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了婚才知道原来人們口中的“终成眷属”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的美好。一件喜事从喜宴,喜糖,喜酒,喜烟堆砌而成;一眾亲朋好友反而顯得最樂,而當人生也從一段走到红地毯的另一头的时候,多半是累得不知所措了。别的不说,单是那一張见人就要奉上的笑臉就真的让脸部无端端多长了几两肉般沉重。否则人家一定会议论说你娶得不称心,好象自己真的找到了一个狼外婆似的。
  
  尤其是那帮损得不能再损的兄弟。婚礼上一通猛闹不说,还扯着那喝了硫酸似的嗓子高唱《进行曲》:结婚了吧?傻B了吧?一个人挣钱两个人花。吵架了吧,後悔了吧?男子汉的自由交给了她。
  
  好好的一首歌竟给他们改得一塌糊涂兼搞笑!
  
  关起门来,才明白不过如此。想起多日辛苦的奔走劳碌,很久不曾去关心过她了。于是去看她在做什么。妻子是个含蓄内向的传统女生。平凡中略带一丝清秀,一种毫不掩饰的贤惠在如今处处都是前卫open的女生们中脱颖而出。
  
  此刻的她正慌乱的整理着手头的事,喝过酒的脸上,一丝润润的绯红,美得无与伦比。
  
  “敏,休息一下吧?”我累得缩在沙发里面
  
  “恩。。很快就好了,你先休息一下再洗洗吧”她回了一下头,又迅速的回过去了。继续整理着自己的东西。仿佛是看到我的一样。

  
  那么久她一直那么固执地苛守着自己从不让我越轨半步,今天突然要缴枪投降了,难免会害怕吧?我在想着。回想起当初在论坛里,在网上那段轻狂放任的日子,我也是為了她那种传统和固执而選擇定下“云清少爷”这颗漂流的心,有了想娶了她的冲动,勇氣不知从何而来也,輕狂也不知道到那里去了。
  
  或许是多喝了几杯,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梦里感觉到她在推我,于是强打起精神来,却看到她蹲在地上,咬着嘴唇地帮我脱鞋。旁边,一盆洗脚水,一双拖鞋。
  
  忽然一种莫名的冲动,于是把她拉到怀里说我会好好的待你,一生一世。
  
  敏挣开我的胳臂,咯咯地笑着把我的鞋袜拿出去。湿湿的头发打在我的脸上,凉凉的。
  
  刚刚洗过澡的身上一种特有的香味儿有迷人的魅力。
  
  走进卧室的时候敏正靠在床头梳头,一头乌黑的长发柔直地从肩上垂下,我伸伸腰。做了一个饿狼的姿势扑过去却被她躲开了。
  
  “你先坐好了别急嘛!听我说句话,看着我呀。”
  
  这小妖精又不知道在想什么呢。在恋爱的时候她就是这样,总是有太多的鬼点子不能被淑女的外表完全盖住。
  
  她竟慢慢褪去了那件宽宽的睡衣,就在柔和的灯光下,我一直以为第一次,她一定会关起灯来,白皙细腻的皮肤一如刚刚蜕了壳的稚嫩的玉蝉。
  
  那是件肚兜,红色的,传统的。
  
  “很小的时候,人們告訴过我,过去的婦女只有是童女的身份,在新婚之夜才有资格穿上红色的肚兜,那是真正的许一生的诺言在一个人身上,是为了自己爱的人守住自己的勇气。妈妈说不是所有女孩子都会等到这一刻,所以妈妈要我做到,做一个对自己也对別人负责的人。而女孩子一生也只有一次有资格穿这红肚兜,今天我给了你,我的承諾和我的人。这就是为什么以前那么多次你苦苦的要求我给你,我都没有退一步的原因。因为我知道,你就是那个值得我为你穿一次红肚兜的,我的男人。”
  
  她一口气说完了她的表白,我们相识以来她第一次称呼我为她的男人。面红耳赤的她是那样的可爱,我不禁忽然抱住她,开心的无法形容。都说男怕进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回才知道,自己娶对了。
  
  “你还是童女吗?”“是的。”
  
  “那就再多做一天的童女好了,今天我只抱着你睡。”
  
  “因为我要你知道,我爱的是你,不是童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