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生命、死亡,总是有一股迷思,常常会出奇不意地在脑海里浮现许多画面。我真正接触死亡,理解死亡的意义,是在中学毕业后不久。之前外公的逝世, 并没有带给我很大的悲恸,唯一的记忆,就是我和两个弟弟,全程被工人抱着;我睁着无邪的眼睛,看着熙来攘往的人群,在外公的灵堂攒动,小小的心灵,并没让 悲伤的气氛笼罩。

直到考完中学的教育文凭试,正沉浸在轻松、快乐、无拘无束的心情里,却接到吴同学逝世的噩耗;如晴天霹雳,让我的心情跌入谷底。

在灵堂上瞻仰遗容时,看到从小学至中学都同校,那么熟悉,那么要好的一位同学,竟然阖眼躺在棺木里,从此就将在这世上消失,我才真正的理解到死亡,也深切地体会到悲恸,泪潸然不止。

人到中年,面对过数次至亲与朋友的离世,出席过的丧礼次数也多了,但是,我却很迷惘,如此大事铺张的丧礼,到底有何意义?死亡,不是已经毫无意识了吗?连续三至五天的丧礼,真的非遵从传统不可的吗?

丧礼采用的宗教与仪式,死者的后人无法达成共识,引起争执时,又该如何解决?我曾经看过,不同宗教信仰的子女,在父亲或母亲弥留时,千方百计要让父母接受其信仰,结果子女之间龃龉,差点反目成仇。这岂是父母所能意料得到及愿意看到的局面?

一位好朋友说起,他和母亲毫无忌讳地讨论:灵堂要采用什么样的仪式与颜色?丧礼要以眼泪或笑声来进行?这样的对话让我震惊,却也提醒了我,预先交待好身后事,已经不是一个需要避忌的话题。

我国医生作家何国全医生,于《觉明》杂志发表的一篇《笑看身后事》,作者豁然做出往生后捐献器官的决定,如此情操,除了本身的豁达,家属的谅解与支持,也是非常重要的。

是的,“懂得人生无常,就能以平常心看待后事”,以上两位的智慧,给予我很大的启示,我想,我也应该学习抛开迷信的枷锁,认真看待身后事,好好的为自己做 好身后事的交代。走到人生的尽头,如果一切都能依自己的心属、喜好,安排一场最后的飨宴,皆大欢喜,何尝不是一件乐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