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全球除了亞洲的災情以外最熱門的話題就是糧食危機,隨著通貨膨脹的疑慮糧食價格上升,未來大家面對的糧價看起來會是一大負擔,不過上週公視做了一個專題叫做國家的遠見,講出了一個大家都知道但是還沒有積極處理的問題:人口老化。

隨著社會進步,我們會發現大部分先進的國家人口金字塔圖形已經轉成彈頭形的形狀,也就是老年人口跟幼童人口少,青壯年人口較多,但是那好像是我在讀國中的時代才會這樣形容,看著我已經離開國中快要十年了,幼童人口隨著日子過去會慢慢長大,全世界的先進國家需要面對到這個情況,父母生了一個子女,但是一個子女需要養兩個人(父親和母親),隨著幼童人口降低的情況之下,老年人口增加,壯年人口減少,這會原本看起來現代發展的情況會漸漸的產生轉變。

先來看看簡單的統計資料,台灣的老年人口根據內政部統計佔10.28%,北歐、中西歐、北美洲、澳洲、紐西蘭都已經在2006年超過了10%,日本更是超過了20%達20.8%的水準,根據普遍對老年化社會的定義老年人口佔全體人口數超過7%之後就應該算是步入老年社會,看起來現在我們視為先進的國家,政治體制比較良好的國家已經漸漸走向人口老化的問題。

人口老化會產生問題是因為社會對於老年人口普遍有一些特別的定義,例如生產力降低、勞動力不夠活躍、還有老年需要人照顧等等的問題,所以在人口結構之中將65歲以上的老人與14歲以下的幼童一同歸入為受扶養的人口,而15~64歲的壯年時期則視為扶養人口,這樣的歸類方法也使得很多國家認為65歲以上的人就應該要退休,因為他們是受撫養的人口,但是隨著人口老化問題不斷嚴重化,這樣的定義模式跟社會的連動關係卻開始產生了不同的方向。

長期以來左派抬頭的國家以北歐地區為代表,著重社會福利的情況之下,政府得財政收入必須要大幅度的提升,才有可能一直維持在一定的社會福利水準之下,而社會福利保障沒有工作的人,所以當人口老化之後,漸漸的退休人口增多,對社會來說就是形成一筆支出的負擔。一次大戰之後的嬰兒潮大部分出生的人口就是這次人口老化最重要的人口,也為社會財政的惡化帶來了更嚴重的影響,面對人口不斷老化,新生人口不足的狀況,瑞典開始改變人的觀念。

之前商業周刊做了一個專題叫做瑞典向右轉,其實在政治上有很大的意涵,可是也可以發現社會主義式的政府隨著財政收入的惡化,漸漸的發現左派好像不太能夠長期的施行,在面對人口老化的議題之中,瑞典也開始宣導延後退休的觀念,以前認為65歲是工作的退休時間,但是隨著醫療技術越來越進步,人的除了生活期間延長以外,生活的品質、健康也提升,65歲已經不是一個邁入彽生產力的年紀,為了緩解人口老化勞動力不足,扶養比過高的情況,瑞典政府以及民間組織大力宣揚延長工作年齡,七十歲才考慮退休的問題。這樣一方面可以解決人口老化帶來的社會負擔,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降低社會生產力下降的問題。

日本視個位在亞洲卻被定義為西方世界的一個國家,日本的人口老化問題是全世界最嚴重的情況,經過二次大戰兩顆原子彈之後的經濟快速起飛,之後卻在1980年代末期開始經歷一場危機-泡沫化-之後十幾年日本低利率、低匯率的政策,日本生育率也一直維持在低的水平。不過原本出生的人漸漸老話,卻沒有更多的新生人口來支持龐大勞動力的需求,加上日本特有的民族精神以及企業文化,許多公司(會社)對於一個人的聘用都是採用一人到底(聘用到退休),所以勞動力有明顯的斷層。

