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的情事】

童年时,猫就成了我生活中的良伴。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杂货店里百货杂陈,清理不易,老鼠蟑螂齐来筑窝,养只猫儿,让它发挥自然本能,为主人除害,何乐不为。

对于这样的经验,老店家可说是信心十足的,远在乡间的谷场,猫早已经是农家的好帮手了。虽然农村里经常流传着迷信的说法,把猫看成是身怀九条命的灵异之 物;若退一步来想,九条命呐!那有甚么不好,我们不是经常烧香拜神祈求长命百岁吗!何况生平不做亏心事,也就不必害怕妖灵作怪了。

在那椰风蕉雨的乡间,那一栋栋的高脚屋里,有几户人家是不养猫的?你应该知道。马来同胞最喜欢猫儿了。

庭院里的花树下,向阳的窗台边,客厅里的暖枕,平滑的楼板,几乎都可以看到那慵懒的猫儿正在打盹,在梳理毛发,或是半眯着眼睛,享受着微风的的吹拂,熙阳的怃慰。

而更精彩的故事却是在厨房里展开。

从小阳台经过前厅,走过房子中间的甬道,步下几级台阶,便是传统马来妇女平日常驻的所在了。马来女孩从小便被教导成炊事与制作糕饼的能手,在喜庆的节日 里,传统的宴客佳肴百变不离其宗,但那看似简单的油饭泡菜,干咖哩牛肉要做得出众,却非要老行家的经验与火候不可。

马来女孩以简单的碳火铝盘,亲手捏成的糕饼酥松香脆,精巧细致,尝过之后难以忘怀。她们在传统的家训中,以自家的庭院和厨房作为活动范围,个性含蓄羞涩,要找个闺中良伴,当然是非猫莫属了。

在厨房空置的橱柜中,一格一只猫,有时侯多达十数只,看了令人又惊又喜,而她们爱猫之心毫无掩饰,经常与猫儿共享用餐乐趣;右手的饭往自个儿的觜里送,左手摊开来,让端坐一旁的猫儿,不急不徐地舔食掌中餐。

我是家中小幺,小时候缺少玩伴 ,闲暇时就往马来女孩的家中转,耳濡目染之下,猫儿悄悄地,蹑足走进了我的生命中,实非偶然。

从此以后,生活道路上脚步纷乱,而其中不乏猫儿深深浅浅的脚印子,在那暗淡的夜色中,也总有它们炯炯的眸光相伴。

***********

猫是一种灵性敏感的动物,由于个性独特,再加上民间绘声绘影的传说,让它们呈现着一种极端矛盾的形象。让人怜之爱之,也让人憎之厌之。想着亲近又急着逃避。

猫曾经被尊为古埃及的怪兽而备受崇拜,过后却又被渲染成邪恶女巫的化身而惨遭迫害。

猫曾经是古代日本贵族的嘉宾,可是又因九命猫的奇谭而惨遭诅咒。

虽然说,无关毛色,只要会捉老鼠的都是好猫,仍然有许多人不愿意在星期五的早晨遇到一只黑不溜秋的黑猫。

尽管猫族常被许多奇奇怪怪的传说纠缠着,在女孩们无邪的心灵中,猫仍然是不可或离的良伴,尤其是在它心情绝佳的时刻,投怀送抱,磨蹭撒娇,让人爱怜有加,无法抗拒。

当然,以猫的个性来说,它绝不会因此而恃宠生娇,在希翼着主人的爱怃之后,它更执着于本身的独立与自尊。

它既是温顺的,却也是叛逆的!

自古以来,猫被流言所困所惑所伤,而它依然以自己不可抵挡的魅力活跃于人类生活的圈子当中,成了人们怀中的宠儿。

对于怕猫如怕虎的人来说,爱猫族是他们眼中的异类,可还是有许多爱猫人勇于向世人剖析爱猫的心态。

作家心岱与猫生活了数十年,自认猫是世间宝,她说:“:猫是自由自在自足自乐的组合,猫最懂得距离的美感,从不爱得过火。 ”

冰心老人,梁实秋老先生都是爱猫人。每于报章上看到冰心老人的照片,身旁总有大白猫一只相伴,而且经常端坐在显眼处,抢尽了老主人的风头。

梁老先生在 《雅舍菁华》中的”白猫王子五岁,六岁乃至七岁 “的一系列篇章里,更道尽了老人家爱猫的情怀。

梁老和他的夫人养猫如养小孩儿一般,每餐一汤一鱼,鱼煮熟了还要去骨除刺,有时候还要买些鱼罐头来换换胃口。白猫王子在他俩老的细心照顾下,竟然长到二十六。七磅的重量,枕着臂,腿睡还会把人压得腿酸脚麻!

漫画家朱德庸和他的作家太太冯曼伦也都是爱猫如命的痴人。他们家里养了四只猫,抱持着 “宠物伦理 “的信念,把猫当成家里的一份子,并且不忍心把猫带去作结扎手术。

作家王蒙也抱持相同的看法,他认为人需要爱的滋润,猫何尝不是,他让他的猫猫率性而为,随意结交朋友。

***********

爱猫族对猫的宠爱令人匪夷所思,而怕猫族的异常表现也让人大惑不解。

据说拿破仑一看到猫便会吓出一身冷汗 。法国亨利三世一见到猫却会昏倒。 而法国诗人”龙沙”一看到猫掉头就跑。

梁老曾提及一位远方朋友,在拜访他之前总要先打个电话,请他把猫藏起来。

这一类怕猫的例子我倒是未曾见过,而朋友群中一看到猫便喊打喊杀,又跳又叫甚至跳到椅子上的例子倒见过不少。

***********

猫族担负着历史的包袱,使它成为动物群中备受争议的族类。

这一切纷至沓来的议论,终究只是人类的一廂情愿。

猫族本身对此是无动于衷的。

看它踏着性感的猫步,顾盼间自有万种情态。 它高雅轻盈,却又冷漠恬淡,让你不自觉地沉醉于它那独具一格的浪漫风情中。

也许,这就是猫族神乎其神的魅力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