同義,則不會有不考慈、盜賊、侵奪等事。但人有是否能做到兼愛呢?墨子認為若你能愛別人,別人也自然會愛你,只是在上者不能行,故在下者也不去實行了。故只要人肯去做,就一定能做到。兼愛之道惟於他人有利,且於行兼愛之道者亦有利,「不惟利他,且也利自」墨子《兼愛篇》純就功利證兼愛之必要。

政冶觀
  墨家之政冶觀,見於《墨子》書中《尚同》諸篇。

  尚賢
  兼愛在政治上就要尚賢,由賢者任官,「有力者功於助人,有財者勉以人,有道者勸以教人」,意思就是選賢與能,只要是賢能的人,不問他的出身背景,都可推舉為官。且「官無常貴,而民無終賤」,顢頇腐敗的大臣,應該迅速斥退「不黨父兄,不偏富貴,不嬖產色」甚至天子也應由賢者擔任。向「天下大利」目標邁進。

  尚同
  又主尚同,墨子認為「天子有善,天能賞之,天子有過,天能罰之」,故天子就是上天的代表,「天志」就是至善之道,所以要上同於天。而在天子身上,人民可看到上天的意向。然天子上同於天,君亦上,同於天子,家長上同於君,個人上同於家長,在下者皆同於上,而在上者又惟以兼相愛交相利為令,如此則天下之人必皆兼相愛交相利,天下是非善惡的標準一致,社會就不會動亂了。

  墨子雖人皆須從「天志」,然依「尚同」,何以要有家?然因墨子認為國可統一全國人之不同的意見,這因人們意見太多,易成混亂,「天子總天下議以尚國於天」,這就是「尚國」。而另一方面,又含有平等之意,以為官無常貴,民無常賤,以尚同於天的意志。賢者要努力興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非攻
  以非攻為論,因人既能兼愛則能非攻,墨子最恨「虧人自利」「虧國以自利」的霸主,因他認為這是不義的。而且戰爭必會做成天下全人的損失「仍非政道」,亦是人類的悲劇。因為每發生一次戰爭,就不知要毀壞多少財產,犧牲多少性命,造成多少家庭的破碎。故他提倡非攻之說,且要反對違背兼愛原則的戰爭。故凡有以強凌弱、大欺少之諸侯和豪族,必反之;而對於老弱者,則必以救,「死所不辭也」。

  墨子不是空口說白話的人,他說得到也做得到。一提出「兼愛非攻」的主張,馬上採取行動,並且付諸實現。當時最有名的工程師公輸般,替楚國製作一種攻城的雲梯,準備侵略宋國。墨子為了阻止這場戰爭,特地由魯國走了十天十夜的路程,趕到楚國的首都,規勸楚王放棄侵略的計畫,並且當場與公輸般作攻守的演習。墨子解下衣帶,圍成四方形,當作城牆,進行防守。公輸般發動九次的攻擊,都被墨子輕而易舉地化解。公輸般已經技窮,墨子卻還是從容不迫。最後,公輸般悻悻地說:「我知道怎樣對付你,但是暫時不說出來。」墨子也說:「我也知道你要怎樣對付我,暫時我也不講出來。」坐在一旁的楚王感到十分疑惑,便問墨子究意是怎麼一回事?墨子才說:「公輸般的意思,是要把我殺掉;如此,你們就可以輕易地滅掉宋國。其實,我來楚國之前,已經派遣禽滑釐率領三百名弟子,拿著防禦工具,到宋國去等候你們了。現在縱使把我殺掉,又有什麼用呢?」楚王聽完之後,只好無可奈何地說:「好吧!我不攻打宋國了。」從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知道,墨子為了排難解紛,消弭戰爭的發生,甚至冒著生命的危險也在所不惜。

天志
  以「天志」而論,天對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的,墨子謂「天兼天下而愛之」,從而說明天對人皆一視仁,故人也應依「天志」而兼愛。而墨子亦言「順天意者,兼相愛,交相利,必得賞,反天意,別相惡,交相賊,必得罰」可見墨子所言之天是有感情的,是知性的;

宇宙觀同時又言「非命」,反對儒家的天命說,並針對人「執有命」,「怠惰」而發,認為壽夭、貧富、安危、治亂都是由力決定的,人們要以強和力去改變自己的生活境遇。

經濟觀
  而對經濟生活上,他主張「節用」,「節葬」,「非樂」,

  節葬
  墨子提倡刻苦樸素的生活,墨子是一位熱心救世的人道主義者,生平最敬佩夏禹,以夏禹勤勞刻苦、服務人群的精神,為自己立身處事效法的典範,故反對花費無謂的金錢在生養死葬方面。節葬是對民俗的看法,墨子反對儒家久喪厚葬的做法,認為與其浪費龐大的資源在死人的身上,倒不如用來濟助貧窮的活人。且墨子倡兼愛,視人之親為己親,故不該有禮,故此安葬要節省,「衣三領足以覆惡,棺三寸足以朽骸,掘穴深不通於泉,氣不發洩則止」。

  節用
  而從節葬發之,則其用意亦在節用,墨生活極為清苦,且以自苦為極。其源為因墨子既不能為人給富足生活,便以身作則,過苦之生活。且天下人人劫掠資源,揮霍無度,是致亂的根源,只有節約使用有限的物資,力求簡樸的生活,才能民生樂利。墨子倡節用,其意為反對勞民厚斂,主張諸侯節省財用,使民財足而不勞。

  非樂
  且墨子又以節葬節用來非禮非樂;非樂是墨子對休閒的看法,墨子是一位功利主義者,一切都是以利為出發點,凡是聲色之美,口體之慾,都會勞民傷財,對天下不利,所以反對音樂。墨子亦反對統治者繁飾禮樂、奢侈享樂的生活,因此皆為勞民傷財的,且也害天下之大利,故主非禮非樂。

其他
  在認識論上,墨子提出三表法,強調認識來源於客觀感覺的經驗,事物的存在必須以人們的眼耳感知為標準。對個人來說,強必富,不強必貧;強必飽,不強必飢。對國家來說,強必治,不強必亂;強必寧,不強必危。

  墨子又是機械巧匠,利用機械實行理想,重視生產知識。更反對保守,主張創造新事物。

 

結語- 墨家的地位與影響

  墨子的學說和主張,主要代表了下層平民的利益,墨子本人非常刻苦自勵,穿粗布衣服,住破舊房屋,戒除休閒娛樂,餐飲劣等食物,一切生活力求簡樸。學生們也效法他的行為,積極為民除害,手足胼胝,而目黧黑,工作認真,不畏艱苦。他們認為只要是有利於天下的事,即使是赴湯蹈火,也都願意奉獻犧牲。墨子的偉大人格,感動了千千萬萬的人,墨子的學說,也成為當時的顯學,所以在當時很有影響。墨子一生勤勞刻苦,奔走救世的精神是令人敬佩的;但是他的學說,實在有許多不近人情,不合人性的地方。不分親疏,一視同仁的兼愛,非常崇高,卻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認為厚葬久喪是勞民傷財,其實喪葬的重視,本具有倫理教育的意義。至於以功利的觀點,否認音樂的功能,以及粗淺的宗教思想,則是他的學術思想體系,立論較為薄弱的地方。墨家的思想曾經盛極一時,但由於後繼無人,最後歸於沈寂。《墨子》中還有許多關於機械製造和守城之術的內容,在科學史上也有重要地位。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