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阅读

一上午了,死囚站在铁门里,隔着铁栅栏看着外面的世界。看管过来问死囚:“临刑还有三天,你还有什么最后的要求吗”?死囚说:“能不能给我些报纸看?”

死囚最早就是看报纸发家的,那也是很偶然的机缘。一次走累了,坐在马路牙子上,随手拾起一张破报纸,就看到一条致富消息,死囚就去干了,发了财死囚又大干起来,干着干着就偏离了原来的轨道,越偏越远。

看管 给死囚拿来一沓报纸,死囚仔细看着报纸,挨着生命最后的日子,突然他被本市晚报上的一条消息吸引住了。消息说,本市某大学一名品学兼优的女大学生患了尿毒 症,虽然生命对她来说已经不多了,可她很乐观,在医院里还坚持学习,很是让人感动。拯救女大学生的唯一办法就是换肾,但是需要一大笔医疗费,女大学生没有 钱,也没有人给她提供肾源,她只能等待着死神一天天降临……

死囚突然大叫看管,看管不悦地说:“死到临头了还叫什么?”死囚平静下来说:“我要……我要纸和笔,我要写一份遗书。”看管给死囚拿来几页纸和一支钢笔,死囚不看报纸了,开始垫着报纸写遗书,死囚写到:

我的头脑坏了,我的灵魂扭曲了,我的心黑了,可我的肾脏还没有坏,还很年轻,还有很强的生命力。请将我的肾脏移植给那位女大学生,她还很年轻,她还很美好,还 很有作为,她的生命不应该这样短暂,让我一个有罪之人,为她的年轻生命做最后一件事吧。我知道移植肾脏还需要很多钱,我把这笔存款送给这名女大学生,作为 她换肾的医疗费,假如可能的话,让我临死之前,看一眼这名女大学生,也许这是我的奢望……

三个月后,晚报登又出一则消息,大概内容是:本市患尿毒症的女大学生移植肾脏成功,女大学生病愈出院,重返大学校园……

一日傍晚,在一条通向西方的大路边,烧着一堆晚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