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學生的壞,始於被開除的那一刻。】

无意中从网络看到一幀1995年跟学生合拍的班级照,看到其中一个已经去世好几年的学生,心中仍有一丝丝的难过和不舍。可能在社会人士眼中,他是一个坏人,一个杀人逃犯,但在我的心目中,他却永远是个善良纯真的学生,只要大家给他多一点点的关怀,他现在应该可以像其他同学一样,成家立业,生儿育女……

我曾经当过他两年的班导师,发现他是一个沉默、敏感、性格冲动的男孩,但在数学和写作方面很有才华。但各科任老师注意到的是:他很喜欢在班上睡觉。他经常因为上课睡觉而被责骂、被投诉,被记过。

学校规定学生必须每天交日记给班导师批阅,他交上来的日记,是我最喜欢读的其中几本,也从中对他更加了解。 原来他的父母亲已经离婚,他很爱爸爸,也很爱妈妈,但爸爸妈妈却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在一起,他内心是非常难过的,所以他经常都情绪低落,很难跟人相处,也经常失眠,只好借着写日记来抒发自己的不满。

我往往在他的日记里面长篇大论的“辅导”他,鼓励他,后来他告诉我,这些文字成了他的精神寄托。当时我也想各种方法“医治”他的失眠,包括带他去看医生、教他念佛、吃维他命等等,但效果甚微,他依然是早上昏昏欲睡,晚上生龙活虎。

他上了高中,我也离开了那家独中,但他仍然不时联络我,和我谈谈大家的近况。再过不久,我从其他学生口中知道,他就被学校开除了,原因是所有的大过和小过加起来,操行分不及格。其中大部分的过失跟上课睡觉有关。

离开学校不久,他因为想念妈妈,决定到英国伦敦和妈妈一起工作。但两年后,他又因为想念爸爸,决定回来马来西亚和爸爸在一起,并做了云顶的“霸王车”司机。

他只要在吉隆坡,都会时不时联络我。每次见面,他总是静静的听我说话,只是偶而讲几句自己的事,而且还是要再三“盘问”才讲。他告诉我,他在英国的时候,爱上了一个来自新加坡女孩,但还不确定那个女孩喜不喜欢他,现在那个女孩也回来新加坡了,希望可以多一些到新加坡找那个女孩,看看有没有机会。于是我每次去新加坡公干,往往会邀他一起去,希望他初恋成功,展开美好的人生。

有一天,我从报纸愕然看到一则新闻,他杀了人!还潜逃了。坦白说,这实在是一件很荒诞的杀人事件:他跟一个中年人打桌球,中年人输了他RM300,欠着,却一直不还。那天晚上,他在Mamak档遇到那个中年人,就向中年人追讨,怎知那个中年人竟然不客气的对他说:“还什么还,还你一条毛。”,他非常生气,就回到车上,拿了一把小刀,朝中年人背后插下去,没想到一插,正中红心,中年人送院后不治。

接下来,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死者的亲人还通过报章悬赏RM5000,发誓一定要像捉拿奥沙马那样,把他缉拿归案。后来还是从报纸知道,他回来自首了,原来这段时间,他逃到泰国一间佛庙出家及掩人耳目。

我整整两年没有看到他了,有一天我到云顶去玩,竟然在赌场里面见到他,我有点失态而兴奋的喊他,没想到他却装着不认识我,匆匆避开并消失在人群中。第二天我却很意外的接到他的电话,他说:老师,我不是不理你,而是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每个人都希望我死,我不想连累你。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关心老师的,老师也仍然很关心你,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关心你,你还有爸爸妈妈,兄弟姐妹,还有朋友……,大家仍然是关心你的。”

他在电话另一端哭了,他说他很对不起家人,害到家人花了很多钱,妈妈还要忍受亲朋戚友的闲言闲语,都不知道要怎样把钱找回来……

再过一段时间,我看到一则晴天霹雳的新闻:他竟然持枪打抢,还杀了一个人;碰巧现场有个便衣警察,他被便衣警察射伤后,知道逃不掉了,就干脆饮枪自尽。我很难形容自己当时的那种震撼,但我没有流泪,我只是沉默的度过了那一天。

一直到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在我驾车回家半路上,我忽然感觉“他”就坐在我的旁边。我似乎听到他说:老师,对不起,我错了。这时候,我的难过排山倒海的来到,我泪流不止,把所有的伤心难过不舍都发泄出来,心里对他说:老师知道你是无奈的,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再挽回了,你记得一定要念阿弥陀佛,不断的念阿弥陀佛,希望佛陀可以保佑你,下一生不要再遇到恶缘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