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樵夫第一次帶著自己年幼的兒子進入森林裡工作。一方面,讓小兒子適應環境,另一方面也讓他學習砍樹的知識和經驗。老樵夫進入茂密的森林裡,開始選擇要砍伐的樹木。

“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幼。年幼的樹需要樹林的培育成長,森林也需要年幼的樹捉土保濕;而且年幼的樹木太嫩,價格賣得不好。太老的樹已經開始脆弱,木質材料不佳;同時老樹也是森林靈氣匯聚的地方,要尊重森林,就得尊重老樹。”老樵夫語重心長的說著,一邊領著兒子往森林深處走。

“我們只是為了討生活,只想從森林裡討口飯吃,選擇一株樹木,砍下後,就得感激的離開;不要貪多貪快,而一時間把樹林都砍光。”老樵夫摸著一株大樹,看著兒子,說了這段話,正準備要舉起沉重的斧頭。

“爸,那麼樹會倒向哪一方呢?我們是否要站在樹倒的相反方向呢” ?(Dad, to which direction the tree will fall? Shouldn’t we stand on the other direction for safety?)兒子看到父親舉起斧頭時,緊張的問。

“樹只會倒向它傾倒的一方”(the tree will only fall to where it leans)老樵夫回答著。

慾望是人類的動力,我們都有著不同的慾望,而很努力的為著這些慾望打拼。為了賺取較多的收入,早出晚歸。為了獲取更多的收入,食少事繁,為了獲取最多的收入,而犧牲掉原本應該共存的事物。就當我們都以為,這些收入會讓我們如樹木般成長的時候,我們其實已經向一個方向傾倒,而最終我們會朝這方向倒下。就在倒下的那一刻,人們終於會明白。

西方人其實也相信報應的道理。在科技不發達的時候,人類和大自然共存,自然的衍生出一些目前看起來不搭調的道理。這些道理,看似迷信,看似神秘恐怖,但事實上就是人類祖先留下的智慧,為了達到共生共存的目的,而給子孫留下來的訓示。就算科技帶來了人類有史以來的最大進步,人類擁有了無可限量的知識,經驗可以不限量的傳達;最終都會有這麼一天,人類被科技所吞沒。

我們每個人都是樵夫,我們從這世界獲取一些原本不屬於我們的東西,只是為了討生活。我們只是要填飽肚子,不需要真的吃到山珍海味;我們只需要一個溫暖的家,不需要真的擁有豪華家園;我們需要學習知識,但不是一定要名列前茅。

反思和反省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問問自己,今天做了什麼,是否因為貪一時之快,偷步把森林裡的樹 都砍光了呢?是否留下老樹,讓森林的靈氣匯聚?是否留下年幼的樹木,讓它們接受森林的培育成長,同時也讓年幼的樹木捉土保濕?

我們人類是否都做得太多,享受太多,卻同時希望獲取更多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