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大亨干精小事】

王长田辞职创业前,账户上有10万元,他觉得这是笔巨款,就邀请四位朋友一起,成立了一家电视策划公司。五位合伙人都有新闻背景,又懂得电视运营,还有“巨额”启动资金,万事俱备,东风也不缺,王长田觉得,钱生钱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可是,经历几次投标失败后,四位合伙人相继离开公司,只剩下王长田一个人苦撑着。那时候,除了湖南卫视,几乎没有别的电视台涉足娱乐类节目。王长田决定做一档娱乐节目。他私下问电视台的一位领导,要多少钱才能撑起一档节目。对方告诉他:“ 三五千万元吧,至少一千万元。”王长田倒吸一口凉气后,落寞地回到办公室。

开公司前,那些因为兴奋而睡不着的夜晚,王长田早已构思好无数个创业点子,但如今,10万元的资本使得他连一个创业项目都操作不起来。先后离开的合伙人劝慰他,王长田回答:“创业路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放弃。”王长田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王长田决定从小明星开始做起,通常,他们不需要出场费,包餐盒饭就可以。三月份开拍,四月份做样带,五月召开媒体看片会,六月份开始发行。业内人士都好奇,他是神还是人?难道他不用睡觉吗?

王长田是这样工作的:清晨6点起床。先到附近的朝阳公园跑上一圈,然后带上热气腾腾的早点回到办公室,逐一放到同事桌上,还不忘给他们每人泡上一杯咖啡。这时候,大家差不多也都来了。中午,王长田又给他们买好盒饭,每人另加一份酸奶或者水果。晚上别人都走了,王长田还在办公室加班,一直加到凌晨一两点,临走,还要打扫办公室,把每个人桌上未喝完的咖啡倒掉,把杯子冲洗干净。那会儿,有个辞职的员工跟王长田说:“你整天整得像农民一样,给别人端茶买早点,自己搬桶装水,你这种人不可能搞好公司,不可能有前途。”

当然,也有人留了下来,他们觉得婆婆妈妈的王长田其实很能干。三月份开拍,六月份就开始发行,别的电视台一年干的活,他三四个月就整出来,这就是能耐。

结果,王长田一家家找电视台谈,即使有电视台愿意花钱购买,一期节目最高也不过上千元,而当时每期节目的制作成本都要上万元。为了发工资,王长田就狠心把它卖了。王长田想,一千万元干的事情自己十万元就干成了,成本降低了,售价也理应打折,总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赚了。

王长田熬过了创业最艰难的第一年。第二年,签约电视台增加到60家,广告也实现零的突破,开始有客户出钱买下节目冠名权。

王长田不会摄影,不会化妆,更不会做主特,做销售也不如手下员工。王长田似乎可以闲下来,看看报纸喝喝茶。但是,王长田还是给员工端茶倒水,买早点送盒饭,有员工编辑片子到深夜,王长田还亲自上阵给大家煲汤、操持夜宵。有同事来自广州,喜欢喝加了药材的靓汤,也有的喜欢喝甜品汤,最多的一个晚上,王长田变着花样做出四五种不同类型的汤。为了提高煲汤的技艺,他还专门找酒店里的厨师学艺。

大家觉得奇怪,王长田的这些行为,实在不该是老板所为。王长田的一个小本本上面详细写着,谁喜欢吃炸酱面,谁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谁喜欢麻辣味的午餐,谁一顿能喝掉三碗排骨汤……下面有一行小字这么写着:如果我会摄影、会化妆、会主持,那么我就能干很多件事,但是我都不会,所以我要干好我所能干好的每一件小事。

王长田凭着这股子“即使大事干不了,也要把每件小事都做好”的劲头,不到八年工夫,就将光线传媒打造成中国最大的电视节目制作和发行商。

(彩云之南摘自《深圳青年》2012年第1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