面對這樣的危機,日本政府不能夠坐視不管,日本政府提高的政體的醫療水準以及生活品質,讓日本人的平均壽命名列全世界大國中的第1名(以地區算約第6名),自然需要針對人口老化的問題解決,之前我打了一篇日本NGO組織NALC對人口老化在經營時間的部份,產生了時間銀行透過銀行的管理方式讓「老有所養」,在日本有許多NGO組織也在處理人口老化的問題。政府也非常積極,依循一個原則「付多少,享受多少」,讓老人可以透過自己的奉獻,之後享受自己在年輕時存下來的錢,很像是退休金的制度,不過跟我們常聽到美國的pension不同在於,美國的pension制度是向正在工作的壯年人課稅,然後去支付老人的社會福利,跟日本施行的自己收入自己花的方式不同,顯然日本的制度比較具有公平性。

另外一方面,也針對老年人制定相關的法規主要依循三支柱設立分別為《國民年金法》、《老人福利法》、《老人保健法》,分別完備了經濟能力、社會支持、醫療保健的三個面向,希望透過完善的法規制度能夠讓老有所養之外,也能夠讓老人發會自己的價值,希望每個老人透過完善的法規實踐自己的生活價值以及展現自決的權力。日本針對人口老化的問題,透過長期經驗的累積,可以知道他們在乎的不僅僅是經濟面的支持,還能夠讓他們發現自己的價值,進而轉換成社會貢獻力。

回來看看台灣的相關問題,台灣在統計面上已經實質的進入老年化的社會,但是對於老人政策方面卻是相對於其他國家不甚完備,我們不僅僅沒有特別關於老人的健康、福利等等法制化條文,也沒有在老人的獨立經濟能力上給予支持,雖然我們在其他的議題如勞工、婦女、環境等議題都大力著手,可是還沒有發現,實際上我們要面對的下個危機是人口老化的問題,近年來隨著經濟發展生兒育女的成本相對來說變高,縱使經濟生活有所改善,生育率還是下降,隨著時間過去,也將會面臨到人口老化的問題,青壯年人口逐漸變成老年人口,醫療設備改善,人均壽命延長的情況之下,台灣看起來還是沒有配套措施,不像是日本、瑞典的國家之中,我們在法制面上,還有生活的態度面上都還沒有達到真的宣導的目的。

另外一方面,台灣長期以來NGO的力量不是相當強大的情況之下,雖然有幾個關注老人議題的NGO,不過因為沒有國際社會議題性的支持、長期動員的力量或者政府大力的支持情況之下,往往老年人的照顧問題只是在選舉時候會拿出來吵的議題,例如我們常聽見的老人年金究竟要發多少?發給誰?還有勞農保的機制需要怎麼做改善等等,但是選舉過後就沒有人在繼續關注這個議題,直到下一次選舉前開始送法案,選舉時開始宣揚,選舉完等待下一個循環,不僅沒有高度的社會支持,反而給予錯誤資訊,使人陷入不安全感之中。

據聯合國網站報導,2000年到2050年,全球超過60歲的老年人口將增長2倍,從10%上升到22%,約等同於14歲以下的兒童人口比例。

報告分析說,屆時全球人口結構,從高出生率、高死亡率到低出生率、低死亡率,世界老年及兒童人口比例將首次相同。目前許多先進已開發國家的老年人口數已經超過兒童,出生率並跌至谷底;到了2050年,很多國家的老年人口數將是兒童的兩倍。
全球人口老化的趨勢看起來將會是我們在面對暖化、糧食危機之後重大的議題,但是看起來很多國家包含台灣都還沒有準備好去面對,我們應該要參考日本再法制面上給予的三個基本原則,能夠在經濟收入、社會支持、醫療保健三個環節之上,利用法制以及相關的生活態度改變,去讓大家體認到人口老化以及老年社會的來臨,另外一方面也使人可以開始提早準備。

原稿:http://eyewithouts.blogspot.com/2008/05/blog-post_20.htm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