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訪了一个五年不见的旧朋友。

在轻快铁里,我匆匆地回想這朋友的過去。这些年来我们沟通的模式不外乎是上网交谈,他有面书又好像没有脸谱,百年难得一见他交待自己。每一回交谈就是问他:你找到女朋友了吗?屈指一数,发觉这五年来我们的友情好像突然写了个顿号,停顿了。

他很少上面书,对!我几乎肯定,他从来没有与我交流过。我对别人上面书的多寡取决于他们赞我的次数,而他,真的,从来没有,“赞”过我。

昨天他摇电给我,我直恼他为何每一次回来大马却从不找我,他的理由是:你连买女儿内裤的时间都没有,我哪敢打扰你?我心里一惊,不好,他居然看了我几天前才更新的状况!

没想到我们一坐下来,他就滔滔不绝地在数落我:我每次看你写的事情,有时候真的想跳出来往你的头上敲两下!

你啊!一天到晚在面书投诉孩子;你啊!整天在网上骂孩子;你啊!每次在宣泄;你啊!你写的事情最好统统给我删掉,免得让你孩子看见!你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已经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为什么你不知道?你啊!你怎么不知道你过着的是我最向往的生活?你还在投诉什么?

真是冤枉啊包大人,我成天在写写写,也没有人跳出来举牌抗议嘛。何况我写我的你看你的,我又没有让任何人每天在我的页面读我的辛酸。我有我的苦,我不发泄是很容易害病的……

“你,你发什么泄?我,我看你像发颠多一点 。”这家伙居然毫不留情地无视我的存在继续地轰炸我。

“我看你啊,你一直写写写,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人关心你,是不是?”

啊…… 五年不见,他居然送我这样的见面礼,这证明他一直很关心我吧?得友如此,夫复合求?

好朋友,有时会因为不想我们不高兴而把一些应该说的话选择轻轻带过。

好朋友,有时会因为不想我们不开心而把一些不应该说的话一句也没说。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跟你的好朋友吵嘴了呢?

读完我这篇跳去你的面书里,善意地,好意地,大声地,狠狠地,往你的朋友头上敲下去!

(我的头到现在还痛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