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水龍頭的水,滴答的,一滴接一滴的流進水缸裡。
廚房水龍頭的水,滴答的,一滴接一滴的流進水盆裡。

“你看,你又把水龍頭開著,每次都是這樣,你知道這樣會浪費水嗎?”陳小梅嚷著。
“我只是開小小的,要裝滿水盆,吵什麼吵?”陳媽媽沉不住氣了。
陳小康盯著電腦熒幕,靜心聽著。

“說我浪費水?你看你廁所裡的水不也是開著流?”陳媽媽反攻了
“我洗完澡當然要裝滿水缸的水啊!等下沒水來的話怎辦?你才浪費水,每次看你煮飯的時候都是開著水龍頭讓水流”陳小梅更火光了
“廚房水流得比較慢,我開著水是有用到的;就算是浪費又怎麼樣?”陳媽媽更加提高嗓子。
陳小康視線離開熒幕,但還是保持安靜。

就這樣,一來一往的,兩母女堅持不下,誰也不肯退一步,大家都認定是對方浪費水,雙方都認為自己的方式是對的。
夜深了,母女倆各自回到房間生悶氣。

廁所水龍頭的水,滴答的,一滴接一滴的流進水缸裡。
廚房水龍頭的水,滴答的,一滴接一滴的流進水盆裡。
水缸和水盆都滿了,水都溢出來了。
陳小康一一把水龍頭都關緊了。
檢查完畢家裡的電器和門鎖,再確保剩飯剩菜都放進冰箱裡後,才上床休息。

水龍頭不再滴答響,世界終於寧靜了。

原載: http://ian-anderson-wong.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6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