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在大人餐厅吃饭时,有个英挺的男人过来跟我握手,叫我老师。我想来想去,始终想不起什么时候教过这样一个学生。原来他是我在十八九岁的时候,在等SPM成绩,第一次当临教时期的学生。那时他才小学三年级,同时也是我的补习学生,前后跟我学习了两年,直到我去上大专为止。

他很热情的拉我和他一家人一起吃饭,他两个孩子也上小学了。吃饭的时候,他讲起一件往事:当时我这个小老师给学生一个作文题目:我的愿望。在写作之前,我先跟学生们很开心很热烈的讨论,将来长大要做什么?这个学生说他当时讲自己以后要成为蜘蛛人。

他说:当时一讲出这个愿望,同学们哄堂大笑起来。但我这个老师不但没有笑,还告诉大家,这个愿望很好,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他要成为蜘蛛人呢?

他答他要捉坏人,我就问他要怎样捉,坏人才跑不掉?他说他用手指射出蜘蛛丝,把坏人绑起来。然后我又问大家,怎样的人才算是坏人?要把坏人捉到那里去?怎样才可以把坏人变成好人?他讲,那一堂作文课,大家上得非常开心,他更是永远忘不了,因为自己可笑的愿望,最后却变成大家热烈讨论的愿望。

这件事情,对我来说已经非常遥远,印象也非常模糊了。当时年纪轻轻的我,肯定不懂得什么教育原理和技巧,我只知道,当时我非常喜欢做老师,觉得跟学生一起上课学习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我喜欢双向交流的教学方式,因为我很想知道学生在想些什么,知道了些什么,以及学过了些什么?所以经常很有耐心的去倾听学生们讲些什么。

我经常对年幼学生们的丰富想象力赞叹不已,从来不觉得那是幼稚或无知,相信想象力绝对可以启动创造力,人类社会的进步跟想象力息息相关。

我本身就是一个很爱幻想,喜欢编制美梦,甚至带点天真的人。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梦想都会有成真的一天。当然,成真并非那个梦想的形式,而是那个梦想背后的意义。

我甚至想说,我过去所有美好梦想最后都实现了。所以我不会停止织梦,也尊重每一个人的美梦。即使我现在已经年届中年,还有很多很多的梦想在等着实现呢。对我来说,想做蜘蛛人,有什么可笑?蜘蛛人不就是正义的化身吗?

我这个梦想成为蜘蛛人的学生,现在是一位高级警官。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