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沒多久,老板娘便將一杯香醇的咖啡端到男人的面前。”請慢用!”

“謝謝。”男人將杯子拿到嘴邊,淺淺地嘗了一口。

“第一次來嗎??”老板娘問。

“是啊!!”男人答。

“覺得我們這家店怎麽樣?”

“很不錯!氣氛很好!”

“我自己也是很喜歡,所以雖然生意不好,我和我先生卻還是舍不得把它關掉。”

“嗯……”男人好像有所同感地點了點頭,又喝了一口咖啡。

兩人沈默了一會,一時間空蕩的店裏只余悠揚爵士音樂。男人忽然開口,打破了這短暫的寧靜。

“呃……不好意思,可以請教你一個問題嗎??”

“什麽問題呢?”老板娘好奇地問。

“嗯…這…這該怎麽說好呢?”男人抓著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或者你可以先聽我說個故事嗎?”

老板娘點了點頭,示意男人繼續說下去。

“我以前有個很要好的女朋友,已經到了要論及婚嫁的地步。我和她之間的感情發展得相當平凡,並不是什麽經過大風大浪、轟轟烈烈般的愛情。但我想從我第一眼 看到她的時候,就仿佛有一股魔力,有一個聲音,在推動著我,告訴著我,就是她了!她就是我一直期待著的女孩。更令我高興的是她也響應了我的示愛,接受了 我。這一切的順讓我整個人陶醉於幸褔的喜悅之中,只不過……”

“只不過!!發生了什麽事了嗎??” 老板娘顯然給故事吸引住了,她打斷了男人的話。

“嗯……”男人臉色沈了下來,略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下去。

“只不過我忘了幸褔的背後,往往藏匿著最可怕的惡魔。就在我們訂婚前一個月的一個晚上,她……她遭到了歹徒的強暴”啊!”老板娘驚訝地啊的一聲叫了出來”都怪我!要是我那天堅持送她回去就好了!”

男人用力地捶打著桌面,杯子中的咖啡因劇烈震動的關系灑了出來。

“你要問我的該不會就是這個吧!”老板娘一面擦拭著灑出來的咖啡一面說。

“不!不是的!我對她的感情不會因為這樣而有所動搖,我決定仍舊如期訂婚,可惜就在我們訂婚的那一天,她……上吊自殺了!”

男人的語調異常平緩,從他的表情上看得出,當時的他是多麽的難過與震驚。

“自殺!那她有沒有怎麽樣?”老板娘為突轉而下的劇情睜大了眼睛,緊張地看著男人。”幸運的是我們發現得早,送到醫院時還有氣,只是腦部因為長時間缺氧,呈現昏迷狀態,當時醫生說她一度有成為植物人的危險。”

老板娘松下一口氣,”那她後來有醒過來嗎?”

“有的,她醒了!但……但當我得知她醒了的消息,高興地要去看她時,卻被她父母給攔在門外。”

“為什麽?她父母為什麽不讓你去看她?”

“她父母跪在地上求我,原來她失去了記憶,失去了認識我以後的記憶,醫生說這是選擇性失憶癥,當人在遭遇極大的打擊時,會逃避性地藏起一些記憶。她父母求 我暫時不要再出現在她面前,他們認為讓她就這樣忘了之前的一切對她比較好,怕我要是去見她或許會讓她回想起來,到時她可能又會陷入昏迷,甚至又跑去自 殺。”

“她父母這麽說也是有道理,反正只是暫時嘛!等她情緒和身體都穩定了,你就又可以見她啦!”老板娘聽了男人的話後這樣說著。

男人勉力擠出一絲笑意,樣子無限蒼涼,”你知道他們的暫時指的是多久嗎?是十年啊!也就是這十年裏我得要忍受這樣沒有她的日子,就算偶爾在路上碰面,也得 要裝作陌生人一般地和她擦肩而過。”男人快要咆哮起來似的,”你知道這樣的日子有多難熬,這樣想愛卻又不能愛的心情有多痛苦!”

“雖然會很痛苦,但你還是選擇了這條路吧!”老板娘看著男人的眼神變得非常溫柔。

老板娘的眼神讓男人冷靜了下來,點頭說:”嗯!到今天就滿十年了!”

“哦!真的嗎!?那真是恭喜了,你努力撐了十年,到今天終於可以去見她了!”老板娘開心地說。

“是這樣沒錯!但是愈到這一天,我反倒愈害怕。十年了,我的心意是沒有改變,但是她呢?如果我跟她說了以前的事,她還是想不起我那怎樣辦?,或者是她已經有男朋友,甚至於結婚了呢?”

“這才是我想請教你的問題!”男人似乎略帶緊張的看著眼前年輕的女店主,靜靜地等待著她的答復。

“嗯……”老板娘用手托著頭,臉色凝重地想著男人所提的問題。

“我想既然你這麽愛那個女孩,她記不記得你其實並不重要,最多是重新開始而已,再重新追求她一次,再重新談一次戀愛,其實也很不錯吧!!而且就算有男朋友了也沒關系啊!把她從他手中搶過來不就行了!”老板娘笑著說。

“但是!”她忽然將表情嚴肅了起來,”但是如果她已經結婚了的話,那你就放棄吧!我們結了婚的人啊!是最痛恨有人破壞人家家庭的了!”

“是嗎?”男人低著頭冷寞地說。

“沒錯!!所以你可千萬別做個破壞別人家庭的人哦!”

丁鈴!掛在門上鈴鐺又響了起來,走進來幾個剛下課的大學生,老板娘走出吧臺,忙著招呼這幾位新來的客人。

“對了!”老板娘好象忽然想到了什麽,轉過頭來看著男人。

“你為什麽會想問我這些啊!我和你不過是第一次見面而已啊!”她好奇地問。

“嗯……為什麽呢……大概是因為那個女孩曾說過,結婚以後要和我一起開一家像這樣的咖啡廳吧!”

“哦!!原來是這樣子啊!”老板娘說。

“嗯!只是這樣而已!只是這樣而已!只是這樣而已!只是……”

男人不停地重復著同樣一句話,好像藉此告訴自己什麽似的。爵士樂停了下來,整個屋子裏只聽得大學生清脆的談笑聲。男人低著頭偷偷地瞄著老板娘手上的結婚戒指,一滴溫暖的眼淚,悄悄地滑進了那杯早已冷卻的咖啡裏。

Advertisements